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做了就要承受后果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20-05-04 11:05:21

“记住,参加本次人间游的每位游客不应将人间游仅仅看作是一种个鬼游玩行为,各位游客的不良习惯都可能会对地府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各位游客应将自己看成‘地府形象代言人’,不仅不能做让地府蒙羞的事情,还要为塑造良好的地府形象出一份力!”

林相希一边看着小抄,一边给这帮游客训话。

“好了,下面开始自由活动,不想到处跑的,也可以在客栈里活动。不过,到了日出之前,记得回来,鬼门关在辰时前就会关闭。”

林相希挥手宣布解散,一众地府游客作鸟兽散。

这时候有些游客显得有点懵,不知道该到哪去,想了想,都往客栈走去。

客栈大厅也是比较宽敞的,塞十来号游客完全没问题。

张贵看着规规矩矩像乖宝宝一样坐着的游客们,觉得心神大定,没见到吐舌头满脸血啥的玩意真是省心。

想了想,便给大家开了电视看,免得无聊。

“哇!”

“喔!”

“哦豁!”

……

这帮游客可能死得比较久了,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发出惊奇的感叹。

“哇,这个是什么?好牛逼啊!”

一个游客一拍旁边的肩膀,然后旁边那位脑袋就“咕噜噜”滚到地上了。

旁边那位忙把脑瓜子捡起来安回去。

“瞎拍啥啊?不知道老子是砍脑袋挂的啊?”

不满地推了一把之前的游客胸口,那位游客的上半身马上横移了出去。

“抱歉抱歉,不过别动手动脚,我是腰斩的。”

腰斩的一边把自己拉回去屁股上,一边跟掉脑瓜子的抱怨。

张贵:“……”

辣眼睛,算了,不看他们了,反正也就呆一晚上。

正准备回房,留下大厅由这帮死鬼折腾,一个帅大叔找上了张贵。

“敢问,这位,就是此地地主?”

这位帅大叔小心翼翼地给张贵行了个礼。

“哦,我是这的掌柜,这位先生尊姓大名?”

张贵拱拱手,礼貌地回道,毕竟咱也算是代表人间的形象不是?

“不敢不敢,在下秦桧,这厢有礼了。”

?!

“敢问,可是故宋秦会之秦相爷?”

“正是在下。”

帅大叔拱手应承。

“小林!林相希!给老子过来!”

张贵大声召唤林相希。

“哎,掌柜的,咋了这是?”

林相希小跑过来。

“说好的‘身家清白,无不良记录的优秀居民’呢?说好的‘绝不会给一个坏鬼签发‘冥界居民来往人间通行证’’呢?说好的‘都是好鬼’呢?这货特么怎么上来的!”

张贵大怒,指着秦桧质问林相希。

“咳,掌柜的,借一步说话。”

林相希拉着张贵往外走。

“你给我说清楚了!借一个硬盘都行!你,对,就是你,给我好好呆着别动,不然老子一巴掌把你丫抽个魂飞魄散!”

张贵跟着林相希,不忘回头指指秦桧。

秦桧:“……”

“说吧,怎么回事?”

到了客栈外没人的角落,看林相希放了个阵法,张贵继续质问。

“咳,这个,您也知道这秦桧是什么身份了,俺们地府主要是看着他也太惨了,秉承鬼道主义精神,让他稍微出来放个风。”

“惨?他丫能有岳飞惨?”

张贵嗤之以鼻。

“不是,掌柜的,他是真的比岳王爷惨啊,死了之后简直就没有比他惨的了。”

“怎么说?”

张贵好奇道,这死后的事还真不清楚。

“唉,事情是这样的。”

林相希娓娓道来。

“岳王爷积功无数,死后便升任天庭兵部了,还提拔了一帮子身负功德的属下亲戚成了天兵天将,而且香火鼎盛,在兵部可是大佬。”

“您也知道,这秦桧再牛批,其实当年的事也是给谁背了黑锅。”

“哦,这个我倒是晓得,不就是赵构那丫的才是主谋么。”

“对呀,但是您也知道,岳王爷是忠臣,只能拿秦桧出气。这光是岳王爷也就算了,关键还有岳王爷儿子岳云啊,那一帮子属下啊,都把秦桧恨透了,隔天就把他‘提审’一下,到后来都安排好了,一人一天排着队来。”

“……”

这天天挨揍还有人排队等着,怕也就“豆豆”能比他惨了?

“这还不算,本身他就要在地狱受刑,而且民愤极大,从初判十万年刑期,现在加刑都不知道加到多少年了,怕是除非人间文明断绝,绝无刑满的一天了。”

“说起来罪魁还比他好点,再在一到十八层轮个九十几万年就差不多可以出来了。”

“而且秦桧还受了人皇爷的关注。”

林相希指了指天上。

“轩辕爷金口玉言定了,不让他死绝不能死,想自散魂魄都不成,只能就这么熬着。”

这个才是真的惨,永无止境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能说干得漂亮吗?张贵给轩辕爷点了个赞。

“我可以揍他嘛?”

张贵问道。

“哦,这个可以,天道拉的打杀无罪名单里面,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咱们也不能违反天条不是?”

林相希摊摊手。

“行吧,这个出于鬼道主义,让他来人间放放风这事我觉得合适。”

说完,摩拳擦掌的张贵就往客栈走。

刚回到客栈,就看到刚才正在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十几个游客正围着秦桧猛揍。

“咳,都干嘛呢?”

张贵咳嗽一声,一众游客看到张贵,有点心虚地停下手散开。

“咳咳咳,谢贵人解围。”

秦桧艰难地爬起来,挤出一道微笑拱手道。

“别打坏店里东西啊,拖到店门外揍!”

张贵不屑地撇撇嘴,挥手指示一众游客把丫的拖出去。

“你丫敢捧皇帝臭脚背这黑锅,就该承受这后果!”

一众游客当即扯手拉脚把秦桧拖出客栈。

“唉唉,留个位置给我揣两脚!”

张贵神清气爽的回到客栈。

“这是干嘛呢?”

吕洞宾刚刚带神农爷买药回来,看着外面沙尘滚滚,懵逼地问道。

关二爷也从外面进来,声音太大,影响到躺在泳池边看书的关二爷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