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误会(1)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43字
  • 2020-09-19 10:22:00

“梁队!”

梁峰刚走进警队大楼,就被屁股后面追来的刘一凡叫住了。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等刘一凡气喘吁吁的跑到自己身边,问道:“怎么了?”

“一个老头被吓得住院了。”刘一凡喘着粗气回答。

“怎么回事?”

刘一凡摸着胸口,使呼吸平缓了一些,解释道:“这个老头有心脏病,前两天他养了十几年的狗死了,想要带回老家埋葬,就把死狗装狗笼子里去物流公司做了托运。”

“然后呢?”梁峰对后续产生了兴趣。

“但是物流公司的人不知道这条狗是死的,到达银寺之后发现狗死了,以为是他们把狗给运死了,于是就去狗市上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然后这个老头收到狗之后发现狗活了,吓得心脏病发作,住院了,差点就给吓死。”

“哈哈哈哈……这老头没给物流公司说狗是死的啊?哈哈……”梁峰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引得路过的警察们纷纷侧目。

“……”刘一凡尴尬的对看着梁峰的警察们摆了摆手,等梁峰笑的差不多了,问道:“那梁队,这件事怎么办?老头要求物流公司的人赔偿他的医药费,物流公司又不愿意出,老头就报警了。”

“哎呦,要笑死我了!”梁峰扶住刘一凡的肩膀,说:“是物流公司的过失导致的老头住院,他们理应承担一部分责任。去跟他们说说,最好是能私下调解,实在不行找个律师咨询一下。”

“好嘞。”说完刘一凡就转身离开了。

梁峰还在回味着笑点,看到孙梦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马上冲上去:“小梦,我给你说个事,可逗死我了……”

……

凌晨,月光明媚,寒风嗖嗖。街道上只有少数一些过着夜生活和喝醉找不到家的行人。

梁峰从被窝里被叫了起来,因为有人死了。

“死者叫陈鹏鹏,男,24岁,是个街头小混混。”刘一凡给赶来的梁峰做着汇报:“他曾两次进过看守所,一次是因为打架斗殴,还有一次是当街抢劫。距离上次被抓放出来时间不长,应该还不到一个月。”

梁峰端详着尸体,死者一头黄发,两只耳朵上都带着耳钉。尸体趴在地上,身下和四周全都是凝结的鲜血。

孙梦对尸体做了一些检查,对梁峰说:“经过初步检查,死亡时间在两个小时之内。死者身上只有腹部有一处伤口,应该是被捅伤后失血过多而死。”

“像这样的小混混横尸街头太正常了。”刘一凡不屑的说:“很可能是得罪了什么老大,让人搞死了。”

“把先把尸体带回去吧,做进一步的检查。”梁峰说。

这里是一条小胡同,胡同尽头堆满了垃圾,恶臭无比。

梁峰环顾四周,发现离尸体不远处有一扇小门,他问刘一凡:“这扇门通向哪?”

“哦,这是思美兰卡酒吧的后门。”刘一凡回答:“报案人就是从这里出来后发现的尸体。”

“有目击者吗?”梁峰又问。

“还没有找到。酒吧的老板说陈鹏鹏晚上在他那喝了几杯酒,然后就从后门离开了。他应该就是那会出来后遇害的。”

“查清楚死者的社会关系,还有调查附近的监控,走访附近的住户。”

“好嘞!”

……

第二天,梁峰一早就把吴轩叫了过来。

梁峰给吴轩介绍了案情:“死亡时间是凌晨12点左右,死因是被一把长12厘米的水果刀刺伤腹部,失血过多而亡。”

刘一凡来给梁峰汇报调查结果:“陈鹏鹏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小时候因为家庭条件的关心,很早就辍学了,一直和一帮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混在一起。经常干一些小偷小摸的事,也常常打架。他母亲在前几年去世了。”

“他有什么仇家吗?”梁峰问。

“他得罪过的人不少,不过都是一些小事,还没发现足以要他命的深仇大恨。”

“监控和目击者呢?”

刘一凡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发现。”

梁峰叹了口气,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放下电话,他无奈的说道:“走吧,又有人死了。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了,命案扎堆了。”

在一栋高级公寓里,鲜红的血液从门缝里渗出。尸体就倒在门口,是一位男性。他侧身躺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门口,脸上的表情痛苦,似乎还参杂着一些不可置信。

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腹部被刺破,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肚皮上的伤口,鲜血从那里流出,染红了整个衬衫。

报案人是死者的邻居,他看到了门缝里流出的血,发现门没锁,就想推门进去看看,然后就看到了这样恐怖的一幕。

吴轩看着尸体,觉得死者的长相应该很英俊,虽然脸上的表情很恐怖,但是依然透露着一丝帅气。他的身高接近1米9,身体十分强壮,双臂上的肱二头肌几乎撑满了衬衫的袖子。

这套房子里有两间较大的卧室,客厅很宽敞,室内的装修和家具都很精致,屋内的光线充足。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间理想的居住场所。

孙梦检查过尸体后,对梁峰说:“死亡时间不长,应该在上午八点之后。死因和昨天晚上的那名死者一样,都是腹部被刺伤后失血过多而死。从伤口来看,凶器应该是同一件。”

报案人是一个中年妇女,吴轩走到她的身边,指了指身后的那扇门,问道:“你是住在这吗?”

“是的。”女人回答。

吴轩感觉到她全身都还在颤抖,应该是被吓得不轻。他接着问:“那你对你的这位邻居有了解吗?”

女人点了点头,惊慌的情绪缓和了一点,说道:“我们做邻居应该有五、六年了,平时的关系也很好。”

“能详细说说他的情况吗?”

“可以!”女人转头看了眼自己家:“要不到我家里去坐着说,我现在腿有点发软。”

吴轩笑了笑:“不打扰的话当然好了。”

女人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家门,吴轩和一名做笔录的警察跟着她走了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