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遗憾(2)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94字
  • 2019-08-11 11:13:21

梁峰看完遗书,交还给薛琳琳说:“拿回去对比字迹。”

“是!”

梁峰走到尸体边上,问孙梦:“怎么样了?”

“初步检查是中毒。”孙梦说道:“还不能确定是什么毒。从尸体僵硬程度来看,死亡时间不到两个小时。”

梁峰看着林可儿那张可爱的脸,不禁感到惋惜。他转头问刘一凡:“那个保姆呢?”

“在楼下。”刘一凡回答。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正坐在客体里抹着眼泪,看到梁峰和刘一凡向她走来,她连忙站起身。

梁峰走到她面前,问道:“您是林可儿小姐的保姆吧?”

老妇人点了点头。

梁峰又问:“能说说您发现林可儿小姐死时的情况吗?”

“那会我进去给小姐送宵夜,就发现她倒在地上,我急忙上前察看,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了,然后我就报了警。”

“她今天都见过什么人?”

“小姐今天一直都在家,没有出门。晚上9点多的时候,小姐的经纪人和助理来了,他们之前就经常会来。他们来了之后就一直和小姐在书房交谈,期间我进去倒茶,隐约的听到他们有一些争执,但是我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老妇人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们之前就有过好几次争吵。”

“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

“好像是10点半,我没有太注意时间。”老妇人说:“当时我在我的房间里休息,听到有脚步声,我就赶紧出去,然后看到小姐的经纪人和助理已经共同出门了。这时小姐在楼上喊我,我跑到书房,看到小姐正在贴面膜。她说她有点饿,让我给他做点吃的,然后、然后就……”

老妇人掩面而泣。

梁峰没有接着问下去,转头问刘一凡:“经纪人和助理呢?”

“哦,已经有兄弟去找他们了,一会把他们带着这来。”

梁峰看了看门口嘈杂的人群,说道:“还是带回局里吧。门口怎么会有那么多记者?”

“嗨,这帮家伙鼻子灵着呢。”刘一凡看着门口鄙夷的说:“林可儿这么火的明星,门口肯定二十四小时都有狗仔盯着,看到我们来了,就猜到有事发生,叫大部队了呗。”

……

新城区分局里,梁峰坐在林可儿经纪人的对面。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油腻男人,叫李能华,他不光是林可儿的经纪人,也是林可儿所在的新能娱乐公司的老总。

梁峰问道:“昨天晚上你去林可儿家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找她谈工作的事情。”李能华一脸的不耐烦。

“都说了些什么?”

“有几部新戏想找她拍。”

“为什么发生了争执?”

李能华身子往前探了探,半趴在桌上,说道:“她已经很久没有接戏了,这次她又要拒绝,你知道这给公司损失了多少利润吗?她居然还想要退出娱乐圈,公司把她培养成一线女星花费了多少心血,我当然不会同意了。谁知道她居然自杀了,这次公司可亏大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自杀?”梁峰警惕了起来。

“这还用想吗?”李能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娱乐圈里因为抑郁症自杀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

“你是说林可儿患有抑郁症?”

“你们居然不知道?”李能华斜了梁峰一眼:“我还以为这件事早就传开了,毕竟她抑郁也有一两年了,最近半年病情加重,所以她把所以工作都推了。”

“你们公司没有给她安排看心理医生吗?”

“她好像自己找了一个心理医生。”

“叫什么名字?”

“也是银寺的,”李能华挠了挠头:“好像、好像叫…吴轩。”

走出审讯室,梁峰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他没有去审讯林可儿的女助理刘凤霞,而是交给了刘一凡。

他很纠结现在要不要叫醒吴轩告诉他这件事,作为被害者的心理医生,他也要接受调查。最终,梁峰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吴轩的电话。

接到这个消息的吴轩火速赶往新城区分局。他不愿相信这个消息,他希望梁峰是在骗他,可是在电话里他听得出来,这就是事实。他的心,很痛。

看到梁峰在楼前等着自己,吴轩把所有的情感都压在心里,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表情。

两人来到梁峰的办公室,孙梦和薛琳琳在里面等着他们。

把手里的尸检报告交给梁峰,孙梦说道:“死因是氢氰酸中毒,胃里的氢氰酸浓度可以让她在几分钟之内出现抽搐、昏迷、呼吸衰竭,全身肌肉松弛,然后呼吸心跳停止而死亡。尸体上没有其他伤痕。”

薛琳琳接着说:“毒源是书房里桌上的一个茶杯,上面只有林可儿的指纹,另外两个杯子上分别有李能华和刘凤霞的指纹。另外,在书桌抽屉里,找到了一个空药瓶,里面有氢氰酸的残留,上面的指纹也是林可儿一个人的。”

“那封遗书呢?”梁峰问:“字迹对比结果出来了吗?”

薛琳琳把装在证物袋里的遗书交给梁峰,说道:“出来了,与林可儿的字迹相同,确实是她自己写的。”

“上面有指纹吗?”梁峰又问。

“有几枚不太清楚的指纹,但是也都是林可儿的。”

梁峰把遗书递给吴轩,后者仔细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薛琳琳又说道:“林可儿患有抑郁症,而且各种证据都证明,她是自杀的。”

“不可能是自杀。”梁峰和吴轩异口同声的说道。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梁峰首先做出解释:“如果是自杀,她就不会要求保姆去给她做宵夜了。还有,既然决定要自杀,又为什么要贴面膜。”

孙梦说道:“可能是她想死的时候也美美的呢?毕竟是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如果想要美,那她干嘛不去卧室睡着床上等待死亡。”梁峰说:“而是就那样躺在书房的地上。”

“会不会是还没来得及去卧室就毒性就发作了?”孙梦又问。

“拿着毒药去卧室不是更好,干嘛要在书房服毒然后再去卧室。”梁峰看向吴轩,等待吴轩的解释。

“她的确患有抑郁症,但是现在已经基本上痊愈了。”吴轩说:“因为我就是他的心理医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