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一百〇九章 相公说得很有道理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19-10-30 09:27:37

劳资用剑的,这个长度连匕首都够呛!

“等等,今天咱们先到这?”

吕洞宾丢掉手中半截短棍表示友好,笑对堵着路的胡乃贞。

“呵呵哒,老吕啊,憋着急,咱们好好练练,说好别动法力哦,我承诺绝对不先动用我方胡主任。”

张贵贱笑着提刀逼来。

“那啥,咱还有点……卧槽!别打脸哈,劳资跟你翻脸的!”

……

神清气爽的张贵右手提刀,左手牵着胡乃贞回客栈。

捂着脸穿着洞洞装的吕洞宾暗自发狠,劳资必报这一揍之仇!

呃,不对,丫的都揍劳资两顿了,上次还好,起码有来有往,这次丫的有刀!

愤愤不平的吕洞宾点了根烟,一道烟圈把正在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的司晨打了个趔趄。

泥打野的,被揍了拿劳资出气!

司晨愤愤不平地往小树林撤。

狗几把东西就会挑软柿子捏!

等本宝宝化形了,渡劫了,成为妖仙了,晋升金仙了,获得大罗果位了,一定要丫的好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公鸡报仇乘以十万。

且不提暗暗下决心要给吕洞宾一个深刻教训的司晨小盆友。

张贵回到客栈就看到小太妹雅典娜正横瘫在沙发上,揉着脑瓜子。

“头好痛啊,以前喝酒也痛,没这么痛啊?”

雅典娜表示非常懵逼,凡间的酒这么霸道的吗?

“你记得昨晚干了什么吗?”

胡主任亲切地帮雅典娜揉揉太阳穴。

“不记得了,我现在感觉脑子里一团浆糊……唔……好难受啊!”

雅典娜可怜兮兮地把脑瓜子枕在胡主任大腿上。

这个姐姐看起来好温柔啊。

“哎呀,小女孩子,少喝点酒,知道疼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胡主任柔声说着,把匕首悄悄收回衣袖。

“唔,揉什么啊,这多麻烦啊,拉出去刷几个‘水元决’就差不多好了。”

张贵对于某人的温柔被占用表示恰柠檬。

“唉呀,你个大男人懂什么,乖啦先忙去呗,木啊。”

胡主任招招手让张贵凑过来,轻嗔了一句之后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嘶!”

张贵血色上脸,都快打摆子了,踉跄着往房里躲了进去。

“嘻嘻嘻!”

胡乃贞捂嘴看着张贵的背影,脸上泛起红晕。

“咦,姐姐你脸红了呀……等等!不要拉我后领!”

雅典娜话没讲完,就被胡乃贞拉着后领拖下了沙发。

“我突然觉得刚才相公说得很有道理!”

胡乃贞粗暴地把雅典娜拖出客栈门丢在门前空地上。

“呜呜……能温柔点吗?”

瘫在地上被准圣气势压制的小金仙雅典娜可怜兮兮地皱起脸。

“没得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去,别烦着老娘!”

胡乃贞扔了个治疗法术,转身就走。

准圣法术还是很牛批,威压一消失,雅典娜就跳了起来。

“好怕怕,这个客栈的人怎么这么怪啊?”

对于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胡主任,雅典娜感觉极度不适。

她们那疙瘩的神们都是头脑简单的居多,这么高级的表情变化一般神做不来。

“玛德,劳资是不是太怂了?”

张贵躲在房里自己和自己小声哔哔。

“貌似劳资是她老公?嗯……起码曾经是?这辈子没扯证究竟算不算呢?”

纠结地搓着手。

嗯嗯,应该有点一家之主的威严和风范啊!

话说好像还是第一次亲亲?

啊不对,第二辈子好像亲过来着?被我一把按脸上推开了?

嘶!

算了,不想不想,上头啊!

张贵想搓搓脸,但是手又停住了,嗯,刚才什么感觉来着?

努力回忆着……貌似断片了?

好像就有点软……啊啊啊!记不起来了!

要不……再来一次?

有点心动又有点怂的张贵对着房门把手磨磨蹭蹭。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开门出去。

嗯……

“那啥,织女大人,有看见胡主任吗?”

张贵眼神转了一圈,没发现目标人物,瞄准线索NPC。

“小贞贞?回房了啊,你找她有事?直接去敲门呀。”

织女随口回了一句,继续追剧。

“咳,没事没事,随口问问,随口问问。”

张贵有点心虚地摆摆手,假装淡定地走出客栈门。

“喂,扑街!你踩到我了!”

心不在焉的张贵走出门口就瞎转,好像踩到什么东西。

张贵:“???”

“扑街仔,死开点啊!”

有点稚嫩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张贵:“!!!”

说话的是半人高的向日葵!

等等,这个好像就是劳资昨天种花的地方?

嘶!

一天不见长这么大了?

长得也忒着急了点吧?

“还踩?信不信劳资抽死你?”

向日葵转了过来,噫,有两只萌萌哒的大眼睛,居然还有嘴巴?

这啥品种啊?真的不是某游戏里淘出来的?

张贵看了看,原来踩到这货部分露出来的根部了,想了想,还是缩脚后退一步。

“唉,对了,听爸爸话就是乖儿子,给爸爸找个百八十吨肥料来赔个礼,你就爬吧。”

嗯,看着挺萌,嘴咋这么欠呢?

张贵沉默了一会儿。

动动腿走到泳池边。

“孙贼,给爷爷道歉啊!”

向日葵仅有的两片叶子向下翻转抵在茎上,神气地朝着张贵叫嚣。叉会儿腰,把劳资牛逼坏了。

张贵也不做声,扛起沙滩椅旁边的遮阳伞就搬到向日葵后边。

向日葵:“!!”

“那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向日葵努力把脑袋一样的花盘往遮阳伞的阴影外够,不过,明显是失败的。

“我错了……爹!我错了!”

张贵双手抱胸,请继续你的表演。

“爹……哦不,爷爷!求放过!吸收不够阳光俺就得挂了呀!”

向日葵带着哭腔求饶。

“叫大佬。”

张贵淡定地握住遮阳伞的伞柄。

“大佬……”

向日葵有气无力地叫唤。

“可还行吧。”

张贵拿开了遮阳伞,然后威胁地对向日葵举了举。

“大佬大佬!”

向日葵忙摇着叶子表示大佬牛批。

“嗯哼。”

张贵眼角撇撇向日葵,在劳资的地头上不知道谁才是老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