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厉害了我的人皇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1917字
  • 2019-10-18 16:20:48

“没,就是秦桧也上来了,外面在围殴他呢。”

张贵伸个懒腰,哎呀,活动太激烈,肌肉有点疲劳。

“秦桧?”

吕洞宾和关二爷对视一眼,齐齐往外走去。

“让开让开,让你们见识一下仙术打鬼!”

吕洞宾把众鬼吆喝开了,开始和关二爷表演花式虐秦桧。

众鬼怕被误伤,都躲回客栈门内看热闹,不时拍手叫好。

出了身汗的张贵去洗了洗,便带着女娃去后山的小溪上放河灯。

舒服了的关二爷和吕洞宾也跟着来了,林相希要留守镇场子,织女追剧没时间。

张贵河灯买了不少,给大家派了笔,在河灯上写上了亲人名字,另一些写下对未来的祝愿,点燃里面的蜡烛,让或是小船状,或是荷花状的河灯顺水而下。

神农爷还有吕洞宾和关二爷也拿了些河灯,写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大概神仙,也会有缅怀的人,不欲人知的事。

看着追着一大片河灯欢笑的女娃,神农爷表情有点惆怅。

“知道吗,小九儿身死化精卫,其实是天道所定之事。”

神农爷对身边同样看着女娃的张贵轻声道。

“这……那么女娃……”

张贵有点迷惑地看看神农爷。

“逆天而行,总是要付出点代价。”

神农爷一直挺拔的脊背显得有点伛偻。

“万年以来,小九儿从不会长大,每隔十年,还会把所有记忆和情感剥离。”

神农爷缓缓道。

“这,那女娃不就只能有十年记忆?”

张贵觉得这也太可怕了。

“也不是十年记忆,就像你用电脑,每隔一段时间会还原系统,除了桌面快捷方式全没了,保存在其他硬盘的软件和文件其实还在,就是你需要路径去翻阅而已。”

噫,神农爷这个说法好形象。

这要是文件多了,没路径了和丢失了有什么区别?

“但是,现在小九儿开始长大了,意味着,天道这个诅咒可能有机会解开。”

神农爷目光如炬地看着张贵。

“您别这么看我,我有点方。”

张贵表示俺不是怂,只是从心。

“你……算了,好自为之!”

神农爷鄙夷地看了看怂成一团的张贵,玛德,怎么偏偏选了这种怂货?

“走了走了!”

吕洞宾招呼大家跟上,女娃已经追着河灯快跑出视线了。

大家也跟着河灯,缓步而行。

一直走了十多里,神农爷才叫住还很乐呵的女娃,一起回客栈。

回到客栈看到小校场上众游客正在花式毒打秦桧。

秦桧:“老夫要投诉!投诉地府牛头不作为!”

林相希过去狠狠踹了两脚。

“现在作为了吧?还没见过这么主动讨打的。”

秦桧:“……”

张贵看了看,让女娃赶紧回客栈,小朋友不要看太多暴力的东西。

把女娃送回客栈之后,张贵逛荡出来看看众游客乐此不疲。

“唉,你们累不累啊?要不要歇会?”

“哦,大人,咱们不累,这老狗平时看不到,机会难得啊,咱要揍到天明!”

游客们都兴致很高。

“哦,我就提醒一下,光拿拳脚不过瘾的,去后山弄点树枝啊、石头啊那些做工具更好啊。”

“嘿,谢谢大人提醒!”

有几个在外围的游客就去后山弄工具了。

吹着口哨回客栈,张贵看看过了凌晨,便回房去了。

反正睡不着,通宵肝游戏吧。

看看大神们都不在线,张贵自己随便玩玩。

这奇葩队友也太多了,在人群中拿物理圣剑钢枪的,捡枪不带子弹的,穿吉利服蹲楼顶的……

张贵玩了几把就心态炸裂了。

比神仙都坑!

不玩游戏了,翻翻朋友圈,沙雕吕洞宾转发了卖药广告:

下面一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中医的照片。

“噫,真这么强?”

张贵摸摸下巴,不过咱龙气护体,应该用不着?

嗯嗯,有备无患也不错哈?

私聊吕洞宾。

“你那朋友圈的广告不是卖假药的吧?”

“呸,你以为我是赵公明吗?不是实打实的好东西我能转发?跟你讲,这可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好宝贝,嘿嘿。”

吕洞宾秒回。

“讲讲讲讲,怎么说?”

“知道那老中医是谁不?”

“不晓得啊,是谁啊?”

看了看老中医照片底下龙飞凤舞的签名,也好认,“温西西”三个字。不过温西西是谁?

“那可是人皇轩辕圣人的凡间分身,精通《黄帝内经》,专治早呸不举,不孕不育三十年的大国手。”

“哇,大能大能,那啥丸怎么弄?”

张贵心动了,圣人出品必属精品啊,看看神农爷给的“六味地王丸”,闻一闻就把持不住了,人皇爷出品的,嗯,虽然是分身,但效果绝对错不了!

而且,虽然张贵自觉自信满满,不过有备无患准没错,没病治病,有病强肾不是?

“掌柜的,你……嘿嘿,没问题,我改天去给你拿几个疗程。”

“咳,我绝对没问题,不过居家常备嘛,是不?多钱啊?”

“我懂我懂,钱不钱就别提了,咱啥关系啊,能收钱?”

吕洞宾大气地表示熟人免单。

“谢了啊。”

张贵放下手机,搓搓手,对了,都忘了问神农爷要那“六味地王丸”的使用说明了。

反正没事干,张贵溜达出了房门。

看看大厅里,没有游客,游客们应该都在小校场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开着电视机正放着老电影,估计其他频道都歇菜了,毕竟太晚了。

神农爷正翘着二郎腿,喝着……卧槽?神农爷你为毛喝杀虫剂啊?那一瓶可老贵了!

算了算了,老人家就这点爱好,由他吧,反正几十块一瓶还买得起。

“神农爷,这个,我有点事请教下您哈?”

张贵鬼鬼祟祟地挨到神农爷边上。

“你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