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坏心(6)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49字
  • 2020-09-19 10:21:55

画像完成后,吴文玉盯着画上的那张脸,若有所思道:“好像在哪见过……对了!他是瑞工集团的董事长,周休明。

去年瑞工集团的会计擅自挪用公款,我在调查这件案子的时候见过他一次。他这个人平时很低调,极少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

马乾起身喊道:“马上抓人。”

“等一下!”吴文玉制止了他:“现在对他只是怀疑,还没有他通过非法渠道移植心脏的证据。”

“没错。”梁峰说:“不过这也是一个调查的方向。先调查他的病例,还有他在案发时的去向。”

刘一凡打来电话:“梁队,东风路28号是个麻将馆,要不要用查赌博的名义进去搜搜?”

“不用。”梁峰说:“就在门口盯着,看王强会不会出现。”

“好嘞!”

早上六点,太阳渐渐升起,王强打着哈欠从那家麻将里走了出来。他点了根烟,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车钥匙,上了路边的一辆本田车。

马路对面的一辆桑塔纳里,坐在驾驶位上的警员赶紧叫醒在副驾上打盹的刘一凡:“王强出现了!”

刘一凡揉了揉眼睛,看到了正在开车门的王强。他拍醒在后排座位上打盹的两个警员,掏出手机对驾驶位上的警员说:“快跟上!我给梁队汇报。”

刑警队里,一众警察在椅子上横七竖八的睡着。梁峰被手机铃声吵醒,他闭着眼摸出手机放到耳边:“喂?”

“梁队!王强出现了!”

梁峰猛地坐起:“在哪?”

“他刚从麻将馆出来,现在在往……”刘一凡转头看了看路边:“欧洲苑方向行驶。他开着一辆银灰色的本田,车牌号是银B-M0900。”

“盯紧了,找到他们的据点在哪。”

挂掉电话,梁峰使劲的拍着手:“起来了!起来了!所有人跟我出发。”

5辆警车集体出动,梁峰和吴文玉、马乾坐在同一辆依维柯里,而吴轩昨天晚上就回去睡觉了。梁峰拨通刘一凡的电话:“目标到哪了?”

“他一直金鑫市场这附近绕圈子。”刘一凡说:“梁队,这孙子会不会是发现我们了?”

梁峰语气严肃:“别跟丢了,我们马上就到。就算找不到他们的藏身处,也要把王强抓回来。”

刚放下电话,刘一凡就看到王强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走进了金鑫市场。

刘一凡大喊:“停车停车!”

四人下车后,刘一凡对一个警员说:“你守着他的车,我们去追。”

金鑫市场是个菜市场,菜品多而便宜。虽然天才刚亮,里面已经挤满了买菜的大爷大妈。

刘一凡他们追进去的时候,只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而王强早已不见了身影。刘一凡对其他两人说:“分头找!”

大队人马赶到的时候,刘一凡他们也从市场里走了出来。

梁峰大喊:“人呢?”

“进了菜市场就跟丢了。”刘一凡低着头,不敢看梁峰。

梁峰在王强的车轱辘上踹了一脚。

吴文玉上前说道:“现在王强知道自己已经暴露,肯定会选择跑路。”

“对。”马乾说:“我带人去封锁所有的车站、高速路口,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梁峰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王强的车:“把车弄回去,收队!”

吴轩正站在刑警队门口等着,看到梁峰回来,问道:“怎么样?抓住王强了吗?”

梁峰摇了摇头:“已经派人封锁了所有车站和高速路口,不会让他跑了。”

这时吴文玉接了个电话,片刻后,她走进会议室说:“周休明那边查到了,一年前他在市人民医院查出了心衰,而且是晚期。常规的手术和治疗措施已经没有效果,如果不做换心手术,寿命不超过一年,在这一年中也没有出现合适的捐献者。”

“他人在哪?”梁峰又问。

“在他北苑的别墅里。”吴文玉说:“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公司了,但是案发时他在哪还在查。”

薛琳琳拿着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说道:“梁队,王强刚刚打了个电话。”她在电脑上按了一下,电脑里播放起了一段电话录音。

首先传出的是王强的声音:“老大,我被警察发现了!”

另一边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怎么回事?”

“可能是王忠辉那个软蛋出事了。警察从麻将馆跟踪的我,不过让我给甩了。”

“你确定没有尾巴?”

“没有,我弃车从金鑫市场跑的。”

“那就好。你先回去,我想办法安排你出省,手机可能也被监听了,把它扔掉。”

“好、好!”

“嘟~嘟~嘟~”

薛琳琳说:“对方的手机做了反监听处理,我们无法进行定位。”

吴文玉说:“听声音肯定是男性,年龄在40岁上下,成熟稳重,除了操控这个器官贩卖组织,应该还经营着某种正规生意。”

吴轩补充道:“我觉得他是周休明认识的人。”

面对众人疑惑的眼神,吴轩不紧不慢的说:“周休明为人低调,很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知道他病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除非是和他很熟悉的人,而这位‘大哥’就是其中之一。像周休明这样身份的人,为什么会联系上王浩?肯定通过别人给他介绍。”

吴文玉接话道:“这个‘大哥’在得知了周休明的病情之后,就把自己的器官贩卖组织介绍给了他,让王浩和他接头,而自己则躲在背后收钱。”

吴轩点了点头。

“自产自销啊!”刘一凡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发现自己的玩笑开得有点不合时宜。

为了缓解尴尬,他问道:“梁队,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事?”

“为什么王浩他们在我们区、工业区、老城区都做过案,而西达区却没有?”

吴轩替梁峰做了回答:“西达是市中心,市里各个机关大楼都在那里。而且西达的几条主要街道整夜都是灯火通明,被称为不夜街。如果在那里作案,留下目击者的风险太大了。”

而吴文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看向吴轩的目光从最初的冰冷,变成了炙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