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坏心(1)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41字
  • 2019-08-01 08:51:04

夜深,路灯渐渐熄灭,街上不见行人,整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

西京路上,一辆黑色的五菱宏光缓缓的停在路边,后座的车门被拉开,一个黑色的袋子从车里滚出掉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随即车子启动离开,车门也被关上。

梁峰在家中睡得真香,手机铃声把他从睡梦中吵醒,他眯着眼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凌晨4点。

他不情愿的接起电话:“大半夜的什么事啊?”

“梁队!”电话里传来刘一凡的声音:“找到高歌了!”

“在哪?”梁峰瞬间清醒。

“正在运往法医室的路上。”刘一凡说。

“果然已经死了!”梁峰叹了口气:“我马上到。通知孙梦和死者家属了吗?”

“还没,我马上打电话。”

放下电话,梁峰揉了揉眼睛,翻身起床向卫生间走去。

来到警局,还没进门梁峰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声和一个男人的叫骂声。

梁峰快步走进法医室,一个中年女人趴在高歌冰冷的尸体边上嚎啕大哭,刘一凡和一名女警员在安抚一个一脸愤怒的中年男人。

梁峰心想这就是高歌的父母吧。

刘一凡看见梁峰来了,就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扑了上去:“梁队你可算来了!死者家属的情绪很激动。”

说完刘一凡的眼睛往男人那边瞥了瞥。

中年男人也看到了梁峰,他走上前来,声大如雷:“你是这的负责人吧?我儿子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你先别激动!”梁峰安抚道:“我们也很不愿意看到发生这样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查明真相。如果高歌是被人谋害的,我们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公道。”

男人的情绪明显冷静了很多,梁峰接着说:“现在请你们先去接待室等待,我们会把案件进展及时向你们告知。为了案件的侦破,可能需要对死者进行解刨,还请你们理解。”

男人叹了口气,拉起趴在儿子尸体上的女人,和那名女警一起搀扶着走了出去。

梁峰长出了一口气,问刘一凡:“尸体在哪发现的?”

“哦。”刘一凡回答:“在西京路,尸体装在一个黑色的裹尸袋里。两点多的时候几个聚会喝完酒回家的上班族从那路过的时候发现的,他们以为里面装着什么好东西,就打开看了看,估计得留下心理阴影了。”

“孙梦怎么还不来?”梁峰双手叉腰说道。

刘一凡看向门口:“来了。”

孙梦一脸疲态的走了进来,打了个哈欠说道:“尸体在哪?”

“你怎么才来?”梁峰一脸嫌弃的说:“看着像是脸都没洗吧?”

“昨天晚上追剧来着,刚睡下没一会就让薅起来了。”

刘一凡在一边偷笑,孙梦瞪了他一眼,他赶紧闭上了嘴。

梁峰对刘一凡说:“走,我们去现场看看。”

两人走后,孙梦使劲的睁了睁眼,好让自己精神一点。

她走到停尸台前,尸体装在裹尸袋里,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高歌双目紧闭,表情自然,孙梦自言自语:“看来他死的时候没有经受痛苦,走的很安详。”

孙梦把裹尸袋的拉链拉到头,整个尸体就都暴露了出来。

高歌的上身光着,胸口正中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但是被缝合住了,像是刚做完手术,让人触目惊心。

西京路上发现尸体的地方已经被封锁,薛琳琳带着几个警察在现场勘查,时不时的发出闪光灯的亮光和快门声。

由于天还没亮,他们就用警车的车灯照亮。道路两边都是居民楼,所有的窗户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亮。

梁峰环顾四周,发现100米外的人行道上有一处安防监控,这条路连通两个十字路口,中间又没有岔路。

而两个十字路口上都有交通探头,凶手不管从哪个方向离开,都必然会暴露在监控之下。

梁峰对身边的刘一凡说:“等天亮了之后,带人走访一下这几栋楼靠路的住户,看看有没有目击者。”

边说边用食指点了点路两边的居民楼。

“梁队,干嘛等天亮啊?”刘一凡说:“我现在就带人去。”

“回来!”梁峰斜了刘一凡一眼:“猴急什么?现在还不到5点,是个正常人这会都在睡觉。你现在跑去把人家叫醒,扰民不说,谁能对你有好脸色。有的人要是对你反感,就算看到了什么也不会说实话。”

刘一凡悻悻的摸了摸后脑勺。

“现在先去查监控。这条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有安防监控,两头也有交通监控,肯定有线索。”

“好嘞!”

高歌的父母在尸体解剖同意书上签字之后,孙梦对尸体进行了解刨检查,然后拿着报告来到了梁峰的办公室。

梁峰正在翻阅高歌失踪前他爷爷奶奶的笔录,看到孙梦进来,说道:“有结果了?”

孙梦把报告放在桌上,然后瘫坐在梁峰对面的椅子上,无精打采的说:“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两天了。

死者的血液中含有乙醚,就是手术中所用的全身麻醉药,它有麻醉状况稳定、肌肉松弛良好、便于手术等优点。

尸体胸骨正中有一道20厘米左右的被缝合的切口,静脉注射了肝素,主动脉灌注冷心肌麻痹液。

上腔静脉在右心房以上4cm处切断,下腔静脉于其根部切断,并由此向上剪开右心房。在肺静脉开口处切下左心房后壁,使其成为方形开口。

自无名动脉起始部横断主动脉,肺动脉在其分叉处切断。应该是活着的时候被注射了麻药,然后摘走了心脏。”

“被人挖心了?”梁峰瞪大了双眼。

“准确的说是心脏移植。”孙梦在椅子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而且很专业,是严格按照心脏移植手术的步骤进行的。”

“那这就是一起器官贩卖案了!”

没听到孙梦的回复,梁峰抬起头,发现孙梦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梁峰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孙梦身上,走出了办公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