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心病(1)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308字
  • 2020-11-07 20:55:16

年关将至,银寺市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皑皑大雪下了整整一天。

机关、事业单位、社区等都在组织员工扫雪,马路上的雪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压瓷实了,就得用铁锹铲,大街上几步的距离就有一个小雪堆。

警察也不例外,刑警队在梁峰的带领下干的不亦乐乎,一伙人开着玩笑扫着雪,一点也不觉得冷。

梁峰大声说道:“大家伙加把劲啊,赶紧把咱们的区域扫完好回去写年终工作总结啊!”

刘一凡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拍马屁的机会:“梁队您先回去吧,这点小活我们来干就行了。”

“扯淡!”梁峰顺势将马屁拍向了钱学荣:“钱法医这么老的同志都在这里以身作则,我怎么能走?”

钱学荣哈哈笑道:“我这是紧跟领导的步伐啊!”

梁峰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钱学荣接着说:“元旦马上就要到了,这个周末大家赏脸来我家吃顿便饭吧,就算是咱们队里年底的会餐,怎么样?”

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周六的晚上梁峰带着吴轩一起来到了钱学荣家,这也是钱学荣的意思,毕竟吴轩给他们破案帮了不少忙,以此表示对吴轩的感谢。

钱学荣住的是一套旧房子,应该是市里最早的一批楼盘,每栋楼只有五层。

虽然几年前做过翻新,但是看上去仍然老旧。这里的房子大多数都租给了外来的打工族。

钱学荣家是三楼左手,屋内和屋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三室一厅装修的不算豪华却精致,雪白的墙面,光亮的地砖,老式的家具电器摆放的井井有条,明亮的窗户上一尘不染。

老式的暖气片把屋里烤的很热,桌子上的火锅咕嘟嘟的冒着热气。刑警队除了值班的几乎全到了,钱学荣正在厨房忙活,薛琳琳和刘一凡给他打着下手。

吴轩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他看出了什么,小声的问一旁的梁峰:“钱老的家人呢?”

梁峰没有说话,起身并示意吴轩跟上。

梁峰带着吴轩进了客厅西南角的一个房间,梁峰以前来过几次,所以对这里很熟悉。

这个房间很小,瞬间就让吴轩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房间,一张老旧的单人床,床头贴着灌篮高手的贴画,粉色的床单拉的很平,没有一点褶皱,一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的一头,被子上面放着一个枕头。

一个老旧的小书桌,书桌上摆着一个只能放磁带的录音机和一个相框,一把椅子立在书桌下面。还有一个老旧的书柜。墙上贴着一些港台明星90年代的海报。

吴轩拿起那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三个人的合影,吴轩一眼就认出左边的是钱学荣,只是看上去要比现在年轻很多,右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中间夹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三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照片里的背景吴轩依稀记得是他小时候去过的一个公园,后来改建成了现在的广场。

梁峰惋惜的说:“这是老钱的妻子和女儿,二十年前出意外去世了,好像是被一个酒驾的司机撞死的。这个房间是老钱他女儿的,老钱说他女儿去世后就一直没有动过这里的东西。

这么多年了老钱也没有再婚,一直是孤身一人,他也不愿意从这里搬走。”

吴轩放下照片,走到书柜前。书柜上摆的满满当当,大多数都是小学的课本,也有几本童话和几本漫画,还有一盒那时候的孩子都有的水彩笔。

书柜最上面一层摆满了磁带,《爱的光》、《真的爱你》、《领悟》等等,吴轩觉得钱学荣的女儿最钟爱的应该是大门乐队,因为《The Doors》这张专辑有两盒。

“开饭啦!”薛琳琳的喊声打断了吴轩的参观,他跟着梁峰回到客厅,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肉片蔬菜和啤酒饮料。

......

这天晚上刚下班,吴轩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梁峰突然走了进来。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吴轩故意问道:“你们最近很闲吗?”

梁峰打趣道:“可能罪犯都准备回家过年了吧,最近确实没什么大案子。”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走,咱们喝酒去!”说完梁峰就拉着吴轩往外走。

两人来到一家大排档,梁峰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打完招呼,菜单都没看就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

很快老板就拿着啤酒和杯子来了,梁峰倒了满满两大杯,一杯递给吴轩,碰了一下后就自顾自的一口干了。吴轩只喝了一半就放下了杯子,说道:“你就差把心事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到底怎么了?”

梁峰又喝了一口啤酒,说道:“这是我的一块心病。自从我当上警察后,破了很多悬案,只有这件案子让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眼看二十年的追诉期就要到了,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摸到。”

吴轩安慰梁峰:“这也不能怪你啊,一些证据和线索可能已经与时间一起流逝了。”

“一想到这个凶手还逍遥法外我就气得睡不着觉。”

......

第二天一早吴轩就来到了梁峰的办公室,钱学荣也在这里正和梁峰聊着什么。

钱学荣突然说道:“那你们聊着,我先去忙。”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吴轩看着钱学荣离开的背影,想着什么。梁峰从他办公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吴轩:“给你。”

“哦!”吴轩回过神来,接过档案袋,翻阅起了里面的文件。梁峰给吴轩泡了一杯茶。

......

通过刑侦检测和调查,警方确认了死者名为李娜,是银寺医院妇产科的一名护士,遇害时刚刚21岁,从卫校毕业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

李娜和父母同住,还没交男朋友。据李娜父母所说,李娜是1月25日晚上10点钟出门去上夜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她那天并没有去医院,应该是在路上就遇害了。

李娜长相普通,心地善良,是个乐于帮助别人的女孩,性格活泼开朗,与同事相处的很好,她喜欢音乐,钟爱摇滚,家里收藏了很多当时流行的磁带。

当时警方成立了专案组,入驻银寺医院三个月。李娜的社会关系很简单,没有和人结怨,活动范围仅限于工作的医院和所住小区附近,这让专案组的调查一开始就陷入了僵局。

撤出银寺医院后,专案组又在银寺公园附近进行了地毯式排查,努力寻找抛尸的目击者,但因为当时没有如今遍布的摄像头,排查工作并没有什么进展。

摆在专案组面前的还有一道难题,那就是抛尸地点可以确定,但最关键的案发地却不知所踪。根据推测,凶手抛尸时是骑着当时常见的自行车,把自己的受关注程度降到最低。

从此案件再无新的线索,成为一桩悬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