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们家的大公鸡,一根毛都不能少!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169字
  • 2019-10-18 14:07:54

姓名:申公豹

手机号:137*****444

玛雅!太可怕了!张贵吓得手机都掉了。

比来个圣人都可怕啊!圣人起码不会无端端一巴掌弄死你,这货可能随口说句话,你就可以唱《凉凉》了。

战战兢兢地确认了一眼,张贵心凉了半截,是这位大爷没错。

赶忙微信语音去骚扰一下太二真人,有锅一起背啊,怎么说也是上级领导不是?

太二真人最近正参加天界天庭第八千六百七十一届天庭帝君院第七十八次全体议事,没怎么关心别的事,会开多了,正有点无聊,看到张贵微信语音,顺手接听了。

“太乙真人啊,我这新来的住客您看见没?”

“啥新住客,我开会呢,这点小事别烦我啊。”

“不是不是,您看看啊,咱也是您下属单位不是?”

太乙真人一想也对,这个可是重点试点部门,上头关注着呢,点开后台看看……哎呀玛雅!

太乙真人手机都甩了。

“咳,青华帝君,开会呢,严肃点。”

主持会议的太白金星轻咳了一声,小声给太乙真人传音。

“咳咳,是这样的,我突然感觉对天道有了新的感悟,需要闭关一番。但是公务也是不能耽搁的,可有哪位能暂时打理一二?”

太乙真人一脸严肃地拱手四顾。

“哎呀玛雅!申公豹出来啦!”

刚刚被太乙真人手机甩到头的紫薇大帝抄起手机一看,马上又甩了。

“啥!申公豹出来了?”

“申公豹在哪?”

“玛雅!申公豹啊!”

“快跑快跑!我先回府了!”

“别挡着道啊!”

某个名字仿佛有着莫大威力,天庭神仙大议事厅里的众神瞬间慌乱起来,驾云的驾云,翻跟斗的翻跟斗,喷血的喷血,金遁木遁水遁火遁土遁屁遁都出来了,一会整个议事厅空空荡荡,剩下寥寥几人,咳,寥寥几神(刚刚好像混进去什么东西了?)。

“呃,那个,几位可能暂时接手一下我的公务?”

太乙真人不死心地觍着脸问还在厅里的几位。

“咳,青华帝君真乃我辈楷模,修行不忘公务,朕就不行啦,哎呀,有点头疼,朕就先回宫了。”

玉帝捡起太乙真人的手机,眉毛抽了抽,然后淡定地把手机递还给太乙真人,说完话就一道遁光消失了。

“……”

太乙真人把期待的目光转向西王母。

“啥?您说啥?我老婆子年纪大了,耳背,哦哟,接个电话……什么?瑶池着火了?报火警了没?我现在回来!”

一道金光之后,西王母连残影都没留下。

话说,上次牛郎说您年纪大,您还把他扔天河里洗澡了呢?咋现在耳都背了?

太乙真人还没回过神,一道道遁光亮起,就剩他独自在大议事厅里拿着手机发呆了。

“歪?歪?太乙真人您还在吗?”

手机响起张贵的声音,还没挂断呢。

“唉,你说。”

“哦哦,您还在啊,刚才好吵,在哪呢?”

“……开会呢,现在我出来了。”

“这个申公豹咱得怎么接待啊?我现在好慌啊!”

我也是方得一批,这货比死神小学生都凶,老子也怕啊!太乙真人无奈地摇摇头。

“该怎么接待怎么接待,你就当普通住客好了,毕竟客栈有圣人镇压,小小分水将军翻不了天。”

对对对,有神农爷在,不要方不要方,应该问题不大!

太乙真人和张贵同时自我安慰。

“行了,我还有重要会议要参加,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我了,最近别联系,公务繁重啊!行了,挂了挂了。”

太乙真人连忙按下了挂机,玛德,鬼知道霉气会不会传过来,那可是大宇宙层次的神秘力量。

张贵收起手机,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那位爷明天才到,今天,嗯,吃好点吧。

决定了,今晚吃火锅。

这时客栈外传来女娃愤怒的声音。

“大坏蛋!你是大坏蛋!”

哟呵,女娃被惹毛了。张贵忙出门看看啥情况。

神农爷也是第一时间冲了出来。

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正满脸尴尬地站在女娃面前。

哟,这位大爷看起来脸熟啊。

张贵琢磨一下,喔,不是那位老中医吗?

“哎呀,二哥你来啦,快帮我给小九儿解释解释。”

老头儿看见神农爷眼前一亮。

“咦,三弟你啥时候分身下凡的?”

神农爷稀罕地看了一眼老头儿。

还真是人皇爷分身啊,张贵点点头,这人皇爷怎么惹毛女娃了?

“这怎么回事儿啊?”

神农爷诧异地问道,事涉圣人,即便圣人也不可能直接掐算天机。

人皇爷分身温西西苦着脸解释起来。

原来张贵之前放养了一群家禽,虽然没管过,但是可能因为客栈附近灵气足,家禽们都活得好好地。

女娃跟鸟类一直比较亲近,是不是还跟神农爷要点“饲料”喂喂。

也不知道神农爷给这些家禽嗑的是“银坷垃”还是啥的,长得比吹气球都快。

而且有几只还贼精贼精的,看样子快成精了。

温西西刚好被人砸了诊所……

“人皇爷怎么会被人砸了诊所?”

张贵诧异地问道。

“咳,主要是现在这些人族体质太差了,我开的药效果好是好,可是他们消化不了,直接排出来了。”

温西西无辜地摊摊手。

“切,没效果的药不就是卖假药。”

神农爷对这位相处多年,兄弟相称的继承人真是知之甚深。

“唉,二哥你不能这么说,只是我的药效果太好,他们吸收不了而已。”

“你会不知道他们吸收不了?你下一句肯定是‘反正都吸收不了,索性开点面粉算了’。”

神农爷鄙夷地瞅了眼温西西。

“不不不,我还加了点糖的。”

温西西觉得自己还是很厚道的。

“而且我这不是找法子来了吗?”

“你纯粹是给上当的逼得不敢回去而已。”人艰不拆啊,神农爷。

“咳,人皇爷找到啥法子了?”

人皇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张贵开声解围。

温西西忙继续交代。

这温西西被上当的逼得狼狈逃窜……嗯,战略转移的过程中,看到了快成精的家禽。

这些家禽的血用来入药,刚好可以解决药太高端吸收不了的问题。

于是温西西就动手想捉来放血入药。

正好被女娃童鞋碰到了……

“咳,小九儿,我就是要一点点血而已,保证不伤害它们姓名。”

温西西对女娃童鞋保证。

“我们家的大公鸡,一根毛都不能少!”

女娃愤怒地抱着大公鸡对温西西吼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