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误会(4)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276字
  • 2019-08-17 16:27:18

酒吧的后门对面就是厨房,这个点的客人一般只喝酒,很少有人点餐,所以厨师都找地方休息去了,厨房内空无一人。

张红玉来到后门门口,看到了摆在厨房案板上的刀具。她左右张望,感觉不会有人经过,就走进去拿了一把水果刀,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内。

从酒吧的后门出来是一条胡同,出口处的路灯勉强能让人看清脚下的路。

张红玉没有走出胡同,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开始思考自己的计划。

几分钟之后,酒吧的后门被打开了,陈鹏鹏从里面走了出来。张红玉并没有理会,而陈鹏鹏看到她后走了过来。

“美女,怎么一个人坐着这啊?”

张红玉抬头看向这个说话时满嘴酒气的人,他的穿着打扮和一头黄发都让他看上去就是个小混混。

“滚。”张红玉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

“装什么装……”碰了一鼻子灰,陈鹏鹏骂骂咧咧的走出了胡同。

刚走了几百米,范升急匆匆的跑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范升掏出自己的手机,给陈鹏鹏看手机上张红玉的照片,问道:“请问你见过这个女孩吗?”

陈鹏鹏看了一眼照片,想给范升指那条胡同,但是他注意到范升手里的手机是一万多一部的最新款,再打量范升的衣着,感觉他应该是个有钱人。

陈鹏鹏转着眼珠子,说道:“没见过。”

“谢谢!”说完范升就急匆匆的跑开了。

看范升跑远,陈鹏鹏转身往回走去。

走进小巷,看到张红玉还坐在这里,陈鹏鹏一脸坏笑的走上前说道:“美女,刚才有个男人拿着你的照片在找你,好像挺着急的,是你男朋友吗?怎么?吵架了?”

张红玉没有理他。

陈鹏鹏接着说:“看他的样子好像挺有钱的,你说我要是把你绑架了,他会出多少钱来救你呢?”

说完陈鹏鹏就伸手要去抓张红玉,可是还没碰到张红玉的衣服,就感到自己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他低头一看,一把水果刀的刀刃已经完全没入自己身体,而刀柄上握着的,是张红玉的手。

张红玉拔出刀子,放回自己的包里,头也不回的往胡同外走去,身后的陈鹏鹏则捂着伤口痛苦的倒地。

……

第二天早上,范升刚刚起床去卫生间洗脸。昨天晚上半夜才回家睡觉,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沧桑。

女朋友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也找不到她人,所以他准备去公安局报警。

这时门铃响了,他关掉水龙头,前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门口的张红玉,他激动地张开双臂想要去拥抱自己苦苦寻找一天的女友,说道:“小玉!你去哪了?你知道我找你找的……”

话还没说完,张红玉手里的水果刀已经捅进了他的小腹。

他后退了两步,痛苦的倒地,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指着张红玉:“你…为什么…”

张红玉冷漠的看着他,缓缓的关上了门。

……

郭夏荣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准备把车倒进车位时,看到张红玉向他走来。

他放下车窗,对走到跟前的张红玉说:“你跑哪去了,范升他没……”

张红玉手里的水果刀已经划过了他的喉咙,他捂着喉咙,盯着转身离去的张红玉,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

眼前的景象渐渐变黑,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回想起前天晚上范升给他打的一个电话。

“夏荣,干嘛呢?”

“准备睡觉,怎么了?”

“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咱哥俩还客气啥,什么事你说吧。”

“我想让你开除小玉。”

“什么?为什么啊?”

“后头是小玉的生日,我打算跟她求婚。”

“那是好事啊!你让我开除她干嘛?”

“她如果答应了,我想和她去环游全国,旅行结婚。你知道我们都喜欢旅游。”

“旅游你们去就行了啊,我给她放假,没必要开除吧。”

“是这样的,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你找个接口把她开除,然后告诉她我出轨了。”

“这哪是惊喜啊,分明就是惊吓。”

“先让她感受到绝望,然后我跟她求婚,你再出面解释清楚一切。”

“求个婚有必要这么折腾吗?”

“我想让她终生难忘嘛!你帮不帮我?”

“帮、帮,真是服了你。明天早上我就找借口开了她行吧?”

“好!记住,一定要演逼真一点啊,可别让她看出来了。”

“行,我知道了!”

……

晚上,张红玉站在楼顶天台,晚风吹在她生无可恋的脸上。

一段回忆过后,张红玉纵身跳下。

……

梁峰的吴轩说:“已经可以确定杀害陈鹏鹏、范升和郭夏荣的凶手就是张红玉,而她又畏罪自杀了。我真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啥这三个人?陈鹏鹏和她素不相识,范升是她男朋友,最近正准备和她求婚,郭夏荣是她的老板兼好友。她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可能是源自一个误会。”吴轩说:“也和张红玉冲动的性格有关。”

“误会?什么误会?”梁峰不明白。

吴轩解释道:“今天是张红玉的生日,范升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可能就和郭夏荣配合演了一出戏,或许就是这件事刺激到了张红玉,让她产生了杀人的报复心理。她的手机被偷,所以范升和郭夏荣也没有解释的机会。”

“受了什么刺激至于让她杀人吗?”

“冲动会让人做事鲁莽,不考虑后果。是感情特别强烈,理性控制很薄弱的心理现象。可表现为行为上的,也可表现为思想意识上的。冲动性行为,永远是对自己的行动失去意志监督的表现。”

梁峰又问:“那陈鹏鹏呢?为什么也被她杀了?他们完全不认识啊。”

“还记得监控拍到范升曾和陈鹏鹏有过一段对话吗?”

“记得啊,当时范升给陈鹏鹏看了什么东西。”

“那样东西应该是张红玉的照片或者寻人启事。可能是陈鹏鹏想要绑架张红玉从而勒索范升,但是反而被张红玉给杀了。”

“嗯,很有道理。”梁峰点着头。

“不过这些也都只是猜测,现在当事人全部死亡,已经无从证实了。”吴轩说:“我觉得这件案子也会和黑衣人组织有关。”

“可是现场附近的几处监控都没有他们出现时的变化。”

“他们不一定随时都是以黑衣模样现身,虽然可以干扰监控,但是不能干扰人的眼睛。在人多的地方出现,总会留下目击者。”

“你是说他们就隐藏在普通人之中?”

“没错。”吴轩双手抱怀:“他们可以伪装成任何人,也许就在我们身边也说不定。”

梁峰双手叉腰,说道:“如果是这样,想要抓到他们就太难了。希望你的方法可以引他们现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