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伤害(1)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135字
  • 2020-11-07 20:44:59

五月,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季节。它的天气不像初春那样寒冷,也不像夏日那样炎热,它的风是温柔的,阳光也是和善的。

它是一个花开的季节、挚爱的季节、感恩的季节、劳动的季节。繁花似锦、绿茵如海,一切都显得那么热情洋溢、生机盎然。

日落之后,人们喜欢用散步来缓解工作一天的疲劳。大大小小的广场都跳起了广场舞,孩子们肆无忌惮的追逐打闹。

梁峰拉着吴轩和孙梦去警局附近的公共球场打篮球,在这里打球的大多数都是警局的人。

吴轩不喜欢运动,就和孙梦坐在场边的长凳上观看。

梁峰球技精湛,每年夏天,市局都会组织各分局打友谊赛,梁峰一直都是新城区分局的主力。

孙梦去买了三瓶饮料,一瓶递给吴轩,一瓶自己喝了一口,还有一瓶给梁峰留着。

半个小时之后,满头大汗的梁峰接过孙梦递来水瓶,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半。

然后拿起放在长凳上的外套,边穿边说:“怎么的?去撸个串?”

……

出租车停在小吃街的街口,梁峰坐在副驾,自然是他付钱。

三人下车,一同往里走去。梁峰双手叉腰,和双手抱怀的吴轩并排走在一起,孙梦左手握着右手手腕背在身后,紧跟在两人的后面。

小吃街上灯火通明,两边全都是各种小吃和烧烤店。三人选了一家看上去挺有特色的烧烤店,进入店内。

梁峰要了烤肉和啤酒,而孙梦要了一瓶饮料。

梁峰对孙梦说:“干嘛喝饮料啊?”

孙梦用纸巾擦拭着面前的桌子:“啤酒和烤肉都属于高嘌呤的食物,长期食用容易诱发痛风的疾病!

其次烧烤在烤制的过程中营养成分经过长期烤制已经流失,从而烧烤在烤制的过程中油脂滴到炭火上产生的致癌物会随烟往上升,最后会黏附在食物上。

而酒精本身虽不是致癌物,但是,它有明显的辅助致癌作用……”

“得得得!”梁峰打断孙梦:“又不是天天喝,少喝点没事的。没听说过那句话吗?

‘烧烤配啤酒,一口又一口,喝到不会走。’你不喝拉倒,老吴,咱俩喝。”

孙梦瞪了梁峰一眼,可气又无奈,看得吴轩有点想笑。

这时烧烤店的门开了,走进来的人吸引了几乎店内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头发梳的锃光瓦亮。身上的黑西装和皮鞋全都价格不菲,与左手手腕上的大金表配的相得益彰。

他在店内环视一圈,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拿着菜单过去,他摆了摆手,只要了一杯水。

服务员给他倒了水,他拿起杯子仔细的看了看,却没有喝,而是把水杯又放在了桌上。

梁峰和吴轩对视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吴轩首先说道:“他的额肌收缩、双眉提升、皱眉肌收缩、眉毛聚拢、紧皱,还有他不停的抖腿,说明他现在很焦虑、很紧张。他的目光不停的看向手表和门口,说明他在等人,而且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梁峰接着说:“他衣着光鲜,一身名牌,说明他非富即贵。他没有点菜,面前的水杯拿起又放下,说明他看不上这里的食物,嫌弃这里的餐具。而他又来这里和人见面,说明这个地方是他等的人选的。他找了个最偏僻的地方坐下,说明他不想被人注意到,但是他的一身行头已经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孙梦说道:“显摆什么呀?你们看出来他有病了吗?”

看梁峰和吴轩一脸疑惑,孙梦颇为得意:“他的嘴唇发紫,耳垂上有皱纹,所以他可能患有冠心病、高血压、动脉硬化等疾病。”

梁峰在心里感叹:看来孙梦已经从当初那个只会抓着他胳膊哇哇乱叫的小姑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法医了。

孙梦问道:“你们说他在等什么人?会不会是小三、情妇之类的?”

吴轩回答:“如果是约会,不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我觉得他等的是一个男人,应该是有求于人。”

正说着,答案出现了。店

里又进来一个男人,他顶着一个大光头,个子不高,但是长得虎背熊腰。圆圆的大脑袋反着光,像极了一颗卤蛋。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露出了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纹身。

他摸着自己的光头,巡视店内,看到了角落里的西装男后,迈着大步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西装男想要和这个光头说话,张开嘴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

光头大喊了一声服务员点菜,服务员过去后,他在菜单上指指点点,好像点了不少菜,还要了一大桶扎啤。

酒菜上来,西装男一口未动,只是焦急的看着面前的光头狼吞虎咽。

光头吃了一阵,又灌下去一大杯啤酒,然后掏出烟来点了一支。两人这才交谈起来。

大概只说了两分钟,西装男从上衣内侧掏出钱包,从钱包里面抽出了几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桌上,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光头也没转头看他,继续吃喝。

梁峰说:“看来回头得好好学学唇语了。”

孙梦嗤之以鼻:“为了八卦啊?”

“我有直觉,这两个人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

凌晨2点,景秀家园的地下停车场内,一辆黑色的宝马车缓缓驶入车位。

熄火之后,车里的男人并没有下车,而是呆呆的坐在驾驶位上。

片刻,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打开了车门。锁好车后,他走向电梯。

电梯停在8楼,他等的有些不耐烦,不停地按着上行键。

电梯门开了,他走进电梯,按下了3层的按钮,3秒钟之后,电梯门缓缓关上。

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他都没发现电梯停在了1楼。

他走出电梯之后才发现不对,然后在电梯门关上之前迅速闪身回到了里面。

外面没人,可能是有人按了电梯之后又决定走楼梯了吧。

电梯来到三楼,这次他抬头确认了之后才出来。

他走到302室的门口,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

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他借着楼道里的灯光摸到了屋里的开关,开灯之后进屋关上了门。

他来到餐厅,拿起餐桌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杯里的水大口喝下。

他端杯子的手有些颤抖,喉结有规律的上下起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