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丑(2)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394字
  • 2019-12-01 19:27:35

银寺市新体育馆的建设可谓是一波三折,竞标期间,十几家建筑公司互相作梗、明争暗斗,最终瑞丰建业笑到了最后。

奠基仪式规模宏大,市里主要领导悉数到场,施工过程却如老牛破车,走走停停。

原计划一年之内完工对公众开放,如今一年期已满,还只是建了个框架主体。

如此行不及言的工程现在已经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究其原因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工程款迟迟不拨;

也有人说瑞丰建业的老板是打肿脸充胖子,根本就没钱垫资;

比较荒诞的说法是新体育馆的选址风水不好,有鬼怪作祟。

现在新体育馆的建设又停工了,蓝色的建筑围栏圈着百亩工地,就像是一座孤岛,只有玩捉迷藏的熊孩子会钻到里面去。

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杂乱的工地上,喉咙处的伤口和脸上的红鼻子惊悚恐怖。

工地的工头来巡视时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梁峰和张高远赶到时,现场已经被封锁。李建国正在检查尸体。

李建国是市局的法医,虽然才四十多岁,但是专业知识和技术经验丝毫不亚于钱学荣。

一番勘查之后,李建国对王龙等人说道:“死者死亡时间超过两天了,杀人方式和现场的布置与‘小丑’相同,但是这个凶手的持刀手是左手。应该是另一个凶手模仿杀人。”

“既然这样,那这件案子就交给分局去办吧。”王龙对梁峰说:“这里是你的辖区吧?”

“额、对,我现在就让他们过来交接。”说完梁峰就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没一会新城区分局的人就来了。

看到孙梦,张高远瞬间两眼放光,他几乎是跑着来到孙梦面前,说道:“小梦,好久不见啊!”

孙梦很惊讶:“张队?你怎么在这?”

“你们市局借调我过来帮忙查个案子。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工作累吗?”

“还行吧,和以前一样。”

“等案子忙完咱们一起吃个饭吧?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

“有时间再说吧!这还躺着具尸体呢。”

“这个案子简单,我跟你说啊……”

孙梦伸手打断道:“我只负责验尸,其他的事情你还是跟外勤他们说吧。

小刘!你过来一下,张队有话要跟你说。我先去看尸体啊。”

说完就留下尴尬的张高远和一脸期待的刘一凡走开了。

这两人的对话被站在一旁的梁峰听得清清楚楚。

他小声对孙梦说:“你怎么这样啊?一点面子也不给人留!”

孙梦白了梁峰一眼:“要你管,破你的案去!”

“哎!你这人…”

张高远热脸贴了冷屁股,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还是对刘一凡解释道:“现场血迹不多,死者鞋底没有泥土,所以他是被抛尸到这的。

看上去死者的体重至少有200斤,一个人不可能搬得动,所以抛尸者至少两人以上,开车到这抛尸。

查查附近的交通监控,肯定能找到嫌疑车辆。”

“好嘞,谢谢张队!”

梁峰把刘一凡叫到一边:“有什么难点解不开了就让孙梦去找老吴。”

说完就和专案组的人一同离开了。

……

新城区分局的法医室里,孙梦详细的检查了尸体。

正要去把尸检报告送给队里的临时负责人薛琳琳,薛琳琳就推门进来了,跟着的还有刘一凡。

孙梦说道:“你们来的正好,尸检结果出来了。

死亡时间是两天前的下午6点左右。除了喉咙处的致命伤,死者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打击伤,手腕和脚腕处都有绳子捆绑的痕迹,应该是死前遭受了绑架和殴打。”

刘一凡说道:“死者名叫任文斌,28岁。

这人是个骗子,以前多次因涉嫌诈骗被拘,现在还是靠坑蒙拐骗为生。

他没结婚,一个人住在出租屋,所以失踪了也没人报案。

最后见到他的人是他的房东,案发前一天房东曾去要过房租,任文斌拖着没给,然后就出门了,之后再没回去过。

他的家里全是些行骗的道具。”

薛琳琳说道:“现场找到了3个嫌疑人的脚印,从脚印来判断应该都是男性。

现场附近的路上的监控也拍到了嫌疑车辆,是一辆没挂牌照的五菱面包车。

凌晨1点左右,这辆车从工业园方向驶来,在案发现场附近停了大概10分钟,然后原路开了回去,最后在建设路附近消失。

凶手的据点应该就在那里。”

虽然薛琳琳是临时负责人,但是孙梦年龄比她大,级别也比他高,所以薛琳琳对孙梦很尊敬:“孙法医,您怎么看?”

孙梦左手握着右手手腕背在身后,说道:“最近连环杀人犯小丑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所以凶手想模仿小丑杀人好摆脱自己的嫌疑。

死者的手机呢?”

薛琳琳回答:“我们在现场和死者家里都没有找到死者的手机,应该是被凶手拿走了。

死者的身份是个骗子,所以经常更换手机号码,他现在的这个号码是前几天新办的,我们查了通话记录,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员。他之前用过的号码我们还在查。”

孙梦又问:“那他案发前一天出门后去哪了?”

刘一凡回答:“死者住处附近的监控显示,死者在家门口的公交车站等了一会,上了一辆往新区方向行驶的公交车。

然后死者在汽车站下车,走进了汽车站,应该是去寻找行骗的目标。

在车站内徘徊了一会,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他离开了汽车站。

之后他步行去往人工湖方向,由于人工湖还没有装监控,任文斌就在那里不见了。应该就是在这之后被人绑走了。”

孙梦想了想,说道:“建设路那边全都是工厂,就从那边开始排查吧,第一现场应该就在那里。”

薛琳琳点点头。

……

另一边,专案组的全体成员都聚集在会议室。刘杰也来了,他说道:“大家都辛苦了!案件有什么进展吗?”

王龙将一些资料递给刘杰,说道:“虽然还没有锁定嫌疑人,但是我们已经确定了嫌疑人的几个特征。

凶手为男性,年龄在19岁到29岁之间,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大概70公斤,从事的工作需要久坐。

凶手一人独居,第一次行凶前受过重大打击,或许身患绝症。

凶手有着强大的心理素质,智商高,心思缜密。

凶手的居住地和活动密集区就在案发地附近。”

刘杰看着手里的资料,问道:“下一步的侦查方向呢?”

王龙接着说:“我们会对几个案发地附近,还有各个医院进行地毯式排查,寻找符合上述特征的嫌疑人。

另外扩大监控调查的范围,尽可能快的抓住这个凶手。每拖一分钟,都可能有新的受害者出现。”

刘杰点点头,又问道:“有什么困难吗?”

“现在是信息社会,消息传播的太快,特别是负面新闻。

我们已经做了最完善的保密工作,还是有一些案件信息被传到了网上,一些无良记者更是对此大做文章。

现在已经出现了最可怕的后果——模仿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