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坏心(5)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58字
  • 2020-09-19 10:20:18

大屏幕上播放出了画面,是福特车行车记录仪的视角。

当时是晚上,路上也有积雪。那辆黑色的五菱停在十字路口等着红灯,后车里的人在吵吵嚷嚷的聊天,径直就撞了上去。

接着就是车门开关的声音,后车车主出现在了画面里。

五菱车的驾驶位和副驾分别下来了一个青年男子,而右后门下来了一个大光头。

吴轩、梁峰和孙梦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光头是谁。

正如吴轩所说,此刻在家中的王忠辉焦头烂额、坐立不安。

妻子画好了妆,对王忠辉说:“孩她爸,我带丫头去公园玩,你去吗?”

“我不去了。”王忠辉挤出一点笑容:“今天有点累,我想休息休息。你们去吧,早点回来啊!”

“好!”说完王忠辉的妻子就牵着6岁的女儿出门了。

王忠辉走进书房,手里的手机拿起又放下,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传来一阵嘈杂的麻将声和一个男人厌烦的声音:“东风,碰!什么事?”

“我们的事可能暴露了。”王忠辉一脸慌张,声音颤抖的说:“今天警察来找我了!”

“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紧张了起来:“嘘!别吵。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我上班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问我病人资料有没有泄露,让我糊弄过去了。”

“哦~那就没事!他们要是怀疑你,早就把你抓了。”

“会不会…”

“你放心,就那帮吃干饭的,不可能查到我们。你就安心睡觉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喂!喂?”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通电话被带着监听耳机的梁峰听得清清楚楚。

梁峰摘下耳机,薛琳琳说:“通话时间太短,无法定位另一边的位置。”

“继续监听这个号码。”梁峰说:“其他人立即出发,逮捕王忠辉。”

审讯室外,吴轩、梁峰、吴文玉和马乾透过单向玻璃看着审讯室内带着手铐、满头大汗的王忠辉,刘一凡和一名警员坐在他的对面。

刘一凡问:“你有没有向别人出售过病人的个人信息?”

“没有、没有!”王忠辉强装镇定:“病人资料都属于保密隐私信息,是严加管控的。”

“那为什么你的银行账户在两年内收到了多笔巨额汇款?”刘一凡提高了声音。

“那是、那是…”王忠辉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哦,那是我治好的病人,为了感谢我打给我的。”

刘一凡冷笑:“你一个体检中心主任,看的什么病?”

“我是从医学院毕业的专业医生,私下里有人找我寻医问诊,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吴轩有点看不下去了,对梁峰说:“这个人极度贪财,但是胆小如鼠,心理素质不强。吓唬吓唬他,就能让他开口。”

梁峰心领神会,转身走了出去,然后进入审讯室。

他走到桌边,面带微笑的盯着王忠辉,说道:“王主任,你知道你把病人资料卖给了什么人吗?他们可是杀人犯!你如果坦白交代,并帮助我们抓到这帮人,就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但是!”梁峰猛地一拍桌子,吓得王忠辉一哆嗦。梁峰换了一个凶恶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王忠辉:“你如果不说,就把你当做他们的共犯。想知道杀人犯最后的处理结果吗?”

“我说、我说!”王忠辉眼泪都快下来了:“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两年前那个人突然找到我,说他是记者,想让我把半年内的病人资料卖给他,而且一次就给了我十万块钱。我也是财迷心窍,就答应了。”

“那人长什么样?”梁峰问。

“他是个光头,可能三十多岁,满臂都是纹身。”

“是他吗?”梁峰拿出一张照片放到王忠辉面前。

王忠辉拿起照片,仔细的看了看之后回答:“对、对,就是他。”

“就他这模样哪里像是记者?”

“我当时被钱冲昏了头脑,就没想这么多。”

“之后呢?”梁峰接着问。

“我就见过他一次,之后就都是电话联系。每过半年,他都会打电话给我,让我把这半年的资料寄给他。报酬同样是十万块钱。”

“寄到哪里?”

“东风路28号。”

梁峰身后单面镜子的另一边,吴文玉问吴轩:“看你们的样子,好像知道这个光头是谁?”

“见过。”吴轩把他们三人在烧烤店看到那个光头和西装男的事告诉了吴文玉和马乾。

王忠辉被押往看守所,梁峰和刘一凡回到了吴轩这边。

吴轩说:“我觉得他们不会轻易把藏身地告诉别人,这个地址应该只是个幌子。”

梁峰点点头,对刘一凡说:“先带两个人去这个地方摸摸情况。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放心吧!梁队。”

回到会议室,薛琳琳已经查到了光头的信息。

在大屏幕上放出他的照片,向众人汇报:“这个人叫王浩,1987年5月4号出生,汉族。他祖籍山南,16岁的时候辍学来到银寺打工,曾因打架斗殴和抢劫被拘留过,最近几年没有了他的消息,应该是组织了这个犯罪团伙。”

“我觉得王浩不是主谋。”吴轩说:“他应该只是该犯罪组织负责行动的核心成员,背后的主谋另有其人。”

吴文玉点点头:“没错!如此严谨的犯罪组织,真正的boss一定不会做这些需要抛头露面的事情,而是隐藏在幕后。”

吴轩突然问梁峰:“还记得那时候在烧烤店里和王浩一起出现的那个西装男吧?”

“记得啊,怎么了?”

“当时我们对他进行了分析。”吴轩说:“而孙梦看出了他可能患有心脏方面的疾病。”

梁峰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个西装男,很可能就是移植高歌心脏的买主?”

吴轩点点头。

“我就说他们当时说的肯定不是好事。”梁峰一拍桌子:“画像师,马上进行嫌疑人画像。”

在梁峰、吴轩和孙梦三人的共同描述下,很快一张嫌疑人画像就完成了。

画像上的人,和当初烧烤店里的西装男几乎一模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