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伤害(3)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160字
  • 2020-09-19 12:51:57

晋县内,原本有一个人人都羡慕的家庭。

男人成熟稳重,是县医院内科的主治医生。女人温柔漂亮,在县政府工作。两人的父母身体健康,孩子聪明可爱,家庭富足优越。

而这美好一切都在一个傍晚被打破。

这天晚上夫妻两人带孩子去公共广场的滑梯那玩耍,由于碰到了熟人,两人就上前与其交谈。

等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原本在滑梯上攀爬的儿子不见了。

夫妻俩在广场里四处寻找,却始终不见儿子的身影。

报警之后,警察展开了大规模调查,最后确定孩子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新闻报道之后,大多数人都对这对小夫妻报以同情之心,也有少数人认为是父母对孩子不上心、不负责任。

时间慢慢流逝,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一个月……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孩子的母亲每天以泪洗面,警察那边却没有任何消息。

渐渐地,就连警方也放弃了寻找的希望。就在所有人都安慰他们,认为孩子已经找不回来的时候,这对夫妻却没有放弃。

他们决定,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他们双双辞掉了自己优渥的工作,走遍了几乎每一个城市,在无数的地方贴下了几十万张寻人启事。

他们睡在大街上,在路边吃泡面啃馒头,翻垃圾桶捡破烂卖钱……即便如此,还是很快就花光了自己的积蓄。

他们卖掉了自己的房子,甚至卖了父母所住的房子,最后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

一开始还有人愿意借给他们,觉得他们可怜。渐渐的就没人愿意施以援手了,为此许多亲戚朋友还和他们断绝了来往。

但是这一切都丝毫不影响他们找到孩子的决心。8年过去了,他们终于得到了孩子的消息。

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孩子已经死亡的消息彻底击垮。

银寺医院的停尸间里,虽然孩子已经从4岁长到了12岁,但是作为孩子的亲生母亲,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孩子。

夫妻两人抱着孩子的尸体失声痛哭,8年来,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希望。

但那一丝丝支撑他们坚持过来的希望,却在此刻彻底变成了绝望。

女人跪着扑到梁峰面前,抓着他的裤腿,声音哽咽:“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抓住拐走小安的畜生,我求求你……”

梁峰想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双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他用力的点着头,一遍一遍的重复:“一定!我一定会抓到他,一定会的!”

……

赶到的孙梦等人打断了梁峰的回忆。

孙梦蹲下看了看尸体,对梁峰说:“很明显是中毒,具体是什么毒还得做毒物检验。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死亡时间不超过9个小时。”

“梁队!您来看。”薛琳琳把梁峰叫到书房。

书房里的电脑开着,薛琳琳将显示器往梁峰那边转了转,上面是一些浏览器的历史搜索记录。

“什么毒药无色无味”、“什么毒药能使人迅速致死”、“什么食物中能提炼出毒药”等等,时间是一星期之前。

梁峰对薛琳琳说:“找找有没有购买毒药的邮件或者聊天记录。”

“是!”

主要的勘察工作结束之后,尸体被运回了警局法医室,梁峰让刘一凡和几个警员留下负责扫尾和走访,他自己则带着薛琳琳等几个人赶往张大亮的公司。

来到大亮食品有限公司,门口的保安看到警车迅速把升降杆抬起,好奇的看着两辆警车缓缓驶入。

办公大楼里,一众警察引得所有人侧目,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梁峰叫住一个匆匆走过的员工,询问到张大亮的办公室地点后,迅速带队前往。

张大亮的秘书找出钥匙为警察们打开了张大亮办公室的门。

这件办公室很大,阔气的办公桌摆在正中间,背后的墙上挂着铿锵有力的四个大字——“诚信为本”。落款是全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本市的著名书法家郑北风先生。

梁峰打量着整间办公室,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张大亮的办公桌上。

办公桌的中间立着党旗和国旗,两边是几个可爱的摇头娃娃。其中一个娃娃的穿着很像是兵马俑。

梁峰坐到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缓缓的拉开桌下的抽屉。抽屉里是一摞文件夹,最上面扣着一个相框。

梁峰拿起那个相框,里面是张大亮和刘倩在南湖边上的合影,照片上的两人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

梁峰把照片放在桌上,注意到抽屉最下面露出的一个档案袋的拐角。

他抽出那个档案袋,里面是一份银寺保险公司的人身意外险保单。签订时间是半年之前,被保人是刘倩,受益人那写着张大亮。

保险金额让梁峰瞠目结舌——整整200万人民币。

……

法医室里,张大亮的尸体躺在解刨台上,腹部被刨开。

梁峰走了进来,孙梦把解刨记录单递给他:“死者死于氰化钾中毒。尸检所见,尸斑、肌肉及血液均呈鲜红色。

全身各脏器有明显的窒息征象。消化道各段均可见充血、水肿,胃及十二指肠粘膜充血、糜烂、坏死,胃内及体腔内有苦杏仁味。

其胃里检测出的氰化钾浓度很高,摄入后几秒钟即可引发呼吸不规则,逐渐昏迷、全身痉挛、大小便失禁、血压下降、迅速发生呼吸障碍而死亡。死亡时间是凌晨2左右。”

薛琳琳进来汇报:“梁队!毒源确定了,就是死者家中餐桌上的那壶水。水壶上只有张大亮和刘倩的指纹。

死者家里也只有两人的指纹和DNA。那台电脑上除了那些浏览器里的搜索记录外,没有找到购买毒药的邮件和聊天记录。

张大亮的手机在他身上,刘倩的手机还没有找到,手机是关机状态。

我们查了两人的通话记录,最近一个月内都没有可疑的电话和短信。

通过小区的监控发现,张大亮是凌晨1点55分开车回来的,但是他之前去了哪里还不得而知。车内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通过沿路的监控继续查张大亮昨晚去了哪里。还有,定位刘倩的手机卡,看能不能找到具体的位置。”

“是!”薛琳琳领了任务之后就离开了。

梁峰在思考:会不会是张大亮为了保金自己动手或者雇人杀死了刘倩?那张大亮又是被谁毒死的?会是刘倩下的毒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