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现身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6147字
  • 2019-08-19 14:38:35

冯川穿着深蓝色的保安服,笔直的站在银寺科技公司的大门口。

他脚跟并拢,脚尖分开60度,双手下垂,中指紧贴裤缝,挺胸收腹,头微微上扬,双眼平视前方,身体稍稍向前倾,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名退伍军人。

十月的天气渐渐变凉,街上的人们大多都已经穿上了长袖,xx的制服虽然是短袖,但是他的额头和后颈上依然布满了汗珠。

他贴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否则汗渍一定会印花他的后背。

他头顶的同样是深蓝色的压舌帽,根本挡不住暴晒的太阳,他的那张普通的脸,还有脖子和露出来的手臂都被晒成了古铜色,其实在部队的时候就被晒成这样了。

他已经站了大概一个半小时,还有半个小时就会有人来换班。

虽然和当年在部队动不动就站四五个小时军姿的时候比要轻松不少,但他还是在使用以前站军姿时常用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回忆。

……

去年九月,冯川从部队退伍,当时一起回来的战友都很羡慕他,因为他是少数几个女朋友去车站迎接的之一。

和电视里大多数重逢的场景一样,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牵着手在众人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中离开。

冯川和他的女朋友林丹是高中同学,上学时两人并不熟悉,只知道是一个班的,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因为一个是班里的尖子生学霸,一个是上课只会睡觉老师都懒得管的学渣。

高中毕业后,理所当然的一个考上了一本大学,一个只能上专科或者步入社会,最后他选择了去当兵。

部队磨炼掉了他所有的社会气息,每天挥汗如雨的训练让他热血沸腾。

两年的义务兵结束,表现优异的冯川顺理成章的转上了士官。

士官每年都有一次休假的机会,冯川第一次休假选择回家过年。

春节的前几天,有同学召集高中同学聚会,冯川也参加了,在那里他又遇到了林丹。

几年不见两人都有很大的变化,林丹更加漂亮了,冯川也在部队锻炼的成熟了不少,两人被对方的落落大方和军人气质互相吸引,离开时相互加了微信。

冯川回到部队后只有周末可以用手机,他们就利用这个时间互相倾诉心事,互相鼓励,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聊了半年后,冯川向林丹表白了,两人就这样成了男女朋友。

……

一声汽车的鸣笛打断了冯川的回忆,一辆黑色的奥迪A8停在了冯川面前,驾驶位的车窗缓缓落下,司机对冯川说:“我们是北极公司的。”

银科公司是一家涉密企业,外来人员和车辆不得随意出入,必须得有公司高层领导的通知或者通行证才能入内。

冯川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于是他说:“请出示您的通行证。”

司机声音加大,毫不客气的说:“我们北极公司是你们银科的投资商,不认识我们刘总的车吗?”

冯川面不改色的说:“抱歉,没有通行证您不能进入。”

司机有点不耐烦了:“给你们张总打电话,问问我们能不能进。”

冯川还想说什么,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从里面急匆匆的向这跑来,冯川认识他,这个人是他们的项目部总经理。

他跑到车旁喘着粗气对着车后排座位点头哈腰:“刘总,刘总不好意思,张总派我来门口接您,没想到您到的这么快。”

然后他转头对冯川说:“赶紧把杆升起来。”

接着又谄媚的对车后排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啊刘总,张总在楼下等您呢。”

这时后排的车窗缓缓落下,里面坐着一个有点秃顶,身材发福,肚子高高隆起的大概50多岁的男人。

他微笑着对弯着腰趴在车窗的项目经理说:“你们的保安很负责任嘛。”

项目经理尴尬的笑着并继续赔着不是。

冯川已经升起了车前的升降杆,车子缓缓发动,车窗也升了上去。

看着车子渐渐远去,直到从视线里消失,项目经理才收起脸上的笑容挺直了腰杆,他斜眼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川一眼,长出了口气,然后大步向里走去。

冯川放下了横杆,继续以标准的军姿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心里没有任何波澜。

他觉得刚才的事他并没有做错,甚至觉得领导会表扬他,升职加薪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这个想法在他脑力只是一闪而过。

很快换班的人就来了,穿着和冯川相同的制服,年龄也差不多,只是比冯川瘦了一圈,腰背也没有冯川那么挺拔。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冯川却被通知他不用再去上班了。

听保安队长说,好像是昨天和北极公司的新投资没有谈拢,领导需要找个替罪羊发泄。其实那件事换成保安队里的任何人都会是同样的处理方式,也许是冯川的运气不好吧。

领了工资后,冯川走出公司的大门,左右看了看,选择了向左转。

他也不知道现在要去哪里,普通的他走在人群中也没有人会注意。

冯川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漫无目的地散步了,不自觉的又回忆起了往事。

……

原先冯川的家庭条件很不错,就算不是富豪,也算的上土豪。冯川从小衣食无忧,受尽宠溺,进入青春期就开始叛逆。

互联网盛行之后,传统企业越来越不景气,冯川的父亲就想要转行,却在一次大投资中失败了,欠了银行一大笔贷款,似乎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希望。

当时冯川还在上高中,家里的变故让他更讨厌学习。

那时的冯川似乎很迷茫,徘徊在孩子和成才之间,不知道人生的路该怎么走,又无法停留在原地。好像对一切都不在乎,又脆弱的接受不了任何指责。

在父母和亲戚的劝说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穿上军装踏入军营。

军营这个大熔炉除了对身体的锻炼,对冯川的内心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更有责任心,更加坚强。

冯川每月的津贴都会转回家,自己需要花钱的地方并不多,有女朋友之后偶尔会给她买礼物,也经常收到林丹寄来的礼物。

也许是因为不服输的精神,冯川在部队里表现优异,两年义务兵结束后很容易就转上了士官,之后工资也越来越高,寄回家的钱也越来越多。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却在第五年的时候又发生了变故。

冯川的父亲被检查出了肝硬化,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冯川的工资足够支付医药费。

一级士官期满,冯川本以为能继续留下,却在名额竞争中失败了,背后的原因也只有当时的领导知道了。

但是冯川的失落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告诉自己没关系,人生也不只是只有这一条路能走,回到家就能更好的照顾父亲,也能结束和林丹的异地恋了。

此时林丹已经大学毕业,她没有选择去大城市闯荡,回到了老家,原因有一部分是不想离开家,还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冯川。

她的父母都端着政府的铁饭碗,知道女儿的男朋友是一位军人,并没有表示反对,只是说林丹开心就好,林丹也在他们的安排下考上了公务员。

回家后,冯川把自己的退伍费全部交给了母亲,十几万不算很多,但也足够父亲未来一段时间的治疗了。

冯川在家没呆几天就出去找工作了,他还需要给自己的未来奋斗,给林丹一个家。

回来前对这个社会充满了期待,憧憬着自己的未来,可惜现实是残酷的。一个学历就堵死了很多条路,创业也算是一条出路,可是他除了训练还会做什么呢?

五年来在部队学的打方被和踢正步拿来显摆还行。

专业对口的工作好像只有保安和保镖,其他任何行业都得从零开始重新学习。

最近几年国家成立了退伍军人事物部,冯川所在的银寺市也设立的分局,但是统计了个人信息,发了一个光荣之家的铁牌之后就成了一个相关部门,知道在那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就在冯川苦恼之时,出现了一个还不错的机会。

银寺的公安队伍要招收一批辅警,对学历的要求是大专。退伍军人优先,而且学历可以放宽至高中。虽然优先,但也要通过一系列的考试才行。

冯川看到招聘广告后第一时间就报名了。

虽然辅警和正式警察的工资待遇相差很大,但是也算是个不错的工作。只要努努力,通过成人自考拿到一个本科文凭,就有机会考为正式警察。

完成体能测试、文化课考试和面试之后,冯川很有信心能够考上。

可是结果出来之后,冯川却没有被录用。

冯川很失落,从警察局出来,转身向左走去。

生活还得继续,冯川有信心,也有从最底层往上爬的决心,他相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哪怕当保安也是迈向新生活的第一步。

林丹也很支持,她相信冯川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给她想要的生活。

只是她的父母知道冯川从部队回来后辅警都没考上,只当了一个保安后,态度转变很大,不再支持女儿的选择,想方设法的给女儿介绍条件优秀的男士,安排女儿相亲。

一开始林丹很抵触,态度也很坚决,但是在父母和亲戚的苦口婆心和威逼利诱下,她也动摇了,不得不开始考虑现实。

冯川是知道的,他并没有责怪林丹的父母,甚至感觉很理解林丹的父母。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就配不上林丹,也做好了离开她的准备。

但是在他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望、一丝侥幸,也可以说是一种自私。

他希望林丹可以等他,他希望着电视里的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林丹可以不顾一切的和自己在一起,他希望自己可以逆袭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等着他的依旧是残酷的现实,林丹还是和他分手了,他没有挽留,甚至没有难过,因为现在的他根本没资格难过。

……

不知不觉间,冯川走到了一条小吃街,他早上没吃早点,现在也有点肚子饿了,于是他走进了一家最不起眼的面馆。

这家店不大,里面放着几张破旧的小方桌,桌子被几张木头凳子围着,店里的卫生收拾的很干净。

微胖的老板娘正在后厨洗菜,听见有人进来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了过来,笑盈盈的问:“吃点啥?”

冯川盯着墙上的菜单,思考了几秒钟后,要了一碗最便宜的哨子面。

老板娘说了声“好嘞,请稍等”就去后厨忙活了。

冯川走到一张桌子旁,拉出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没过一会,老板娘端着面出来放到了冯川的面前,冯川说了声谢谢,老板娘放下面就又去后厨忙活了。

这时冯川听到后厨传来了一声“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注意查收。”

冯川从桌上的筷桶里抽了一双筷子,搅了搅碗里的面,挑起了一大筷子送进了嘴里,味道很不错。

吃着面,冯川感觉有水滴到了碗里,原来是自己的眼泪,他赶忙用胳膊擦了擦眼睛,他可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哭。

不管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他从来不会让别人知道,包括他的父母和林丹。

吃完面,喝掉了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冯川在桌前又坐了一会。

这时门口传来了电动车的声音,一个穿着外卖马甲带着头盔的小伙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对老板娘说了声“45号”就提上装着一次性饭盒的塑料袋走了。

看着外卖小哥骑上电动车扬长而去,冯川起身付钱后也离开了。

他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决定,生活还得继续,跌倒了爬起来就是了。

很快冯川就找到了银寺市的外卖分公司,应聘的很顺利,对方听说他是退伍军人,告诉他随时可以去上班,并且没有试用期。

这还是冯川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退伍军人带来的好处。

下午他就领到了外卖骑士的装备,送餐箱、头盔、马甲、冲锋衣。电动车是他自己的,之前偶尔会骑着它去接林丹上下班。已经很久没用了,但是还没放坏。

送外卖虽然比保安辛苦,但是工资也要高很多。

上下楼什么的对于冯川来说很轻松,更何况大多数楼都是有电梯的。唯一尴尬的就是送餐碰到亲戚或者同学,难免会被人冷嘲热讽。

不过这些对冯川来说都无所谓,他远比看上去要坚强。

忙碌起来时间就会过得很快,转眼就要过年了。冬天是外卖的旺季,特别是放寒假之后,订单多收入也就多。

这天晚上,已经快12点了,冯川送完了最后一单外卖,骑车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送了大概100单,也就是有三百多块的收入。

想着生活越来越好,冯川丝毫不觉的累,脸上也带着得意的微笑。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冯川的思考。

声音是从不远的路边传来的,是一个女孩的叫声,冯川放慢了速度向那边看去。

几个小伙子围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对她拉拉扯扯,好像要把她拉去什么地方,女孩不断的挣扎着,但是依然挣脱不了抓着她的几只大手。

冯川立刻停下电动车立在路边向那边跑去,边跑边喊放开她。

那几个人听见声音转头看向了冯川,其中一个骂道:“关你什么事,送你的外卖去。”

冯川几步就冲到了他们跟前,他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说道:“你们干什么?”

那几个人先是一愣,没想到还真的有爱管闲事的人,随后开始叫骂,放开了那个女孩转而把冯川围了起来。

被冯川抓住的那个人想把手抽出来,试了几下却没有成功。他猛推了冯川一把,接着一脚踹来。

冯川侧身躲过了那一脚,这时其他人也动起手来,但是他们怎么会是冯川的对手,在部队的五年也不是白呆的。

只三两下,那几个人就全都躺在了地上,他们也看出了打不过冯川,爬起来之后没有再动手,扔下一句你等着就灰溜溜的跑了。

看着他们走远,冯川回头找那个女孩时,却发现她也已经跑远了。

冯川摇了摇头,他很失望那个女孩居然连一句谢谢都没说,但是他也不是很在乎,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回家了。

晚上他做了一个很开心的梦。

第二天早上,冯川来到公司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他并没有想到会和昨天晚上的事有关系。

他走进公司后,却看到了昨天晚上那几个人其中的一个,他脸上贴着纱布,胳膊上也缠着绷带。

那个人看到冯川进来后,立马指着他对身边的警察喊道:“就是他!”

接着冯川就因涉嫌抢劫和故意伤害被警察带走了。

虽然很意外,但是冯川并不慌张,路上他给警察解释了昨天晚上的事,警察只说有什么事到警察局再说。

来到警察局,面对两名警察的审讯,冯川把昨天晚上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警察告诉他他们会去找那个女孩,然后就把他关进了拘留室。

此时梁峰正好路过,充满同情的看了冯川一眼。

很快警察就找到了那个女孩,可她却说昨天晚上她只是路过,看到冯川在殴打那几个人。

后来冯川知道了,他昨天打的那几个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他们诬陷冯川想抢劫,遭到反抗之后就殴打了他们。

那个女孩肯定是被他们威胁或收买了。

因为有人作证,冯川虽然没拿走财物,但是故意伤害罪名成立,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三个月。

……

三个月后,冯川走出看守所的大门。

年已经过完了,看守所外的马路上冷冷清清,偶尔会有车辆驶过,车里的人都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冯川。

冯川深吸了几口气,转身向右走去。

回到家,冯川的母亲看到儿子回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

冯川拍了拍母亲的后背,问道:“爸怎么样了?”

冯母没有回答,但是冯川感觉到母亲的眼泪已经打湿了自己的衣服。

冯川抓住母亲的双肩将她推开,急切的问道:“爸到底怎么了?”

“你爸……你爸他……他走了……”

看着满脸勒痕,明显苍老了许多的母亲,冯川只感觉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来到父亲的墓前,冯川重重的跪了下去。他甚至没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他已经从母亲的口中得知,那几个被他见义勇为而打过的富二代,向他家索要一笔不菲的医药费。母亲把家里所以的钱都赔给了他们,但是依然差了很多。

他被关进看守所后,就经常有人以要钱的名义上门骚扰。父亲也在这期间病情加重离开了。

此刻的冯川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决堤一般往下流。

他悔恨的垂下头,对着父亲的墓碑说道:“爸,对不起!”

如果不是他为了救那个女孩,就不会惹到那一帮有钱有势的人,自己不会被关进看守所,也就不用给他们赔钱,也许父亲就不会死了。

就在冯川懊恼不已时,他感觉到有人向他走来,在他身边停下了脚步。

他并没有理会,片刻后,一阵冰冷的机械声音传进他的耳朵:“眼泪改变不了什么。”

冯川转过头,缓缓向上望去。

黑色的皮靴,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风衣,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帽子,整张脸上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那个声音继续传来:“哭是没用的,你现在要做的,不应该是哭,而是复仇。”

黑色的口罩很厚,冯川看不到他的嘴唇有动,而声音似乎是从脖颈处发出来的。

“你是谁?”冯川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不用管我是谁,对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你可以把我当做你内心里的恶魔。人性本恶,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黑暗。而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释放心里的邪恶。”

冯川站起了身,正对着面前的黑衣人,脸上表情冷酷,眼神冷冰冰的盯着他,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衣人似乎感觉到了冯川的一些变化,依旧发出了那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我说了,这是我的工作。”

“你终于现身了。”

黑衣人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他猛的回头看去。

此时他的身后十几米处,梁峰和吴轩正冷笑着看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