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伤害(5)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586字
  • 2020-09-19 10:20:23

张国涛和张淑珍收拾好了东西,拎着大包小包准备前往火车站。刚打开家门,就看到几个警察站在门口。

警察局里,张国涛和张淑珍被分别审问。

“5月12号晚上12点你在哪里?”

“在家,和我老婆睡觉。”

“和我老公在家。”

“你工作的医院丢失了一瓶氰化钾,是不是你拿的?”

“不是我,我拿它干什么?”

“5月10号晚上10点你咋哪里?”

“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家和我老公看电视。”

“那为什么你的同事看到你进入过化学药剂室?”

“我是医生,进去拿药不是很正常吗?”

“那为什么景程酒店附近的监控拍到你5月10号晚上10点出现在那里?”

“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去那里买东西。”

“你去化学药剂室拿什么药?”

“我不记得了,可能是酒精或者碘伏吧。”

“那么晚了买什么东西?”

“家里的花肥用完了,我去买肥料。”

“为什么不让护士去拿?”

“我不喜欢使唤别人,再说护士也有自己的工作。”

“你都要回老家了还买花肥干什么?”

“我、我给下一任住户留着。”

梁峰走进了审讯室,他示意那两名警员出去,然后坐到张淑珍的对面,缓缓说道:“嫂子,你知道你家里电视柜上的娃娃叫什么吗?”

张淑珍摇了摇头。

“我给你讲讲它的故事吧。在秦朝时期,有一对青梅竹马的夫妻,妻子叫西西,丈夫叫安安。他们恩爱有加,生活的很幸福。

当时各地战事不断,秦皇为了扩充兵力,下令抓捕年轻男子奔赴疆场,安安也被抓走了。

西西每日坐在窗边,期盼有一天丈夫能够回来,可是等来的,只有染着丈夫血迹的盔甲。

一千年的轮回,二人一直在苦苦寻找着对方,直到唐朝,二人才再次相遇。

本以为这次可以厮守终生,却又生了变故。

西西被抓进皇宫为妃,整日郁郁寡欢、相思成疾,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又过了一千年,西西和安安始终没有忘记对方。两千年的等待与寻找,就连上天也被这二人可歌可泣的爱情感动了。

终于,西西和安安再次重逢,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放在你家里的那个娃娃,就是西西。它是张大亮送给你的吧?”

张淑珍想要否认,梁峰打断了她:“听我说完。

张大亮半个月前去了趟西安,带回了两个娃娃,西西和安安。他把安安放在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把西西送给了你。

因为你就是他的情妇。他没有给你讲这个故事吧?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娃娃好看就买了。

你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娃娃,就随手放在了家里。

两年前拐走你儿子的人贩子虽然全部被抓获,但是你认为张大亮和刘倩也是害死小安的凶手。

于是你和张国涛决定复仇,你们的复仇计划也就此展开。

你先是利用保险推销员的身份接近张大亮并勾引他,成为了他的情妇。然后吹枕边风,不断地挑拨张大亮和刘倩的关系,搞得他们水火不容。之

后你怂恿张大亮杀了刘倩,并让他在你这给刘倩买了巨额保险。也许伪装成抢劫杀人的注意也是你出的,你告诉张大亮,杀了刘倩之后你会给他做不在场证明。

张大亮没想到的是,等待自己的也是死亡。

你在和张大亮幽会的时候拿到了他家门的钥匙,趁没人的时候潜入他家,在电脑上留下了一些历史记录。

在张大亮杀死刘倩的时候,你再次潜入,把张国涛偷来的毒药倒进了水壶里。

然后找到刘倩的车钥匙,把剩下的药藏在了她的车里,让我们认为是张大亮和刘倩互相杀死了对方。

这样你们的复仇计划就完成了,可以安心的回老家去了。”

张淑珍的头上留下斗大的汗珠,她还想抵赖:“你有什么证据?”

“记得那个娃娃吗?内部有生产代码,对比一下张大亮办公室的那个就知道了。虽然你每次和张大亮幽会、出入他家的时候都带着帽子,监控没拍到你的脸,但是帽子和衣服你处理掉了吗?”

张淑珍缓缓的底下了头,眼泪滴落在手铐和桌子上:“他们都该死!他们所有人的命,也比不上小安的命!”

“就算他们都死了,小安也回不来了!你的复仇计划确实成功了,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吴轩给梁峰和孙梦倒了水,双手抱怀倚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说道:“每个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宝贝,不论孩子是多么惹人生气,父母总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慢慢长大。

但是如果父母在无意间丢失了一个孩子,他们接下来该怎么生活呢?

大多数人都会同情他们,并且以此为戒来警醒自己和孩子。也有少部分人会认为他们是不负责任的父母,竟然把自己的孩子都能看丢。

其实每一位父母对孩子都是尽责的,只是谁也不能够做到万无一失,这并不是说孩子的丢失和父母没关系,而是说我们应该理解这样丢失孩子的父母。

因为孩子的丢失已经让他们痛苦万分、愧疚不已了,如果我们再去责怪他们,他们该怎么生存呢?

张国涛和张淑珍为了寻找孩子几乎放弃了一切,因为孩子就是他们的一切。

8年时间的苦苦寻找,最终只找到了孩子冰冷的尸体,这对他们的打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为此产生复仇的念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孩子是一个女人最珍视的东西,母亲怀孕十个月才艰难将孩子生下来,孩子可谓是母亲的心头肉,一旦失去了孩子,女人的痛苦将比男人的痛苦要大到十几倍之多,对其心理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巨大的,为了复仇,她可以忍受一切。

人贩子固然可恶,但是更可怕的是愿意花钱买孩子的买家,正是因为他们,才滋生出了这样一条产业链。”

吴轩再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这时梁峰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交给了吴轩。

“什么东西?”

梁峰没有回答。吴轩看梁峰脸色沉重,孙梦也是一言不发。

他接过之后打开,里面是22年前一桩跳楼案的资料。死者正是吴轩的亲生父母。

“这些年我和孙梦在暗中做了一些调查,可是有用的东西不多,我都记在上面了。”

资料里一份目击者的笔录,吸引了吴轩的注意。

目击者称,吴轩父母跳楼的现场,有一个可疑人员出现。

这个人一身黑衣,手上戴着黑手套,头戴黑色帽衫和面罩,整张脸上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吴轩父母跳楼之后,就立刻离开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梁峰说一脸严肃的说:“张淑珍交代,她的复仇计划并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有人指导。

当初小安的案子审完,张淑珍对张大亮夫妇的判决很不认同,但是她没有能力改变。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穿着打扮和笔录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黑衣人告诉了张淑珍这个复仇计划,并让她决定要不要实施。张淑珍说这个人的声音很明显是变声器发出的。

张淑珍把这个计划告诉了张国涛,起初张国涛是不同意的,可是张淑珍一再坚持,最终还是说服了他。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黑衣人可能和当年叔叔阿姨的死有关。我会全力寻找相关的线索,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查明真相!”

吴轩的双手有些颤抖,他很感激梁峰和孙梦所做的一切,脸上却还是毫无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

他知道,这两个字就足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