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误会(2)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121字
  • 2019-08-16 09:30:49

女人家和死者家的格局一模一样,只是装修的和隔壁相比就差了不少。

几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女人说道:“说实话,范升他人特别好。”

吴轩打断了她:“你说的这个范升的就是死者吗?”

“对啊!”女人疑惑的看了吴轩一眼:“怎么你们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啊?算了,我接着说。他人特别好,有礼貌、有才华、长得还特别帅。”

吴轩发现女人的眼睛在闪着光,语气也激动了一些。

女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他平时很安静,生活习惯很好,也很有规律。不像现在的一些年轻人,晚上不是喝酒蹦迪就是熬夜玩手机,范升他每天晚上10点以后就会睡觉,早上起得也很早,一般都会在太阳升起之前起床,然后去跑步,跑半个小时左右。”

“您似乎对他的个人生活很了解啊?”吴轩问道。

女人的表情有点害羞,低下头小声的说:“长得那么帅,难免会让人多看两眼嘛。”

一旁做笔录的小警察看着这个春心荡漾的中年妇女,强忍着不笑出声来。

吴轩又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开了个健身房,平时他自己也经常健身,所以身材也特别好。”说着女人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他是一个人住吗?”

“对,不过偶尔会带他女朋友回来,我见过几次。”女人的语气里充满了嫉妒。

“那他有什么仇家吗?”

“肯定没有。”女人摇着头:“范升他性格很开朗,每天都乐呵呵的。对别人也都很尊重很有礼貌,我从来没见过他和有争执。”

“那你在发现范升的尸体前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员吗?”

也没有。那会我准备去买菜,刚出门就看到他家门缝里有血流出来,然后我就推开门看了看。没想到...”女人脸色透露出遗憾:“哎!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就突然死了呢。我跟你说啊,他不光长得帅,还特别有才华。会弹吉他,会拉小提琴,唱歌也特别好听,我住在隔壁经常能听到他唱歌弹琴。但是他从来不在晚上和午睡的时间弹琴。

还有啊,他对感情也特别专一,对女朋友特别好。他和他女朋友交往好像快三年了,从来没见他们吵过架。前几天他还跟我说想要跟女朋友求婚,而且要给她准备一个大惊喜。”

吴轩感觉从这里再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起身说道:“感谢您的配合,如果有需要,我们可能还会再来麻烦您,打扰了!”

“没事、没事!”女人也起身将他们送到门外,说道:“警察同志,一定要抓到杀害小范的凶手啊!”

吴轩点点头:“一定会的。”

这时梁峰走了过来,一脸沉重的对吴轩说:“刚接到电话,又发现了死者。”

一栋大楼底下的地下停车场内,密密麻麻的停满了车辆。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里,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死人,脖子上有一道渗人的伤口。死者的西装、衬衫,全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血液流过衣服,流过汽车座椅,从车门处渗透,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

刑警队一直忙活到天黑,总算是有了一些喘息的时间。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端着一桶泡面,边吃边开会。

刘一凡吸溜了一口面条,含糊不清的说道:“今天早上发现的第一个死者叫范升,今年27岁,是升空健身俱乐部的老板。他不是本地人,大学毕业后来到银寺开始创业。他父母都在老家生活,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他有个女朋友,叫张红玉,但是人还没有找到,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刘一凡咽下了嘴里的面条,又喝了一口汤,接着说:“停车场发现的死者叫郭夏荣,30岁,是夏荣电子商务公司的老板。他和范升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张红玉正是郭夏荣公司里的员工。张红玉和范升就是郭夏荣给介绍认识并撮合在一起的。

张红玉和父母住在一起,她父母说,昨天早上张红玉离开家去上班之后就再没回去,他们以为是去了范升那里。张红玉的同事说,昨天早上张红玉被郭夏荣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后情绪显得很低落,然后就离开了公司,再也没回去过。她的父母和朋友说张红玉的性格很急躁,脾气很倔,平时有什么事都会很情绪化。”

薛琳琳将手里的泡面桶放到桌上,然后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按了几下,大屏幕上显示出了几张照片。

她说道:“监控显示,张红玉昨天晚上在陈鹏鹏被杀现场的附近出现过,今天早上也分别出现在了范升所住的小区和郭夏荣公司楼下的停车场。而思美兰卡附近的一处监控拍到,范升昨天晚上曾到过那里,并且和昨天晚上的死者陈鹏鹏有过一阵交流。而时间正是陈鹏鹏被杀前的几分钟。”

薛琳琳再次操作电脑,大屏幕上播放起了一段监控所拍的视频。

首先是陈鹏鹏摇摇晃晃的出现在画面里,接着范升跑到了陈鹏鹏的面前,好像在给陈鹏鹏看他手里的一样东西。由于范升是背对着摄像头,所以没有拍到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然后两人交谈了几句,范升又急匆匆的跑开了。而陈鹏鹏则转身原路走了回去。

薛琳琳接着说:“陈鹏鹏的口袋里找到了手机和一些零钱,郭夏荣的钱包和手机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而范升的口袋里,除了钱包和手机,还有一枚钻戒。”

“那是他为求婚而准备的。”吴轩说道。他没有吃泡面,因为他在梁峰他们调查案件的时候已经去吃过晚饭了。

孙梦说:“这三人都是被同一把水果刀所杀,陈鹏鹏和范升捅的是腹部,郭夏荣则是划破了喉咙。伤口显示,凶手的持刀手都是右手,很有可能是被同一个人所杀。”

梁峰吹了吹手里的泡面,说道:“没有财务丢失,不是为情就是为仇了。但是陈鹏鹏和范升、郭夏荣两人完全没有关系,为什么也被杀了。还有,昨天晚上郭夏荣和陈鹏鹏说了什么?又给他看了什么?”

这时梁峰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他不舍的放下手中的泡面,无奈的说道:“走吧,又有人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