第63章 客串一把盘古?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8字
  • 2019-09-15 00:19:05

张贵退后一步,这个天命之子感觉脾气有点暴?是不是要用“天庭技术部后勤研究分局战术转移科荣誉出品——暴走的疾行胶囊v7.547版本”?应该能逃走没问题?

“那不如长话短说?”

何善神力运起。

“好吧好吧,那我长话短说,你稍安勿躁啊,拿着斧子干嘛?你又不是沃熏屯,还要砍苹果树证明一下诚实还是咋地?”

张贵安抚一下何善,咱们文明人嘛,别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老子也不想赌“天庭兵部荣誉出品——一次性高级防御盾v3.088版本”能不能扛这货的斧子。

“找个地方坐一哈,咱们慢慢聊,不急不急。”

张贵招呼了一下何善。

这时候俩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片荒芜,除了脚下一片小小的土地,周围都是一片混沌。

然后旁边还躺着一条咸鱼。

何善目视咸鱼,噫,千疮百孔,鸭米豆腐,安息安息。

“说说,咋回事?”

“咳,是这样的……”

张贵开始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你特么让我去开天辟地?你特么疯了吧!”

何善看疯子一样看着张贵。

“不干?我无所谓啦,最多业力多点,反正老子拍拍屁股可以跑路,这世界又不是我的。”

张贵摊摊手。

何善简直要气疯了,特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穿越者?

把人家世界的盘古弄挂了,然后从后世捉个人来填坑,这特么什么神仙脑洞?

但是这货说得一点没错,世界不是他的,拍拍屁股跑了之后……

“对了,如果我不干了,或者操作失败,会有啥影响?”

何善还是先把后果问清楚。

“噫,我想想,也没啥,就是整个世界崩溃掉,后面时间线虽然现在暂时定住了,不过开天失败,一切也就没了根源,啥都没得了,就这样。”

“就这样?”

何善都麻木了,老子无端端就要客串一把救世主,还特么不成功便成仁那种!

哦不对,不成功全世界都玩儿球了,成不了仁了。

想想酒儿还有……算了,其他不重要的不想了,就酒儿最重要。

想想酒儿下一刻就没得了,何善心里完全抽着痛。

“要怎么做?”

何善眼神凝重地盯着那位不靠谱的穿越大佬。

“哦豁,简单得很!看到那斧子没?捡起来瞎几把砍就好了。”

张贵耸耸肩,指了指那条咸鱼旁边的斧子。

老子只想一斧子把你砍了!何善心里咆哮着。

不是这个扑街无端端搞什么瞎几把穿越,老子何必客串盘古?

但是现在又莫得法子,何善只能老老实实去捡斧子。

何善:“???”

“嗯……可是我捡不起来啊!”

何善双手用力掰着斧子,满脸通红青筋直冒,然而斧子纹丝不动。

“咦?不应该啊!”

张贵挠挠头,难道定位时间点又bug了?捉过来的太早了实力不够?

想想不靠谱的破测试版系统,貌似真有这个可能啊。

但是现在能把他扔回去,说“不好意思,以后再来”,然后再去后面时间点捉人?

抱歉,破系统特么还有冷却时间,这操作干不了。

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整了。

“我来看看?”

张贵过去试试这斧子。

“你试试。”

何善松开手,退后两步大口喘气。

“我看看,哦豁,这斧子真漂亮,这花纹……???”

张贵握着斧柄,随手一翻,看到另一面的花纹。

何善:“!!!”

张贵:“!!!”

“啥情况,你确认要开天辟地的是我吗?”

何善觉得很受伤,说好的救世主呢?连个斧子都捡不起来的救世主?你丫凭啥抢我戏啊?

“呃,可能哪里出了问题?不过要开天辟地的肯定是你没错。”

张贵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挠挠头,这剧本不对吧?

“等等,我觉得我还是求助家庭观众吧。”

张贵觉得这情况也确实太脱线了,还是呼叫神农爷问问。

点了一下紧急呼叫,不过这次不是神农爷接的,是人皇爷人间分身温西西接通的。

“人皇爷,怎么是您啊,神农爷呢?”

“他在后面笑呢……哦不对,我们是专业的,我们不会笑。他跟我说了你的情况,现在怎样了?”

温西西语气很正常,可是……你就是在忍笑吧?

算了,忽略这些细节,正事要紧。

“吧啦吧啦……就是这样,现在这个世界弄过来的天命之子捡不起斧子,我一提就拿起来了,要怎么操作啊?我自己上吗?”

张贵表示我也很方,开天辟地这业务我不熟啊,我只是个练气五层的渣渣啊。

“不行的,必须要本世界的天命之子开天辟地,才能把这个节点圆回去。这样吧,你拿着斧子,让天命之子握住你的手开天辟地,这就成了。噗哈哈哈哈……”

温西西说完,突然暴笑。

“……人皇爷,您笑啥。”

“啊哈哈哈哈,没有,我家里母猪生孩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张贵想爆粗,可是想想对方实力和身份,嗯,算了,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你也听到了,现在解决方案有了,我拿着斧子,你拿着我的手……”

张贵说到一半有些卡壳,这动作……

“呃,这世界不如就这样毁灭吧,我们不救了行不?”

何善默默地掏出自己的斧子。

张贵:“……”

“算了,来吧来吧。”

毕竟刚刚的倒霉盘古没开辟多大地儿,如果不继续整,估计这一块很快也重归混沌了,破测试版系统传送冷却还没完呢,到时大概率是要挂。

算了,小命要紧,稍作牺牲也是在所难免。

“赶紧赶紧,干完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张贵举起斧子,招呼何善。

何善也有点踌躇,不过想想酒儿的音容笑貌,玛德,拼了。

最合适的姿势,当然是何善在后面环抱张贵,然后双手握住张贵双手,再挥斧。

然而这也太恶心了。

退而求其次,何善在后,错身捉住张贵的手,劈……这个方向好像不对,劈不下去!

换个方向再来一次……还是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