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关公门前耍……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10字
  • 2019-10-18 13:23:52

“弄啥调料自己拿哈。”

张贵指了指旁边酱油蚝油柱候酱海鲜酱老干妈等等一大堆调料。

吕洞宾已经熟练地把好几种酱料倒进碗里拿筷子搅拌。

关二爷拿了点老干妈。

女娃表示好多不认识,张贵给她放了点老干妈,然后混了沙茶酱加点酱油。

关二爷拿起一把小葱,腰间抽出把短刀刷刷两下。

然后刀归鞘,手一抓,一把葱花洒到女娃碗里,剩下给自己,完美。

张贵对这操作表示叹服,然后,碗递过去,葱花我也要点,谢谢二爷。

吕洞宾把碗伸过来,同要。

关二爷眯了眯丹凤眼,淡定地再拿起一把小葱,一秒收工。

“咕嘟咕嘟”地水开了,大家一起开动,肥牛毛肚这些最快熟的最受欢迎。

涮了片肥牛蘸酱吃,女娃眼睛一亮,好吃!

“来来来,走一个。”

张贵给吕洞宾和关二爷递过去两瓶冰镇啤酒,给女娃开了罐“天地一号”。

“行啊走一个,掌柜的生意兴隆哈。”

吕洞宾熟络地拿起瓶子跟张贵碰了碰。

关二爷也提了提瓶子示意都在酒里了。

女娃凑热闹地举着罐子来碰杯。

火锅大战正式打响。

战况相当激烈。

吕洞宾凭借快准狠的手法夺得先机,总是能在最快的时间夹走盘里的菜。

不过关二爷久经杀场,每一筷子都能带出“万军中取敌将首级”的气势,不管你涮多少,里面肯定有我一块。

女娃同学霸气地表示,我涮的是我的,你涮的也是我的。

吕洞宾/关羽: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张贵淡定地涮着菜,然后给女娃夹点菜,开罐饮料啥的,丝毫不方。

劳资食量也就这么点,一轮冲锋已经饱了,继续你们的表演。

一顿火锅吃到了大半夜,神仙的战斗力果然不同凡响。

三位大神弄了个锅干瓢净,一车食材全部报销。

“嗯,味道真不错,就是少了点。”

关二爷脑袋转了360度,看到一片菜叶子都不剩了才放下碗筷。

“卧槽,你是司马懿还是关二爷?”张贵吓了一跳。

“哦,自从脑袋掉了之后,脖子灵活多了。”

关二爷想了想,才拍拍脖子道。

张贵:“……”

掉脑袋还有这好处?

“大哥哥,明天我们还吃火锅吗?”

女娃满足地摸摸小肚子,期待地问。

“过几天再吃吧。”

这一顿下了几千斤食材,回头问问沙和尚还有金块没,不然钱包可能撑不住。

收拾了东西,大家回房。

暗示了吕洞宾别在房里看出格的电视,吕洞宾瞟了眼女娃表示确实该收敛。

关二爷提溜了两件啤酒,回了三楼的房间。

为啥要三楼呢?

二爷说空房多,回头叫老大老三还有军师和子龙一起来玩,可以连成一片。

女娃也摸了几包辣条回房了。

“不要看电视了,女孩子要早点睡觉。”

“知道了,大哥哥。”

哼,我一个元会不睡觉都没事!

张贵自然不知道女娃想啥,他现在正准备看看二爷今天给的武功秘籍。

张贵拿出今天新得的两个玉简,长得一个样,随便挑了一个放在额前。

一道刀光仿佛开天辟地一般劈了过来。

张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感觉自己似乎被刀光泯灭了一般。

然后自己拿着大刀不断和无数看不清的对手交手。

仿佛厮杀了十年八年,张贵满头大汗地清醒过来。

“卧槽,这种学习方法太吓人了。”

张贵表示自己连个鸡……哦,鸡宰过,连个鹅都没杀过,就体验这种杀得血流成河的战场模式,有点压力哈。

不过一个玉简下来就有了长时间用刀的经验,玉简果然棒棒哒。

把另一个玉简也吸收掉,张贵发现内功和修真大有不同。

虽然看武侠小说都说打坐练功,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练武就是要动起来,内功实际上就是按照呼吸吐纳配合不同的动作姿势,让经络中的能量随着动作和呼吸游走,从而达到修炼效果。

修真才是要打坐吸收外界游离能量。

《玄门正功》配合呼吸吐纳一套有九个动作。

全部做一遍才算入门。

张贵现在第一个动作摆起来都有点吃力,但是效果极佳。

第一个动作做完,出了一身臭汗,有点洗筋伐髓的意思了。

洗了个澡出来,张贵还感觉力气仿佛增长了不少。

这时候玉兔妹纸私聊他:“掌柜的在吗?”

太二真人一直叫他掌柜的,玉兔妹纸没好意思和老沙一样喊他老阴逼,便跟着太二叫了。

“之前给你发的红包在吗?”

那坨玉**?张贵看看床底。

“在啊,怎么了?”

“啊太好了,你看看是不是微红色的?”

张贵捏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翻。

“不是红色的,是翠绿色的,也没有红色的地方。”

“哦,那不是这块,我要再找找。”

张贵没好意思问这个是不是你的**。

不过玉兔妹纸倒是主动说了。

“是不是看起来像**?哈哈,其实不是啦,只是每次吸收了多余的能量,我就会封存起来的一种独门术法,这个造型只是好玩啦,哈哈哈。”

但是为毛听你这么解释,我觉得更像**了?

结束了和玉兔妹纸的交流,张贵蒙头就睡。

一觉好睡,起床一看已经十点多了。

洗漱之后来到大厅,女娃正在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咯咯”地笑个不停。

关二爷正在捋着胡子拿手机看小说。

“掌柜的你起得太晚了,难怪身子骨这么虚。”

关二爷皱皱眉看着张贵。

“对啊,大哥哥要早睡早起啊,不然就和懒羊羊一样啦,咯咯咯。”

女娃对张贵的身体状况表示担心。

“要不关爷爷您帮帮大哥哥?”

“嗯,掌柜的我们来练练。”

张贵:“哈?练啥?我这没有大刀啊!”

关二爷360度转了转脑袋,唉,有了。

“噔噔噔”大步走到厨房,二爷提起两把扫帚,把一把扔给张贵。

“这个?”张贵惊吓地拿着扫帚。

“这没啥,以前我还拿打枣的竹竿练刀呢。你来攻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