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叫他打麻将都不去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13字
  • 2019-10-18 16:03:38

敢情我看的都是假神话?

张贵示意你们继续聊,我想静静。

“唉不对啊,小牛可老实了,我和降龙拉他去打麻将都不去,怎么会沉迷赌博?”

关二爷点头表示赞同,牛郎是个老实人。

“真的啊,最近都这样,还想瞒着我。”

织女忧郁地拨着筷子。

“你说说啥情况?”

吕洞宾拨弄着茄子。

“好几次了,我在房门外面听到‘鳌门皇家赌场上线啦’,一进房他就关了电脑,还不让我看。”

织女表示夫君不懂事,愁得不行。

“今天也是这样,我们吵了一架,我就跑出来了。”

吕洞宾:“……”

关二爷:“……”

张贵:“……”

女娃:(•́_•̀)?

“咳咳,那个,沉迷赌博实在不应该!回头我帮你把他电脑没收了。”

吕洞宾大义凛然地表示这个忙我帮定了。

织女觉得老吕这个人,名声坏点,但是还是挺热心助人的嘛。

“咳咳,堵不如疏,这会不会不太好?”

张贵表示我真的只是在说“线上赌场”。

“那怎么办?”

织女觉得也对,听说赌瘾很难戒的?

关二爷:我不知道你们在说啥,咦,茄子破皮了,冒热气了。

“啊,我先处理茄子。”

张贵表示来得真是时候,拿油刷子把茄子摊开,然后刷油放蒜蓉,忙活开了。

女娃:(✪﹃✪)好香啊!

织女:嗯,确实香!

“先吃先吃,吃完我们想办法!”

张贵看看茄子里面滚开了,撒上肉松,招呼开干。

“对对对,先吃先吃,吃完再聊。”

吕洞宾表示好多年没这么尴尬了。

烧烤消耗食材的频率比火锅低多了,两个小时后,张贵表示结束晚餐,明天继续。

大家表示满意,吃的是个口腹之欲,饱饿对于神仙是个不存在的概念。

女娃拉着织女去看动画片,大小美女看得咯咯直笑。

三个男人则跑到泳池边的躺椅上面喝着啤酒聊天。

“唉,这织女真是纯真啊,牛郎真好命。”

张贵表示羡慕嫉妒恨。

“谁说不是呢?”

吕洞宾大感认同。

“他电脑里有多少G?”

关二爷喝了酒的脸膛好像更红了。

“回头我去弄过来咱们看看?”

吕洞宾斜眼笑。

张贵&关羽:“嘿嘿。”

男人之间的话题果然是容易拉近距离。

“不过话说,织女这么漂亮,看那有毛意思啊?”

张贵表示不解。

“切,你天天对着仙女,看一千年也会腻啊,男人找点新鲜刺激好稀罕吗?”

吕洞宾表示小老弟你还嫩。

关二爷捋捋胡子表示认同。

“哟,听说之前吕布和你干了一架是因为貂蝉?”

吕洞宾一个你懂的表情。

“不是我,我没有,你别瞎说,我只骑过赤兔。”

关二爷表示所有八卦都是子虚乌有的,他关老二虽然喜欢穿绿色,绝对没有绿过人。

“这织女该怎么说?你们谁有牛郎电话?让他来解释一波?”

张贵觉得这么也不是个事。

而且说起来,两夫妻之间的事儿,咱外人不好插嘴啊。

“我给他打个电话。小牛脸皮薄,估计不好意思说。嘿嘿,没想到啊,还是个闷骚。”

吕洞宾贱笑着掏出手机。

张贵瞄了瞄,136*****190,哟,还是情侣号啊。

“喂,小牛!你吕哥啊。”

吕洞宾拨通了电话。

“呦,情绪不太好啊,跟媳妇闹翻了吧?”

“你媳妇在我这呢……呸,我没绿你!我们在客栈呢,呸不对,我们没在一间房……不是,我真没对你媳妇干啥!”

“喂喂喂?”

吕洞宾被挂了电话。

“咳,这个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啊。”

吕洞宾讪讪地收起了手机。

“你不用解释,你的名声我们理解。”

张贵拍拍吕洞宾肩膀以示安慰。

关二爷鄙视地看了一眼吕洞宾,翻出牛郎的电话打了过去。

“小牛,我,老关。”

“你媳妇,生气,来凡间度假。”

“嗯,我也在,你好好想想,来解释一下。”

“行,我看着老吕。”

“回头给你定位。”

关二爷挂了电话,给牛郎发了个定位。

“小牛说你,不可靠,让我盯紧点。”

关二爷乜斜的眼神给吕洞宾狠狠补了记刀。

吕洞宾:“……”

“牛郎说啥了?”张贵义气地缓解一下尴尬。

“他说,让织女先消消气,现在抽不开身。”

“哈?老婆都跑路了还抽不开身?”

张贵感觉牛郎还真是心大。

“哦,他在当班的时候说了敏感词,被关小黑屋了。”

张贵:“……”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说,织女要在这待一段时间了?

正好,照顾小孩子还是女人更懂。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张贵准备洗洗睡了。

“撤了,对了老吕你别在房里偷偷看‘鳌门皇家赌场’,有小孩子知道不?”

吕洞宾:“……滚!”

张贵溜达回客栈,提醒了还在大厅看动画片的女娃和织女早点休息,然后就回房了。

女娃:织女姐姐去我房里继续看动画片╰( ̄▽ ̄)╭

织女:(。・∀・)ノ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张贵就被关二爷拖出去练武了。

吕洞宾在旁边嚼着辣条鼓劲。

“话说一大早吃这玩意对肠胃不好吧?”

张贵一边苦逼地挥舞着八十斤的大关刀,一边吐槽着吕洞宾。

“呦,还有力气说话呢,老关训练量不够啊。”

关二爷刀锋一转,向嘚瑟的吕洞宾砍去。

“卧槽,老关你……”

“你也该练练了。”

关二爷表示你们两只菜鸡,老夫一砍二毫无问题。

不用法术的吕洞宾只能被砍得到处乱窜。

晨练完毕,关二爷扔下被玩坏的张贵和吕洞宾,优哉悠哉地捋着胡子看小说去了。

吕洞宾爬到门外,法力解禁,又是一条好汉。

张贵表示你丫作弊啊,苦逼地趴在地上恢复着体力。

好一会之后,张贵才爬起来,回房洗漱一翻,感觉精神多了。

懒懒地在大厅沙发上咸鱼瘫,张贵表示最近真忙。

拿起手机看看太二没在线,但是玉兔妹纸和沙和尚还有三太子在,便拉了他们玩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