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父子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3391字
  • 2019-08-09 20:23:18

这天天气晴朗,路上车水马龙,突然一声闷响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行人的注意,接着就有人开始尖叫。路边的一栋楼前,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

接到报案,梁峰的刑警队迅速出动,驱散人群并封锁现场。孙梦对尸体进行大致的检查后,尸体被盖上了白色的床单。警察很快锁定了死者掉下来的那间屋子,在得知物业没有备份钥匙后,梁峰决定破门而入。就在警察们调查取证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闯了进来,他自称是死者的儿子,就住在这里。梁峰发现了蹊跷,这个人脸上的悲伤仿佛是装出来的,说话也结结巴巴,很明显心里有鬼。随后就把他当做嫌疑人带回警局协助调查。

……

梁峰的办公室里,梁峰给吴轩泡了茶,然后和孙梦一起给吴轩讲起了案情。

死者名叫沈大伟,男,53岁。死因是从自己所住六楼的客厅窗户坠楼身亡。窗台上摆着一盆水,还有几张报纸和抹布,死者坠楼时手里也捏着一块抹布,好像是在擦玻璃的时候失足坠落。死者家里很脏很乱,像是长期没有人打扫,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和烟头。沈大伟有一个儿子,名叫沈志成,今年24岁,父子两人住在一起。

沈大伟年轻时在银行工作,后来染上了赌博和毒品,曾因吸毒被抓过,在戒毒所进行了强制戒毒。这件事也导致他丢了工作,从此变得游手好闲,成天酗酒。沈大伟和很多人都产生过摩擦,但没有大仇大怨。因为长期的家暴,他老婆受不了就丢下6岁的儿子跑了。之后沈志成就成了沈大伟撒气的对象,经常因一点小事就被毒打。在如此的环境中成长,给沈志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口。他初中时就辍学了,跟着社会上的地痞流氓鬼混,做些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以前进过少管所,成年之后就成了看守所的常客。邻居经常会听到沈大伟和沈志成父子两人的争吵,有时还参杂着摔东西的声音,案发的前一天晚上两人就大吵过一架。

……

前一天晚上。

沈志成和一帮狐朋狗友喝完酒回到家,沈大伟手指夹着吸了一半的香烟,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地上扔了好几个空酒瓶。看见沈志成回来,张口就骂:“小兔崽子成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

沈志成本没有理会,他已经习惯了沈大伟的辱骂,小时候更是挨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打。现在他长大了,有勇气也有能力反抗了,不再害怕沈大伟动手。可是沈大伟越骂越难听,沈志成忍无可忍,回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自己就是个只会躺在家里喝酒的废物。”

“你还敢顶嘴?”沈大伟坐直了身子:“老子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骂你老子的吗?”说完沈大伟就扬手走向沈志成,却在要下手的那一瞬间停住了。

沈志成没有躲也没有挡,他双眼通红,怒视着沈大伟,喊道:“打啊!从小到大你打的还少吗?你怎么不打死我?这样我就不用再给你这种废物当儿子了。如果不是你每天就会滥赌、喝烂酒、动手打人,我妈能扔下我走了吗?从小到大你给过我什么?你对我有一点点关心吗?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爸?我这辈子最悲哀的就是给你这种人当了儿子!”

说完沈志成就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沈大伟想着儿子的话,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心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脸上挂着泪水瘫坐在地上,这样的场景,只能让人感到无尽的心酸和落寞。

……

梁峰对吴轩说:“现场只有死者和他儿子的指纹和DNA。我们在沈志成的床下找到了一张保单,是半年前沈志成给沈大伟买的一份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是他自己。”

吴轩说道:“听起来像是一个长期被家暴的儿子,残忍杀害父亲并伪装成意外试图骗保的故事。”

“没错!我们也是往这个方向调查的。家里乱成那样他都不收拾,偏偏去擦玻璃,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没什么进展吗?还是找不到关键的证据?”

“都不是!”梁峰摇摇头:“我们查到沈志成曾购买过安眠药,而且我们也在现场的一个酒瓶残留的酒里化验出了安眠药的成分。”

这时孙梦说道:“酒精学名为乙醇,乙醇作为肝药酶诱导剂,能加速药物代谢,对于很多药物可以降低其疗效。酒精对中枢神经初为兴奋作用,之后为抑制作用。由于大脑各部位受抑制不同,初期出现兴奋症状,后期则出现抑制症状,如嗜睡等。而安眠药对大脑有抑制作用,所以酒后服用安眠药,可产生双重抑制作用,使人反应迟钝、昏睡,甚至昏迷不醒,呼吸及循环中枢也会受到抑制,出现呼吸变慢、血压下降、休克甚至呼吸停止而死亡。”

梁峰接着说:“由于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沈志成的母亲,目前沈志成就成了死者唯一的亲属。起初沈志成很抗拒我们解刨检验,拒绝在尸体解刨同意书上签字,这反而更加印证了我们对他的怀疑。由于本案定性为刑事案件,所以我们采取了强制措施。可是结果却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孙梦对解刨结果进行说明:“死者的胃里没有检测出安眠药的成分,而且内脏只有坠楼造成的破裂和长期抽烟、酗酒所造成的损伤。说明死者并没有喝那瓶被下了药的酒。死者的血液里也没有化验出任何有毒成分,头部的致死伤就是坠楼造成的,身上也只有坠楼造成的擦伤和骨折。”

“也许是他发现那瓶酒被动了手脚,所以没有喝。”吴轩若有所思:“死者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坠楼的。会是被沈志成用某种方式威胁而跳楼吗?”

梁峰回答道:“我们调查了小区里的监控,清楚的拍到了沈志成昨天晚上凌晨出去,然后于今天上午案发后回来,在这之间却没拍到他出入。他说他去了一个哥们家借住,那人也给他作了证明。不排除他俩串通好了作伪证的可能,只是还没有发现漏洞和证据。”

看吴轩暂时没什么建议,梁峰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嫌疑人。”

审讯室里,沈志成不耐烦的对他面前的刘一凡说:“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撒谎,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真的和我没关系!”

“你买安眠药干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沈志成的态度更加不耐烦:“我确实想给我爸下药来着,但是他喝没喝我真的不知道,他跳楼死了我也完全不知情……”

审讯室的单向镜子外,吴轩对梁峰说:“他没有撒谎。表情自然,甚至不伪装自己喜悦的心情,看不出撒谎的痕迹。”

“亲爹死了跟没事人一样,反而还高兴。真不是个东西!”

“我能理解他。”吴轩说道:“家庭暴力简称家暴,是指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以殴打、捆绑、禁闭、残害或者其它手段对家庭成员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家庭暴力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体,使受害者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痛苦,损害其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妇女和儿童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有些中老年人、男性和残疾人也会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家庭暴力会造成死亡、重伤、轻伤、身体疼痛或精神痛苦。家庭暴力是一种社会和生物因素共同作用的现象,而暴力本身更趋向生物性,因为它毕竟是一种野蛮的行为。自人类组成家庭以来,就伴随家庭暴力的发生。在家庭暴力中,中国家庭暴力发生率为29.7%—35.7%,受害者多半为妇女,而老人,儿童和男性的比例也有所上升。可以说,家庭暴力的实施者至少在当时就存在心理障碍和品德问题。有许多精神障碍和生理因素是诱发暴力的重要因素。经常发生家庭暴力的家庭,对孩子的身心健康有着严重的影响。特别是直接对孩子施暴时,更容易使孩子的情绪产生恐惧、焦虑、厌世的心理,轻者影响孩子的情绪,他们自卑、孤独,影响学习和生活;严重者时,孩子们会离家出走、荒废学业,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沈志成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父亲暴力的阴影里,对父亲由最初的怕,逐渐转变为恨,甚至对其起了杀心。如今对自己施暴的人死了,就会有一种解脱、轻松的感觉。”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沈志成被允许释放了。在文件上签完字,沈志成对梁峰说道:“警官,我就说和我没关系吧!”

沈志成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因为还在警察局,他控制住了自己想吹口哨的心情。梁峰却突然说道:“你先别得意。你父亲的死你拿不到一分钱的保金,因为他是自杀。”

沈志成愣住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他磕磕巴巴的说:“不、不可能,你们不是说他是意外坠楼的吗?”

“意外是他自己伪装的。那晚和你争吵过后,他已经决定要改变自己。首先就是戒酒,他把家里所有的酒都倒进了马桶,但是发现其中一瓶被下了药,他知道一定是你干的。随后他在你的床底下发现了那份保单。他很清楚,自杀是拿不到保险金的,但是他不想让你的双手沾满鲜血。所以他伪造了一个意外坠楼的现场,我相信他在跳下楼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想的都是让你过上好日子。这么多年对你的所作所为让他很内疚也很惭愧,于是他决定对你进行弥补,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很在乎你,只是不善于表达。最后,他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父爱,表达对你的爱。”

说到这里,跪在地上的沈志成已经泣不成声。

这件案子让吴轩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为什么要狠心抛下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