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张贵打十几个没问题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2字
  • 2019-10-18 14:12:40

就像女娃小盆友给的下品仙石,都要金丹大能才用得了的,那猴年马月用得着啊。

张贵看看时间还早,便躲进房里嗑丹去。

毕竟寿命这玩意儿,应该没人会嫌长不是?

不过想想南北二傻,嗯,嫌命长的还真有。

噫,不想这个,咱嗑糖豆。

张贵想了想,还是用了个正经的五心朝天姿势,把玉兔妹纸的“洗手间套装”放身边,开始嗑丹。

哦豁,感觉不错。

随着丹药入口,一股暖流自咽喉开始发散,不一会张贵就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

然后就没了。

咳,果然是渣渣无等级丹,药效也就这么点。

好吧,继续嗑,反正能嗑一百颗。

嗑了五颗,突然练气二层就突破了,“哗”的一下就练气三层了。

矮油,还有这好处?

张贵乐得不行,运行了一个周天,根基没问题,那就继续嗑呗。

感觉药效不咋地,张贵索性一把五颗往里塞。

哦哟,这口感就差好远了,感觉在吃跳跳糖。

张贵嗑着嗑着就嗑了一百颗,同时“啵”的一下,修为涨到练气四层了。

果然身体是修炼的本钱,生命力充足,修为自然蹭蹭涨。

可惜一个人只能用一百颗。

张贵有点贪心地想,要是能无限嗑,没准都能嗑药成仙了。

反正药嗑完了,把剩下的拿个盒子装好放柜子里,张贵溜达出房。

到了房外正好看到吕洞宾满脸春风的回来,便揪住他请教下练气中期可以用的法术。

吕洞宾显然心情好,便和张贵到小校场练法术。

林相希看着有趣,也加入进来教了点冥界法术。

学了点新法术的张贵心情大好,就是法力少点,放不了几个法术就没戏。

不过张贵已经很满足了,毕竟也是法术不是?

实在不行,拿着“洗手间套装”砸法术就好了,基本上用之不竭。

正玩着,快递……哦不,现在是送外卖的,叫外卖三神组,就开着卡车过来了。

看看天色差不多,正好招呼大家吃饭。

除了分身,众神仙也就吃个稀奇,老是吃烧烤火锅,神仙们都腻歪了。

吃饱喝足了,各找各妈各回各家。

第二天例行被虐之后,张贵准备出去补点货。

吕洞宾开了几天车感觉嫌麻烦,正好蹭张贵车去镇上。

到了镇上,吕洞宾打了声招呼就自己跑开了,反正他有钱,打车回客栈或者索性缩地成寸都行。

买完东西,看看天色还早,把车停在超市的停车场,张贵就优哉游哉地逛逛街。

买了杯珍珠奶茶,弄了跟烤鱿鱼啃着。

正好看到吕洞宾,便跟他打了声招呼。

吕洞宾看到张贵挺高兴。

“哟呵,掌柜的,逛街呢?”

“谁特么叫张贵!”

一个彪形大汉大吼一声,一堆黑西装就四面八方冒出来了。

吕洞宾和张贵同时一愣。

然后吕洞宾就一指张贵。

“他就是张贵!别让他跑咯!”

说完撒腿就跑,瞬间不见了影。

张贵:“???”

还没从懵逼中清醒过来,一群黑西装就把他围住了。

握草拟打野的吕洞宾,你丫坑我?

“你就是张贵?跟我们走一趟,我家主人要见你。”

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黑西装走了出来。

“你家主人是谁?我不认识啊,你们认错人了吧?”

张贵懵逼地摇头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黑西装冷着脸看着张贵。

张贵:“???”

张贵环顾围住他的黑西装,从懵逼中恢复过来,脸色不太好看。

任谁无端端被一堆人围住威胁,心情大抵都不会太好。

张贵轻蔑地看了一眼黑西装们。

你丫就这十几个人想威胁劳资?劳资关二爷手下都能走两招,凭什么……

只见黑西装们撩起西装外套的衣角,露出别在腰上黑漆漆的手柄……

张贵表情瞬间化为一个大写的怂字。

“嘿,有话好好说嘛,不就去见见你们主人吗?走啊,走啊,快去快回哈。”

说着老老实实地跟着黑西装就走。

黑西装们带着张贵登上了几辆轿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一个郊外的庄园。

黑西装们押送张贵进了庄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汉服长袍,正逼格十足地坐在好几百坪的客厅里面的太师椅上。

黑西装们恭敬给少年行礼,然后立在少年下首。

“来者就是张贵?”

少年逼格满满地抬头淡然道。

张贵:“???”

“你说啥?我们隔着五六十米呢,听不清楚啊!大声点行不?”

张贵扯着嗓子朝少年喊道。

装逼少年:“……”

跳起来踹了一脚身边的黑西装。

“还不赶紧把他带过来点!”

“主公,是您让俺们把他安排在那的啊,不是您说距离产生威严?”

黑西装委屈巴巴。

“快去!”

少年又一脚踹过去。

“咳,你就是张贵?”

少年看着来到近前的张贵,干咳一声,满脸厉色地喝问。

张贵低头看看坐在身前的少年,不说话。

少年抬着头绷紧脸,哎哟,脖子有点酸,你倒是说句话啊!

“咳,在下确实姓张名贵,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哎哟,总算说话了。

少年如蒙大赦地忙站起来,嗯,慢点,要维持威严。

“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等等站得太近,为什么这货比我高?少年一米七的身高在张贵面前还是矮了点,依然要仰着头跟他说话。

不动声色地往后挪,哎呀,后面是椅子!

“敢问阁下是?”

张贵倒是借着问话后退了一步,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地方,给点面子对不。

少年背着双手,踱着步,一把推开了傻站在面前挡着路线的黑西装。

“你们给我贴墙站!”

玛德,还让不让人好好装逼了!

少年愤怒地把一众黑西装赶到一边,然后整整衣领,负手踱步。

“尔等凡人,真可谓无知无畏,不知天地之大,不知……咳,可听说过仙人?”

少年正沉声说着,突然卡壳,想了一会,摇摇头,问了张贵个问题。

“知道啊。”

张贵认真的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