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海啊你全是水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3字
  • 2019-08-05 18:00:54

“那是,你都不知道当年天庭多了多少秃子。”

吕洞宾撇撇嘴。

“难怪佛门大兴。”张贵捂脸。

众神仙:噫,你这个推断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呐呐,所以说,大哥哥带我去海边玩好不好?(✪ω✪)”

张贵受到女娃星星眼攻击!

张贵猝不及防之下来不及防御!

张贵被击中了!

张贵倒下了!

裁判读秒中!

张贵被K.O了!

好吧,反正张贵就稀里糊涂地在女娃期待的眼神中决定了一次阳光与沙滩之旅。

“话说你不是淹死的嘛?咋就这么喜欢海?”

张贵狐疑地问道。

“女娃也不知道啊,反正就是好喜欢啊!父皇知道不?”

女娃歪头看看神农爷。

“这个老夫还真知道。”

“神农爷给说说?”

张贵狗腿地给神农爷递上一瓶冰红茶。

“嗯,那我说说……噫,这个有微毒。”

“啊!”张贵大惊失色!

“没事,一次不喝个几吨没什么影响。”

“……”

神农爷您别大喘气啊,白水一次喝个几吨一样死人好吗?

“咳,职业病犯了,你听老夫继续说说。”

“其实很多人向往海啊,你喜欢海吗?”

神农爷问道。

“咦,怎么说呢,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挺向往的。”

张贵瞬间想起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如果说没有对大海的向往,这一短句的魅力无从谈起。

“其实对大海的渴求,是根植于天地间万族的本能。”

神农爷目光深远。

“开始了,开始了,就听说这位爷除了试毒和耕田,就喜欢讲故事!”

“对对对,你看他手在找惊堂木了。”

钱多多和吕洞宾窃窃私语。

神农爷目光如电。

“禁言术!”

钱多多&吕洞宾:“……”

“嗯,我们继续。”

神农爷淡定地转过头。

虽说早知道天庭的阵法对您老没啥作用,但是用法术权限两个狗群员真的是“必要情况”?张贵一阵腹诽。

“这个啊,要追溯到盘古开天辟地了。”

张贵一脸懵逼,这么久远的吗?神农爷您故事准备讲多久?

“你们都知道这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吧?”

“嗯嗯,女娃知道,女娃知道!”

女娃同学积极地举手发言。

“呵呵,那小九儿说说?”

神农老师笑容灿烂地点名发言。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

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

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

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后乃有三皇。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

气成风云,声为雷霆。

左眼为日,右眼为月。

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

肌肤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

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女娃同学用清脆的声音,把盘古身化万物的记载背诵出来。

这段记载的意思是:

世界开辟以前,天和地混混沌沌地成一团,象个鸡蛋一样,盘古就生在这当中。

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地分开了,轻而清的阳气上升为天,重而浊的阴气下沉为地。

盘古在天地中间,一天中有多次的变化,他的智慧比天还要高超,他的能力比地还要强大。

天每日升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盘古也每日长大一丈。

这样又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升得非常高,地沉得非常深,盘古也长得非常高大。

天地开辟了以后,才出现了世间的三皇。

在开天辟地时首先诞生的盘古,临死时他的身体忽然发生巨大变化:

他吐出的气成了天上的风和云,发出的声音成了震耳的雷霆。

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

四肢五体变成了四根撑天的柱子和五座高山。

他的血液变成江河,筋脉变成了山脉和道路。

肌肉皮肤变成了田土,头发髭须化为天上的星星,身上的皮毛变成了草木。

牙齿和骨头变成了金属矿物和石头、骨髓变成了珍珠和宝玉。

他流下来的汗成了润泽万物的雨露。

就连他身上长的小虫子,由于受到风的催化,也纷纷变成了大地上的黎民百姓。

大家都听过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神农爷也是含笑点头,表扬了一下女娃。

然后回头问道:“你们没觉得少了什么?”

吕洞宾&钱多多:“……”

你们还在禁言就不用说了。

“大海!没有大海!”

张贵恍然,但是瞬间又更迷惑了。

清气上浮为天,浊气下沉为地,盘古身化山川河岳世间万物,其中没有海。

那么问题来了,大海哪来的?

神农爷给了张贵个赞赏的眼神。

“盘古先于天地生,大海具体怎么来的,后世生灵已经无法考据。”

“不过,世界万物总同理,你们也知道盘古之形,类于人,所以天道方定人族大兴。”

“人生之前,居于母腹之中,恰如盘古之于混沌。”

“如果说混沌如人之胎盘,那么,胎盘之内除了盘古,还应该有什么呢?”

神农喝了口“微毒”的冰红茶,微笑着卖了个关子。

“羊水!”

张贵脱口而出。

吕洞宾&钱多多:我们也知道,可是我们没法说。

王富贵:我打酱油的,你们继续,不用理我。

神农放下饮料瓶子。

“没错,据我们推断,这个来历未被记载,偏偏又广阔无垠的海,极有可能是孕育盘古的‘羊水’。”

“盘古生于混沌,无父无母,这孕育他的‘羊水’,即代表着盘古的起源,甚至说相当于盘古的父母。”

“而世间万族,皆源于盘古,所以根植于本能之中,便有对起源的向往。”

“这种来源于起源的向往,有深,”神农示意了女娃,

“也有浅。”神农爷回首环顾众人……呃,某人和众仙神。

“但是对大海的向往,却犹如发自于血脉,每个人都会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