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中二少年欢乐多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19-10-18 14:14:22

卧槽你个凑表脸的!张贵整个都懵了。

“我第一次碰到那位张贵,我也是很惊讶的,想不到天下这么大,居然能让两个重名的人相遇相识。”

“正如我和你,这么广阔的天地中,偏偏让我与你相遇,就如命中注定的缘份一般,躲不开,避不过。但是我也从未想过躲避,因为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王氏从怒气勃勃一下子变得娇羞起来。

“那你该先和人家解释解释嘛,害得人家那么担心。”

“我不是怕你担心嘛,你应该相信我,虽然我一手无搏鸡之力的读书人,但是我有足够的智慧可以解决任何困难,为你撑起一片天空。”

“嗯,我就知道……”

王氏一脸感动。

“握草拟打野的吕阳伟!你还要不要脸!”

张贵怒吼一声。

吕洞宾:“???”

王氏:“!!!”

“吕阳伟?!你又骗我!”

“卧槽!掌柜的你特么坑我?!”

吕洞宾抓狂了。

“先坑者贱,坑死无怨。你倒是敢对天发誓你不姓吕?”

张贵撇撇嘴,坑就坑了,你咬我?

“我……我特么也姓张啊!”

吕洞宾噎了噎,紧接着试图抢救一下。

“呵呵,你倒是对天发誓你曾经叫张贵?”

张贵不屑地回了一句。

“……”

吕洞宾一时间无言以对。神特么叫张贵!劳资从来没叫过这么捞的名字!

“吕阳伟,没什么要说的,就挂了吧。”

王氏一脸漠然地按了挂断键。

那头吕洞宾看着手机感觉心好痛,仿佛被整个世界放弃了,玛德,关键是劳资还没得手啊!不对,劳资不叫阳伟啊!

“这位前辈,之前的误会,实在多有得罪。不过一切皆因小女子而起,前辈要打要杀,小女子绝对不敢二话,还请前辈万莫怪罪小宇,他年纪小不懂事。”

王氏这会儿回过神来了,忙给张贵赔礼。

“哎呀,别说得那么严重,小事情。”

张贵摆摆手,就是吃了个大瓜,喊打喊杀也太过了,毕竟调戏人家祖奶奶那么大的事儿,王宇也没想着打打杀杀,是个心地纯真的好少年啊。

嗯,就是中二了点,中二少年欢乐多啊。

“谢过前辈海涵!”

王氏看见这么容易过关,还是感觉很惊喜的,毕竟其他家族那些练气三层的老怪物都屌得不行,这位练气中期的前辈居然那么好说话。

刚松了口气,转眼看到一群呆站的黑西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这群蠢货!一个二个很闲吗!都特么不修炼陪家主玩?王波你CEO不干了?王起你酒店不开了?王雨森你丫不用上学吗……”

一个个数落着黑西装们,黑西装们鹌鹑似的低着头挨训。

“都特么给老娘滚!我们是修真大族!特么不是逗比中二大族!该干嘛干嘛去!”

黑西装们挨着踹滚蛋了,临走前都给了最“逗比中二”那个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咳,族人们不争气,前辈见笑了。”

王氏一把揪住正准备悄悄溜走的王宇耳朵,然后干咳一声和张贵说道。

“疼!疼疼疼!祖奶奶您轻点!”

王宇被拧了一百八十度的耳朵,脸都青了。

“咳,没事没事,就是,这事儿也告一段落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有车送送我吗?”

张贵挠挠头,这破事整的,该回去真人快打吕洞宾了。

“这是必须的,请前辈稍等,我们这就安排车送前辈回去。”

“送到镇上就行了啊,我车还停在那呢。”

“别介啊,祖奶奶!前辈何等身份!我们派一介下人去送他实在是太无礼了!必须由我这个家主亲自送送才能表达我们对前辈的敬意啊!”

王宇在疼痛的刺激下,脑袋转速貌似增幅极大,可能还有求生意志的缘故?

“嗯,说得也是,你去送送张前辈。”

王氏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松开了某只已经发紫的耳朵,示意你可以走了。

王宇如蒙大赦,狗腿地来到张贵身边。

“前辈这边请,前辈小心门槛,前辈请上车,前辈小心头。”

王氏看看离开的加长轿车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

车上,王宇正讨好地给张贵递雪茄。

“大佬,抽雪茄不?”

“算了,车里抽烟不好。”

张贵表示拒绝。

“大佬,喝红酒不?”

“一会儿还要开车呢,开车不喝酒。”

驾驶安全要注意啊。

“大佬,喝阔落?”

“这个可以有。”

接过王宇从车载冰箱里倒腾出来的冰阔落,这个好,接地气啊。

“大佬住哪啊?”

“大佬高就啊?”

“大佬我跟你混好不好啊?”

……

张贵一路不搭理这个喋喋不休的中二少年,毕竟有些关乎三界众生的事可不能随便透露,劳资又没有黑衣人的小棍棍,只能不说话了。

王宇也不在乎,反正大佬高冷不是很正常?

庄园离镇子不远,不一会就回到了镇子上。

制止了想要跟上来的王宇,张贵自己去超市提了车,准备开车回客栈。

等等,路边一物吸引了张贵的注意力,走过去捡起带上,回到车上,放在副驾驶,点火开车走人。

看了看倒视镜,一路上没有别的车,也没有跟踪。

另一边。

“家主,那辆面包车一出了镇子就不见了。”

“大佬就是大佬啊,手段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行了,咱们撤。”

“……咳,等等!先在镇上找间旅馆开个房间,我住几天在回去。”

……

张贵开车回到客栈,左手提了副驾驶的东西,就往客栈走。

客栈里头吕洞宾一看到张贵进来就跳了起来。

“姓张的!握草拟打野的!你特么敢坑我?!”

张贵快步走到吕洞宾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右直拳。

打人先封眼!一头崭新的熊猫诞生了!

“啊哟……卧槽!”

吕洞宾挨了沉重一击,勃然大怒,愤而反击。

“你特么还敢打我!看我炎阳掌!”

“嗷!炎你麻痹!你先坑我的!吃我一拳!”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