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世人皆道神仙好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4字
  • 2019-10-18 16:30:52

不过张贵表示,他还是有办法的。

把泳池的水放掉一半,女娃进了泳池还能把小脑袋露出来。

几个男人,哦不,一个男人和几个男神便窝在泳池边陪女娃玩水。

关二爷瘫在沙滩椅上时不时瞄一眼泳池,然后继续看小说。

吕洞宾和钱多多还有张贵就蹲在一起吞云吐雾。

钱多多看来还是能趁钱的,“大种花”派起来毫不手软。

张贵表示戒烟什么的果然都是不存在的。

抽到好烟一时爽,一直抽好烟一直爽。

跟钱多多加了好友,张贵顺便刷刷朋友圈。

只见最新一条是三太子在晒农药战绩,哪吒MVP,太乙0杀20挂,“太乙就是渣。(﹁“﹁)”

下面是太二真人的回复:“徒儿是你飘了,还是为师拿不动刀了?”

张贵顺手回了个“233333”。

下一条是太二真人的薇商广告,略过。

再下面是吕洞宾在推书《我在某个海外岛上国度奋战的一百个天亮与天黑》

玉兔妹纸回复:“吕祖你是要疯啊,老猪写的《我和月宫仙子不得不说的故事》都封了,你还发小皇文?”

吕洞宾回:“嘿嘿,我发的是界外服务器,丝毫不方。”

沙和尚:“噫,太直白,没有老猪文采好。”

张贵点进去看了两章,哇噻,新姿势get√!

能说啥呢?只能抠“666”了。

关二爷:“666!”

钱多多:“666!”

张贵看看正在刷着手机坏笑的吕洞宾,貌似正经地钱多多,捋着胡子一脸正气的关二爷。

忍不住感慨一句:“世人皆道神仙好,神鲜烧得受不了啊。”

吕洞宾:“……”

钱多多:“……”

关二爷:“……”

“噼里啪啦”一个新鲜的猪头诞生了。

张贵拿着玉兔妹纸送的卫生套装刷着“水元决”消肿。

“老吕,还有没有啥新姿势分享一下?”

钱多多已经刷完了吕洞宾的雄文,勾着吕洞宾的肩膀。

“这你别问我,问老关,他懂得比我多。”

吕洞宾甩锅动作异常熟练。

“我没有,我不懂,你别瞎说!”

关二爷迅速否定三连。

“切,还说没有,我们看录像,你直接看现场。”

吕洞宾表示这锅你必须接。

“不是,没有,你胡说!”

关二爷继续否定三连。

“反正瀛洲拍片现场只有你的神像,你说啥是啥。”

张贵和钱多多看向关二爷的眼神都变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关二爷!

不过我喜欢!

钱多多坏笑着搭着关二爷肩膀。

“老关,一场同僚,一手资源要分享啊!”

“同求同求!”

好吧,这样的肮脏交易实在是太龌蹉了,我们就此略过吧。

织女来喊女娃上水的时候,钱多多吕洞宾和张贵都一脸满足的笑容,关二爷胡子都捋掉了几根。

“女娃,快上来了,动画片开始了!”

“不嘛不嘛,我要再游一会儿?”

女娃躲在游泳池不肯上来,张贵很是诧异,这位淹死的大神为啥这么喜欢游泳?

“女娃你都快泡成酸菜了,游泳池在这,啥时候都可以玩,动画片过了就没得看咯!”

张贵哄着女娃,嗯,绝对不给女娃说机顶盒有点播功能。

“嗯……好吧,我先看动画片。”

女娃迟疑了一下,还是被动画片的魅力吸引住了。

好吧,果然没有小孩纸能够抗拒动画片。

女娃跳了上来,身上干爽得跟没沾过水一样,泳池里的水一滴都没有沾到女娃身上。

织女抱起女娃回房间换衣服,仿佛贤惠的妈妈和可爱的小闺女。

张贵看得眼热,“你们说牛郎有这么好的老婆还看什么’皇家堵场’啊!”

吕洞宾摇摇头。

“和你这种倔强青铜的选手,没什么好解释的。”

张贵能说啥?只能说老司机666了。

瞄了下日头,该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钱多多正在打电话,“小王啊,我看到老吕了,我给你发个定位,今儿晚上咱们在这蹭饭。”

“唉,对,你按定位过来,电瓶车记得充满电,有点远。”

张贵:“钱哥,约的谁啊?”

“哦,我员工,善财童子的分身,王富贵。”

“这……你们财部给分身取的名字真有性格。”

“掌柜的你名字也很有个性啊。”

钱多多这会已经跟吕洞宾搞清楚这里的业务了。

“……”张贵表示无从反驳并无言以对。

今晚人数不少,用炭炉感觉不成。

张贵让吕洞宾在客栈门外另一边,弄了个烧烤场的石炉,然后弄了几条石长凳。

吕洞宾示意小问题,挥挥手,炉和凳就从地里长出来了。

“钱哥,王哥还在镇上吗?让他去超市捎几个烧烤的长铁叉呗。”

钱多多给打了个电话,表示没问题。

镇上到客栈路程就得一个小时,吕洞宾嫌慢,加了善财童子分身的微信。

看了定位直接施法过去,把人带回来。

没一会儿,吕洞宾就带着人回来了,哦,还有个电瓶车。

“我去,钱哥你用童工啊!”

看着穿着快递员马甲的王富贵,怎么也不像超过十二岁的样子。

“童工个鬼,他本尊就一小屁孩儿,分身十六岁能长成这样不容易了!”

钱多多表示用童工的锅我不背。

王富贵小正太翻了个白眼。

“你跟慈航都不是好人,就爱压榨我跟龙女这种童工。”

“噫,那是慈航干的,不是我干的。”

钱多多表示我就一个带编制的打工仔,高层的锅凭啥我背啊。

王富贵懒得多说,从电瓶车尾箱里掏出铁叉。

“开吃没?跟你下来就没顿正经的,不是盒饭就是方便面,盒饭还没去影视城装死尸给的好!”

钱多多表示,艰苦创业时期,压榨员工是常规操作。

吕洞宾挥手弄了木炭来生火,张贵进去喊了织女和女娃开饭。

女娃出来看到王富贵,“噫噫噫?红弟弟你长高了啊!”

王富贵:“大姐头,我这是分身。”

女娃:“哦哦哦(⊙o⊙),看来人界伙食好啊!”

“好个鬼哦,你看赵老抠像大方的样子吗?”

王富贵疯狂吐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