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伤害(2)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13字
  • 2020-09-19 10:20:43

天刚蒙蒙亮,急促的警笛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三辆警车在空旷的马路上呼啸而过。

在南湖边停下后,梁峰第一个跳下警车,奔向案发地点。

几名警察迅速将现场封锁,孙梦检查尸体,薛琳琳对现场进行勘察,刘一凡则去询问报案人——一个遛狗的大爷。

死者是一个中年妇女,尸体安静的躺在湖边的小路上。

梁峰走到孙梦身边,不用孙梦说他也能看出死者的死亡方式。

死者眼球和舌尖突出,脖子上有一条很细的勒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明显的外伤。

梁峰总觉得这个死者有点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孙梦正蹲在尸体边检查者死者脖子上的勒痕,感觉到梁峰过来,头也不抬的说道:“死者是被人从背后勒死的,看勒痕有点像是女式手提包的背带,链条的那种。死亡时间应该不到6个小时。尸体没有拖拽和移动过的痕迹。”

“梁队!”薛琳琳向梁峰跑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粉色的皮包,背带正是一个一个的小铁环穿成的链条。

薛琳琳把包递给梁峰:“这是在那边的垃圾桶里找到的。”

孙梦看了一眼挎包:“这个应该就是凶器了。”

梁峰打开皮包,里面只有一个精致的钥匙链和一些化妆品,钥匙链上只挂着一把钥匙和一个指甲刀。

他自言自语道:“没有手机和钱包……”

孙梦接道:“死者身上也没有,看上去像是抢劫杀人。”

“拿回去对比一下指纹吧,迅速查清死者的身份。我带人去查附近的监控。”

梁峰这边的调查没什么收获,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有几个坏了,能用的几个也没拍到可疑人员,甚至连死者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来到现场的都没查到。也没有找到目击者。

回到警局后,薛琳琳给梁峰汇报:“那个包里的钥匙和化妆品上都有死者的指纹,包应该就是死者的。但是包上没找有任何指纹,应该是被凶手擦掉了。”

刘一凡那边也查到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叫刘倩,43岁,家住在景秀家园8号楼302。”

梁峰突然想起了死者是谁,她曾和自己两年前调查的一起拐卖儿童案有关。那时候他还在市局工作,之后才被调来了这里。

梁峰对薛琳琳说:“拿上死者的钥匙,我们去她家看看。”

赶到死者家门口,薛琳琳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然后她带上手套,从透明的证物袋里掏出了那把钥匙,打开了门。

屋里的灯亮着,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死者正是刘倩的老公。

又发现了命案,梁峰不得不呼叫支援,毕竟他们只来了3个人。

等待支援的途中,薛琳琳和另一名警员先进入屋内进行勘察,梁峰也戴上了手套和鞋套,巡视现场。

景秀家园属于银寺市内比较高档的小区,每平米的房价对于一般的小老百姓来说近乎于天价。

200平方的房子装修豪华,家具电器全都是知名品牌。梁峰看得出来,光是主卧厕所里的马桶就够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尸体侧躺在餐厅和客厅之间。死者面容扭曲、瞳孔缩小、皮肤呈鲜红色,像是中毒而死。

看着地上的死者,梁峰回忆起了两年前的那件拐卖儿童案。

……

两年前的一天,市医院接诊了一个12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是在上学途中被一辆疲劳驾驶大货车撞到,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身上多处骨折、部分脏器受损、颅骨开放性骨折。

医院在抢救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难题。

小男孩是Rh阴性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医院的血库里刚好没有这种血型的血。

医院方面让处理事故的交警迅速联系小男孩的父母,希望小男孩的父母或亲戚里有人是Rh阴性血。

交警从小男孩书包里的书本上得知了其上学的学校和班级,然后通过男孩的老师联系到了他的父母。

他们慌张的赶到医院,男孩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医生拦下了想要冲进抢救室的孩子母亲,在孩子父亲的安慰之下总算稍微平静了一点。

医生给两人抽了血,迅速拿去化验,结果却出人意料。

男孩的父母都是ABO系统的血型。

现在所剩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邻市调血,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小男孩没能坚持到血源送来。

当时还在市局刑警大队的梁峰,被派去调查这起车祸。

货车司机连续开了一夜的长途,犯困打哈欠的时候没看到过马路的小男孩,撞人之后迅速打了120急救电话。

男孩的父亲叫张大亮,是大亮食品有限公司的老总,家财万贯。

母亲刘倩,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

本来刘倩每天都会接送孩子上学,但是那天她患了重感冒,就让儿子自己去上学,结果发生了悲剧。

梁峰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小男孩是Rh阴性血,但他的父母却都是ABO系统的血型,这就说明小男孩并不是他们亲生的。

询问之下,男孩父母的说辞含糊不清,起初说男孩是他们领养的,却又拿不出领养证明。

在梁峰的一再追问之下,他们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小男孩是8年前他们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

张大亮和刘倩结婚近十年,两人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但是各种偏方都试过了,刘倩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

去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是男方患有少精症。

夫妻俩想过去孤儿院领养,但是刘倩体内带有病毒性肝炎,体检结果不符合领养要求。

张大亮求子心切,但是没办法,就托朋友联系了上了一个人口贩子,用10万块钱买来了这个“儿子”。

那时这个小男孩还不到四岁。

夫妻两对这个重金求来的儿子视如己出,无比宠溺。给他买最好的玩具,让他上最好的学校。

但是这个看上去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的家庭,却是组建在另一个支离破碎、充满绝望的家庭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