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伤害(4)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620字
  • 2020-09-19 10:20:32

两年前,梁峰根据张大亮和刘倩夫妇提供的线索,查出了一个贩卖儿童组织。

张大亮通过中间人陈夫国的介绍,以100000元的价格从该组织处收买了一名男童抚养。陈夫国从中赚取了20000元的差价。

在各市警方的通力协作之下,流窜于各地的犯罪嫌疑人被悉数抓捕归案。

张大亮和刘倩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

鉴于二被告人对所收买的儿童没有摧残、虐待,并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破案,举报有功,故酌情从轻处罚,依法分别判处二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破获了如此重大的拐卖儿童案,梁峰被记功表扬。

高中时期帮助警方破获那起制毒案之后,梁峰就成了银寺警界的名人,之后以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加入警察队伍之后又屡破大案。

正好那时新城区分局刑警支队队长的位置空了出来,市局就把梁峰派了过去。

案子破了之后,小安的亲生父母也决定重新开始生活。

他们留在了银寺市,男人回归本行,在一家私立医院找了份工作。女人则当了一个保险推销员。

梁峰给孙梦讲述了这段故事,后者开玩笑的说:“看来你能当上刑警队长还得感谢躺在这里的两个人啊!哦,不对!是两具尸体。”

梁峰瞪了孙梦一眼:“我靠的是我自己的努力和尽职尽责好吗!”

“对,就你官话多。”

“梁队!”刘一凡随声而到,对梁峰说:“这个张大亮的生意,从两年前的那件儿童贩卖案后就一落千丈。

银行拒绝给其贷款,原先合作的公司也纷纷转投别处。现在他已经处在破产的边缘。

还有啊,他们的邻居说这两口子从两年前开始就经常吵架,一次比一次激烈,导致张大亮平时很少回家。

他半个月前去过一次西安,好像是去那边谈生意。

他的秘书说张大亮昨天下午6点就从公司离开了,到晚上十点多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通知各部门的主管今天早上8点钟在公司开会,可是今天一直没等到他去,电话也没打通。

南湖是张大亮和刘倩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刘倩经常到那里去散步。”

梁峰喃喃道:“安排了今天开会,那就不可能是自杀。长时间不回家,说明他在外面有住所,应该还有个情人。会是他那个年轻漂亮的秘书吗?

小刘,你去查查张大亮有没有别的住所,还有他在外面有没有情人。”

“好嘞!”

刘一凡刚要出去,梁峰又叫住他:“对了,先查一下张大亮夫妇买的那个孩子的亲生父母的地址。”

孙梦说:“张大亮的公司濒临破产,他会不会为了巨额的保金勒死了刘倩?而刘倩发现了张大亮出轨,就下毒毒死了他。电脑里的搜索记录只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留下的,而且水壶上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指纹。”

“现在还不好说,毕竟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张大亮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刘倩又是从何处搞到了毒药?只有把这些都搞清楚后才能有结论。”

梁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他掏出手机,是刘一凡发来的一条微信,写着一个地址。梁峰立刻转身离开警局。

开车的途中,梁峰努力回想着小安父母的名字,男的好像叫张国涛,女的好像叫张淑珍。

来到那个地址,梁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张淑珍,她显得有些惊讶:“梁警官?你怎么来了?”

“我来问两句话。”

“哦!快请进!”张淑珍侧过身,让梁峰进到屋内。

房子是他们租的,虽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很温馨,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张国涛正在吃饭,看到梁峰进来立刻放下碗迎了上去:“梁警官!”

张淑珍问梁峰:“梁警官你吃饭了吗?”

梁峰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肚子也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一下。

梁峰尴尬的笑笑,张淑珍连忙说:“锅里有饭,你先坐,我去给你盛。”

张国涛招呼梁峰坐下,张淑珍端来了一碗臊子面,说道:“没做什么好饭,梁警官你别嫌弃。”

梁峰狼吞虎咽的吃完,放下碗筷:“好吃!嫂子手艺真不错!”

“你吃饱了吗?没吃饱我再去做。”

“饱了饱了!”梁峰虽然真的没吃饱,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去再做一碗。

张淑珍收了碗筷去厨房收拾,张国涛问:“梁警官,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下昨天晚上你和嫂子在哪里?”

“昨天晚上我们下班之后就回来了,一直在家,没出去过。出什么事了?”

“张大亮和刘倩死了!”

“什么?”张淑珍从厨房冲了出来:“张大亮和刘倩死了?”

梁峰点点头。

“太好了,老天有眼啊!这两个人终于死了。”说完张淑珍就转身回到了厨房。

张国涛解释:“梁警官你别见怪,淑珍她一直认为张大亮两口子是间接害死小安的凶手。”

梁峰摆了摆手,这时他看到门口放着两个大行李箱,问道:“你们准备出门吗?”

“哦,我们准备回老家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去了,想回去重新生活。明天早上就走。”

寒暄了一阵,梁峰准备离开。张国涛把他送到门外,就在门要关上的一瞬间,梁峰看到了屋里电视柜上的一个娃娃。

那个娃娃脑袋圆圆的,发型是秦汉时期女性的常见发型“三角髻”,身上的衣服也是汉服。

回到警局,天已经完全黑了。梁峰来到会议室,刑警队的人都在等他。

刘一凡首先汇报:“张大亮的银行卡消费记录显示,他一年来多次在各个酒店入住。最近一次是前天晚上,但是酒店前台说没看到张大亮和其他人一起出入。

酒店楼道里的监控显示,有一个女人在张大亮进入房间半小时之后进去,又在张大亮之前半小时离开。

她戴着帽子,所以监控没有拍到她的脸。目测她的身高在1米6左右,体型消瘦。可以确定她不是张大亮的秘书。”

薛琳琳:“刘倩的手机和钱包在南湖里被打捞了出来,钱包里面没有现金。

监控发现,张大亮的车于昨天晚上12点在南湖附近出现,开车的正是张大亮本人。

张大亮钱包里的几张现金,上面检测出来了一些指甲油的残留,与刘倩手上以及包里的指甲油一致。

很可能是张大亮勒死了刘倩,然后伪装成了抢劫杀人。

而刘倩的那辆奥迪车的副驾储物箱里,找到了半瓶氰化钾。但是上面没有指纹,来源也还没有查到。

刘倩没有把车钥匙带在身上,而是放在了家里。”

梁峰回到办公室,案子似乎已经很明显了。

张大亮的公司濒临破产,又与妻子感情破裂,于是想了个一石二鸟之计。

先给刘倩买了巨额保险,然后杀了她以骗取保金。

刘倩发现了丈夫出轨,恨透了这个渣男,想要毒死他。

而两人动手的日子却撞在了同一天。

刘倩先在水里下了毒,然后被张大亮叫到南湖边狠心勒死,张大亮回家后又喝下了刘倩准备的毒水。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梁峰心里还存在几个疑问没被解开:

张大亮幽会的情人到底是谁?刘倩的毒药又是从哪来的?刘倩为什么不清除浏览器里的历史记录?又为什么不处理剩余的毒药?难道她知道自己会死?

梁峰晃了晃桌上的鼠标,显示器亮了起来。

接着梁峰输入密码、进入桌面、点开浏览器、在键盘上敲了一行字。

梁峰没有开办公室里的灯,只有电脑显示器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四周很安静,只能听到点击鼠标和滚动滚轮的声音。

看完屏幕上的文字后,梁峰总算想明白了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