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佬喝冰阔落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19-10-18 14:12:19

选个代表某一世界光球,扔进去,一个世界只能扔一个,不能重复,看谁扔得多。

也就敖丙这种制杖小孩,才能想出这样沙币的游戏。

一人一半的封印球,又没有单数,肯定是一样多啊!

申公豹反正也是无聊,也没有反对,就丢着呗。

“去吧!皮皮虾!”

敖丙这个熊孩子和申公豹饶有兴味地丢着封印球。

然而,结果是申公豹赢了。

……

“所以你个蠢货把海眼也丢进去了?”

神农爷哭笑不得地指着申公豹。

“哦豁,老申你死定了!”

钱多多幸灾乐祸地拍拍申公豹肩膀。

虽然说遗失了海眼问题不小,但只是丢在下属世界,找回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这种算是重大失误,虽然死不了神,扒层皮是少不了了。

“这个,贫道当时也是懵了啊。”

申公豹满脸愁苦,都快赶得上接引的苦瓜脸了。

“你丫就这么跑路了?”

钱多多都乐了。

“嘿呀,天庭那些刑罚你也不是没见识过,贫道也怕啊!”

“那敖丙呢?”

“估计关了小黑屋了。”

张贵接过话茬,想起昨晚哪吒幸灾乐祸地腔调。

“众位道友……”

话没说完,申公豹就被神农爷一拖鞋拍脸上了。

“没大没小,叫什么道友,叫老夫前辈!”

神农爷绝不会承认自己也有点怂那神秘力量的。

温西西点头认同,一只手捞着拖鞋跃跃欲试。

申公豹只能怂怂地说:“是的,两位前辈和几位道……”

一个大巴掌拍到申公豹后脑勺,打断了他的发言。

“道你麻痹,叫朋友!”

钱多多甩甩手,这娃是真的头铁!

看看周围跃跃欲试的张贵和女娃。

女娃:o(* ̄︶ ̄*)o好像好有意思啊!我可以跳起来拍他的头!

申公豹:行,贫道认怂!

“那啥,两位前辈和众位……朋友,贫道也是走投无路,盼众位莫要报与天庭。”

“哦,这里掌柜的是地主,老夫不管这事儿。”

神农爷表示这又不算啥大事,无所谓。

“老夫只是借宿的,啥也不晓得。”

温西西点头赞成二哥的。

“别看我,我路过的。”

钱多多撇过头。

“……?”

织女刚刚下来拿新到的面纸,被申公豹眼光扫过来,有点迷惑。

女娃:(⊙﹏⊙)a?我不太懂哎?算了,我去喂大公鸡了,哒哒哒。

“上头又没说啥,我不晓得哦,最多上头说要抓你的时候俺给你通风报信?”

张贵挠挠头,既然两位圣人都没意见,劳资也不想做恶人不是?

“贫道谢过道……掌柜的大义!”

申公豹感激地给张贵稽首。

“行吧,没事散了,别打扰老夫看电视。”

神农爷挥挥手,自己又去冰柜拿了瓶洗洁精,呃,冷藏后口感更佳?

提着冰镇洗洁精,神农爷踢踏着拖鞋回房看电视了。

温西西口味没那么重,只是拿了罐冰阔落。

钱多多准备撤退,突然想起啥,拿起手机操作了一下递给张贵。

张贵:“???”

“扫码下载一下,老哥我新承接的业务。”

张贵闻言便掏出手机扫码下载。

噢,原来是个外卖APP。

“哟,业务挺宽啊,外卖也送了?”

“嗨,这个小破镇才多点快递啊,不拓展业务,方便面都吃不起了。”

钱多多摊摊手,生意不好做,财神爷也莫得法子啊。

“哟,这品类还挺齐全的。”

张贵打开APP,里面差不多周边的餐饮都在了。

“那是,整一单呗?”

张贵心动地点点头,这阵子不是烧烤就是火锅,实在腻歪。

噫,这个“卖上校炸鸡”不错,来一百份油溜土豆条,粉裹脆皮鸡也来个一百份,椒盐无骨炸鸡块也不错哦,一百份吧。

这边张贵下单,钱多多眼角抽了抽,糟了,没考虑这破客栈的消化能力。

算了,一会叫姜宏晨开大卡来送吧,嗯,顺便蹭点。

考虑好的钱多多给张贵打了个招呼,骑了电瓶车就跑。

“对了,豹哥,俺跟您说个事儿。”

张贵想起来申公豹的独门神药,觍着脸找他拉近乎。

“道……掌柜的有事请说?”

看着张贵掏出手机跃跃欲试的状态,申公豹明智的改口,那个手机有法力波动,肯定加强过的!

“那个,您那丹药还有木有啊?”

张贵期待地看着申公豹。

“有倒是有,而且还老多了,不过这玩意儿只对凡人有效,而且最多一个人能用一百颗,掌柜的你问这干啥?”

申公豹倒是不在乎这些长生丹,扔些活物的进葫芦,炼化了生命力就能出来一大堆。

这是申公豹的“长生葫芦”的能力,不过能炼化的生命太低级,也就家禽那种档次,凶猛点的野兽都炼不动,忒鸡肋了。

要不是用来装酒特别好喝,申公豹早都把这个破葫芦扔了。

“一人只能用一百颗啊?”

张贵颇有点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能多活一百岁还想咋地?

忙给申公豹拍了几句马屁,想讨要点。

申公豹对这位掌柜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起码没跟避瘟神一样躲着自己,也还没揍他,嗯,想揍不算。便大方地给了张贵一大坨。

张贵登时乐了,这没一千都有九百了,自用送礼都够了啊,豹哥够意思!

噫,不过,这玩意儿又是莫得使用说明的,问申公豹也是一问三不知。

看看正在一边喝冰阔落的大佬,大佬见多识广啊,张贵忙凑过去问问。

“哦,长生丹啊,这个没啥好说的,你这修为练气二层了吧?”

温西西大佬看了看张贵拿个塑料袋兜着的一大堆长生丹,表情不屑。

“对对对,您说。”

张贵上次龙气入腚……咳,龙气入体之后就突破到练气二层了。

“你现在这种修为,虽然没什么用,不过承受药力是卓卓有余了,当糖豆嗑就好了,反正都是生命力,一般凡人吃多了也最多流流鼻血。”

温西西大佬对这种低端无品丹药看不上眼。

张贵则无所谓,低端挺好的,高端俺用不上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