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丑(1)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3474字
  • 2020-09-19 12:16:59

早上8点,梁峰刚刚走进办公室,水杯里的水还没接满,桌上的座机就响了。

梁峰放下杯子,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高局的办公室打来的,他连忙拿起电话:“高局!”

电话那头传来高勇铭那严肃的声音:“马上到我办公室来!”接着就是“嘟嘟嘟”的忙音。

梁峰放下电话,回想了这几天的工作,喃喃道:“我最近没犯什么错啊,高局找我干什么?”

梁峰小跑着来的高勇铭的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门里高勇铭的声音传来:“进来!”

梁峰推开门走进去,恭敬的喊了一声:“高局!”

高勇铭正趴在桌上看一份文件,他穿着警服,肩膀上的警衔上挂着橄榄枝和一枚四角星花。

五十多岁的高勇铭是市里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局长了,在副处级的位置上徘徊了十多年,不久前刚调到三级警督。

年龄关系,估计他的政治生涯也就止步于此了,想要升迁基本无望,能在局长的位子上熬到退休就不错了。

由于他平时不苟言笑,总是拉着脸,局里的同事都对他很尊敬,更多的是怕。

梁峰也不例外。

看到梁峰进来,高勇铭摘下脸上的眼镜,一脸严肃的说道:“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一下,马上去市局找刘杰副局长报道。”

“刘副局长找我?没听说市局想要调我过去啊!”梁峰有点疑惑。

“你想的美!市局有件大案,昨天晚上临时成立了专案组,借调你过去帮几天忙。”

梁峰嘿嘿一笑:“哦!我想多了。”

“去了专案组别整天嬉皮笑脸的,最快时间把案子破了回来,别给咱们分局丢脸。”

对于面前这个全市破案率最高的刑警队长,高勇铭还是挺以他为骄傲的。

梁峰立正敬礼:“是!”

……

刘杰是分管刑事案件的副局长,梁峰以前见过他,也来过他的办公室。赶到市局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刘杰的办公室。

看到梁峰来了,刘杰说道:“小梁来啦?走吧,咱们去会议室说,大家应该都到了。”

梁峰紧跟在刘杰左后方半个身位的位置。

刘杰走的很快,步幅大、步频快,左手拿着一个笔记本贴于腰间,右手半握拳,手臂自然的前后摆动。

刘杰在级别上和高勇铭是平级,却比高勇铭要年轻十几岁。性格上和高勇铭完全相反,刘杰总是面带微笑,说话随和,对下属态度温和、彬彬有礼,从来没人见过他发火或者骂人。

他气质稳重,长相帅气,经常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很多女警察都在心里把刘杰奉为男神,暗恋者更是数不胜数,可惜刘杰早已结婚生子。

来到一间会议室,室内长桌两边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梁峰看到有很多都是熟面孔。

一面墙的白板上贴着许多照片,写满了案情分析。

室内等待的人纷纷起身和刘杰打招呼,刘杰一一回应,然后走到长桌一头坐下。

众人坐定,刘杰说道:“今天把大家聚在一起,是因为本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

凶手在短短两个月之内残忍的杀害了六条人命。

此案给本市群众造成了不小的恐慌,市里领导非常重视,甚至惊动了省里的领导,因此市局临时成立了专案组,

我任组长,王龙同志任副组长。在座的各位都是从各分局,还有邻市抽调来的精英中的精英,

相信在各位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尽快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绳之以法。市局的警力随你们调配,拜托大家了!”

看到众人的眼里都燃起了斗志,刘杰接着说:“各位先互相认识认识,了解一下案情。我还有个会,先走一步。”

说完刘杰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众人也纷纷起身,目送刘杰离开。

梁峰环顾众人,加上他总共8个人,其中只有一个没见过,应该就是从邻市借调过来的。

王龙是西达分局的副局长,刑侦经验丰富,年龄比刘杰稍大,梁峰以前和他打过交道。

众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王龙对杨鹏鹏说:“小杨,你来介绍案情吧。”

杨鹏鹏是市局技术科的骨干,能力出众。

他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敲了几下,挂在屋顶的投影亮起,幕布上显示出了案发现场的照片。

杨鹏鹏说道:“昨天凌晨1点半左右,一名醉汉在商业步行街附近的小巷里发现一具尸体。

经过调查,我们确认行凶者是代号为小丑的连环杀人犯。

之所以叫小丑,是因为凶手每次杀人后都会给死者戴上一个小丑所戴的红鼻子。

第一起命案发生在2019年3月18日凌晨12点40分,案发地在东环路和文化路的交叉路口附近。死者为女性,是一名饭店的服务员,晚上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被杀害。

第二起命案发生在3月29日凌晨两点。死者同样是女性,无正当职业,当天晚上和朋友聚会结束后独自回家,在经过小西街时被杀害。

第三起命案发生在4月6日晚上11点半,死者是一名正在上高三的女生,案发地在银寺中学西侧的小巷,死者下晚自习后与同学去吃夜宵,然后在独自一人走近路回家的途中被杀害。

第四起命案发生在4月20日,死者为男性,是一个摆地摊的小贩,死者当晚12点收摊后,在音乐喷泉被杀。

第五起命案发生在4月24日凌晨1点,案发地在啤酒广场附近,死者同样是男性,当晚喝完酒在没人的地方小便时被凶手杀害。

第六起也就是昨天那起,死者为女性,是珈蓝酒吧的驻唱歌手,同样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杀。

凶手没有带走死者的任何财物,杀人的方式都是用利器割喉。

据推测,凶手先是悄悄的靠近被害人身后,用左手捂住被害人的嘴,右手持刀划破被害人的喉咙。

凶器都是同一种,是一把长约15厘米、宽约3厘米的杀羊刀。

凶手在作案后,会用死者的衣服擦掉凶器上的血迹。

凶手及其小心谨慎,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毛发等线索,应该是带着手套和帽子作案。

凶手有一定的反侦察经验,行凶时避开了所有的交通监控和安防监控,似乎掌握了每个监控摄像头的死角。

6起命案,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目击者。凶手所留下的线索只有几个血脚印和死者脸上的红鼻子。”

屏幕上轮流播放着6名死者和现场的照片,死者全部是仰躺在地上,鼻尖上套着一个红色的小圆球,圆球上穿着一根白色的松紧绳,套在被害者的脑后。

几个鲜红的血脚印,像极了恶魔留下的痕迹。

王龙看向众人,问道:“大家有什么看法?”

徐媛首先说道:“根据现场的脚印来看,凶手所穿的是一双41码的雨靴。

凶手步伐起、落足高而有力,运步利落,速度快,步法特征较为稳定,步行线较规律,步子长,为足长的三倍以上。

据此可以推测,凶手年龄在19到29岁之间,身高在1米7到1米8之间,体重大概70公斤。

凶手的脚印前深后浅,说明他很可能患有腰椎疾病,这种病常见于久坐又缺乏运动的人身上。”

徐媛是邻市的痕迹学大师,在全国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国内多地都邀请其前去授课,帮助破获的大案更是数不胜数。

梁峰在电视上见过她,她出的那本痕迹学的书还放在梁峰办公室的书架上。

马乾说道:“没有固定的目标,没有固定的地点,也没有固定时间、天气等特征。

随机挑选目标的无差别杀人,很难锁定嫌疑人。

半夜行凶能让目击者存在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也证明了凶手是一人独居。”

马乾是梁峰的学长,比梁峰早两年考进警校,曾经是警校的风云人物,是梁峰大学时期仰望的目标。

吴文玉说道:“突然出现的杀人犯,如此密集的作案时间,凶手很可能在第一次行凶前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或许是得了某种绝症,命不久矣,所以选择用杀戮的方式对自己不公的命运进行抵抗和宣泄。”

吴文玉是工业区分局大名鼎鼎的警花,银寺市警察队伍的许多宣传海报和视频都是找她拍的。

不过她可不是个花瓶,其犯罪心理分析的能力在全市数一数二。

张高远接着说:“从选择目标,到完成杀人,再到离开现场,没有留下一丝线索,说明凶手有着强大的心里素质,心思细致又缜密,而且智商极高。”

张高远是邻市的警界之星,梁峰听说过他,只是未曾谋面。

梁峰最后说道:“每次行凶都恰巧在没有监控的地方,说明凶手对本市十分的了解,应该是本市人,至少长期在本市居住,居住地和活动热点区域也许就在案发地附近。”

一番讨论之后,王龙开始给大家分派任务。梁峰和张高远被分在了一组,任务是带人对案发现场附近进行地毯式排查。

散会后,众人纷纷离去进行自己的工作。张高远和梁峰一同离开,路上,张高远问梁峰:“孙梦是在你那吗?”

梁峰突然想到孙梦就是从邻市调回来的,回答道:“对啊。”

“听说你们是发小?”

“对,从小学起我们就认识了。”

“她以前可给我讲过不少你们的故事。”

“光骂我了吧?”

“没有!”

“我才不信。”

“她现在有男朋友吗?”

梁峰好奇的看了一眼张高远,答道:“好像还没有。”

“哎!”张高远叹了口气:“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梁峰很惊讶:“你不会看上她这个男人婆了吧?”

“别这么说!”张高远有点不满:“她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但是我能看出来她内心其实是很温柔的,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能让她依靠的人。”

“我认识她二十年了,我怎么没发现?”

“那是你没用心看。”

“她爸妈前两天还让我给她介绍对象呢,你怎么不追她啊?”

“我追了!追了好几年了,可是她一直不同意。”张高远摇了摇头:“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啊!”

来到昨晚的案发现场,梁峰等人对附近的商户挨家挨户的进行了走访,结果没有任何收获。

就在梁峰一筹莫展之时,接到了王龙的通知——又有新的死者出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