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坏心(7)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338字
  • 2020-09-19 10:20:42

“有消息了。”吴文玉语气兴奋的说:“周休明名下的一辆宾利,4天前的晚上在建新东路出现过。”

梁峰说道:“建新东路?那边快要拆迁了吧?”

“没错!”吴文玉说:“这正是他们绝佳的藏身之地,而且博爱医院的旧址在那里。”

“搬空的医院,正好可以让他们用来做非法手术。”梁峰也兴奋了起来,大喊:“集合所有人,马上出发!通知特警,他们这伙人可能藏有枪支之类的武器。”

梁峰看向吴轩,关切的说:“老吴你不是编内人员,就别去了,会有危险。”

“本来我就没打算去。”吴轩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冲梁峰摇了摇手:“祝你们凯旋归来!”

梁峰正尴尬着,吴文玉却噗嗤一声笑了,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见到她笑。

建新东路面临拆迁,所有住户全都搬走了,成了一条死街。

博爱医院的旧址就坐落在建新东路的正中央,楼顶“博爱医院”四个大字摇摇欲坠,楼外破烂不堪的窗户在风中摇摆,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像极了恐怖片中的场景。

数十辆警车和上百名刑警、特警将正门包围,缓缓的向楼里移动,狙击手也已在高处就位。

二楼的一间大病房里,只剩几张破烂的病床。王强带着一帮小弟在这里喝酒打牌,突然传来的瓶子跌倒声打断了他们。

王强给一位小弟使了个眼色:“出去看看!”

那个小青年有点不情愿的走了出去,走廊里什么都没有,他又往楼梯口走去,正好与刚从一楼拐上来的特警撞了个对脸。

特警大喊:“警察!不许动!”

青年在瞬间的惊慌之后把手伸向了背后。“嘭”“嘭”两声枪响,青年应声倒地。

听到枪响,王强和他的手下纷纷从身后掏出了手枪和刀具。

王强对小弟们说:“别怕,一起冲出去!”虽然这么说,王强却没打算应战,他转头看了看窗外,想要跳窗逃跑。

说话间特警们就冲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鞭炮似的枪声,王强那边的人纷纷倒下。

王强则趁乱从窗户跳了出去。警察队伍中冲出了两个人影,梁峰和马乾。

他们几乎同时跑到窗边举起了手中的枪,窗外是一条小路,路两边种着的两排柳树遮挡住了两人的视线,使他们无法瞄准王强。

紧接着,两人又是以几乎同样的动作跳出窗户,同样的时间落地,同样的步伐追了出去。

王强跑到围墙边,跳起抓住围墙上沿,还没往上爬,就被追来的梁峰和马乾一人抓住一条腿拽了下来。

王强脸朝下重重的摔到地上,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马乾瞬间将他的双手反扣,而梁峰几乎在同一时间掏出手铐铐在了王强的手腕上。

两人将王强从地上拉起来,马乾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把:“跑啊!你再跑啊!”

这次行动很成功,击毙犯罪分子5人,活捉7人。而警察这边无一伤亡。

王强也在审讯之下供出了背后的主谋,正如吴轩所说,是周休明很熟悉的人——与瑞工集团合作的生产工厂老板石翰。

石翰被捕后交代,他指使王强从王忠辉那里买来病人的血型、身体状况、家庭住址等资料,然后根据买家选择目标进行跟踪,然后实施绑架和手术。

而操作手术的,都是他从各个医院出高价请来的医生和护士。

周休明就是他介绍给王强的,然后两人在烧烤店商讨价格,绑架了高歌之后,又通知周休明前往老博爱医院进行手术。

他们总共作案五起,非法获利上千万,光是周休明买到的那颗心脏,就收了人民币500万。

所有的买家和参与非法手术的医生、护士也全部被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庭的宣判。

梁峰的办公室里,吴轩说道:“石翰和王强等人,为了满足对金钱的欲望,不惜犯罪杀人,利欲熏心,他们的心已经坏了。而周休明所患疾病,在正规渠道无法治愈,就选择了花钱买命,虽然得到了能延续他生命的心脏,却是一颗丢失了人性的坏心。”

梁峰愤愤地说:“如果那时在烧烤店里我就把他们抓了,高歌也许就不用死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如果。在更多的受害者出现之前把他们一网打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吴轩安慰道。

梁峰叹了口气:“这件案子里,似乎没有出现黑衣人。”

“看来他们只寻找面临绝望、拥有极大仇恨的人教唆犯罪。而他们不参与犯罪。”吴轩说。

“教唆他人犯罪,就是犯罪。”

吴轩问道:“卞小艾小区的监控查到了吗?”

“我一直想和你说来着,发生了这件案子就没顾上。”梁峰一脸严肃的说:“我调查了那天楼里和小区门口的监控,一直很正常,而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画面就会突然变成雪花,那个人走过之后就会恢复正常,就跟自带马赛克一样。”

“一定是他身上带着能干扰监控信号的设备。”

“我也是这么想的。”梁峰说:“但是这种东西我只在特工大片里看到过,现实里真的存在吗?”

“从他们的能力来看,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吴轩有点泄气:“拥有如此先进的技术手段,这个组织可能不是你这个刑警队长和我这个心理医生能对付的。”

梁峰沉默了一会,努力振奋起精神:“技术先进又怎么了?他们也是人,不可能是神吧?只要是人就会犯错,犯错就会留下线索。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们一定会抓到他们的。”

吴轩被梁峰的乐观逗笑了,他相信梁峰,也相信自己。

案子结束了,梁峰和吴轩送吴文玉和马乾离开。

马乾依依不舍的看着吴文玉说:“以后有啥案子,咱们再合作啊!”

吴文玉还是没搭理他,对梁峰和吴轩说:“感谢你们,这几天让我学到了不少,以后有机会,再向两位请教。”

梁峰想客气客气,吴轩却突然问道:“你们这些年破获的案件中,有没有出现一个黑衣黑帽,戴着口罩和手套的人?”

吴文玉想了想,说道:“没有,为什么问这个?”

吴轩没有回答她,而是转头看向马乾。

马乾挠了挠头,也说没有。

“那好吧!”吴轩说:“如果二位以后遇到这个人,还望告知。”

吴文玉回答:“好,一定!”。

马乾则点了点头。

目送吴文玉和马乾离开,梁峰对吴轩说:“我怎么感觉刚才吴文玉的那些话是对你一个人说的?”

吴轩有点愣住了。梁峰接着说:“你不是说一群人在同时大笑的时候眼睛看谁就是喜欢谁吗?吴文玉看得可是你啊!哎~别走啊!一说这种事你就跑,你是不是真的取向有问题啊?”

……

一间监控室里,众多显示器其中的一个画面突然变成了雪花,几秒钟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