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是谁(3)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40字
  • 2020-11-07 20:46:22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文帅问道:“谁啊?”

一个明亮的女声传来:“警察,我们来了解一些情况。”

听到“警察”两个字,文帅瞬间就两腿发软,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会找上门来。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走去打开了门。

门口的薛琳琳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问道:“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

“我、我身体不太舒服。”

“与你合租的室友呢?”

“他今天早上很早就出门了,一直没回来,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你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吗?”

“知道,151……”

薛琳琳在随身携带的便签纸上写了一串号码,交给他:“如果你的室友回来了,请立刻与我联系。”

“好的、好的…”他的手有些颤抖,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漂亮的女士主动给自己号码。

可是他定睛一看,上面写的是一个座机号码。

薛琳琳走后,他瘫坐在地上,此刻的感受就像是当年参加高考,紧张又刺激。

他很庆幸,心想:还好警察并没有搜查屋内,但是不能再把人头藏在家里了,得想办法处理掉。

他双手撑地艰难的站起身,走向冰箱,打开了冰箱冷藏柜的门,里面空空的,只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

他双手颤抖着拿出了那个塑料袋,但是没有抓稳,袋子里的东西掉到了地上,是一个人头。

他连忙伸手去抓,缓缓拿起了那个人头,而人头上面,却是文帅的脸!

……

薛琳琳回到警局,向梁峰汇报了这件事。梁峰觉得有些奇怪,决定再次前往。

只是这次敲门,却没有人开,屋内也没有声音。

梁峰让薛琳琳拨打文帅和任磊的电话,全都是关机的状态。梁峰决定破门而入,并让薛琳琳去调查公寓里的监控,果然查明了真相。

梁峰发出了通缉令,最终在人工湖附近抓到了任磊,当时他的怀里还抱着装有文帅脑袋的袋子。

……

梁峰的办公室里,吴轩对梁峰解释道:“解离性身份疾患,或多重人格,是心理疾病的一种,常与思觉失调症搞混,较早将其命名为多重人格障碍,后来改名为解离性身份疾患。

有的人会将多重性格与人格分裂和双重人格混淆。多重性格是每个人都有的,在不同的情形下进行不同的态度表现,这是人类性格的多样化,而非人格。

双重人格或多重人格是完全独立,互不相通,极有可能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而人格分裂可以感知得到次人格的出现的。

多重人格即具有超过一个人格存在,就有如在一个身体里住著好几个灵魂。

分裂样人格障碍的特征表述为反常的或特殊的行为,言语怪异,用词不当,表达意见不清,不寻常的知觉体验,如一过性的错觉、幻觉,对人冷淡,表情淡漠,多单独活动,主动与人交往仅限于生活或工作中必需的接触,除一级亲属外无亲密友人。

有这类异常人格的人敏感多疑,同时也充满了怨恨且心怀妒忌,他们总是妄自尊大,而又极易产生羞愧感和耻辱感。

在精神分析学派看来,多重人格的实质是心理过程的分离,一部分行为和经验被单独保持,彼此之间没有交流。

后继的人格通常能意识到主体人格的存在,但把他看作为客体,而把自身看作为主体,当分离尚未全面时,主体人格还有可能意识到另一种人格的存在,但通常把自身看作‘我’,而把另一种人格看作为‘他’。

可是,当分离全面进行时,主体人格便会忘却自己的身份,并由后继人格取而代之。

正如心理学家保罗•费登所说,在这种情况下,主体的经验类似知觉,从中产生的‘思想’被体验为好像它是一种由外部刺激引起的‘知觉’。

当主体人格或是客体人格共存时,有几率使双方或是多方的意见不和,而导致极端行为。

分离的人格会依据环境与外部刺激长期接管或暂时性的接管主格,使主格完全丧失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分离的人格便会完全独立,为所欲为。

任磊因为对文帅的嫉妒,常常幻想成为文帅,所以分裂出了另一个人格,这个人格认为自己就是文帅。”

梁峰恍然大悟:“为了真正的成为文帅,就乘他睡着杀死了他,并想象自己是文帅,‘任磊’想要杀他,却被他不小心误杀了。

任磊的‘文帅人格’互换了两人的衣服,模仿文帅的声音给老师打电话请了病假,模仿文帅的语气和他女友、母亲发了微信,所以薛琳琳以为文帅还活着,又见到了任磊,就认为无头男尸和他们没有关系。

所谓的看到了任磊的鬼影,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倒影,银行卡的消费记录也是他自己刷的。

在他们居住的公寓里找到了凶器,一把水果刀,还有一把剁肉用的砍刀。

公寓门口的监控显示,当晚2点左右,任磊背着文帅的尸体离开,一个多小时之后又提着一个袋子回来了。

任磊如此瘦小的身体,却能背着一百多斤的文帅走了接近五公里的路,看来分裂出文帅强壮的人格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他身体的潜能吧。

每天都幻想着成为别人,结果却迷失了自己。”

吴轩感叹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性格是天生的。

有的人内向,有的人外向。有的人沉稳,有的人急躁。有的人胆大得像吃了熊心豹子胆,有的人胆小如鼠。有的人大气,挥金如土,有的人小气,一毛不拔。

正如《把心安顿好》中所说,‘要做自己性格的主人,不要做自己性格的奴隶。一个人做了自己性格的主人,也就是尽可能地做了自己的命运的主人。’”

梁峰站到窗边看着外面,双手叉腰,说道:“老吴啊,我看你干脆来给我们当顾问算了。”

吴轩走到他的身边,同样看着窗外,双手抱怀,答道:“那得看你们警局出多少钱请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