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丑(3)
  • 心理医生与侦探
  • 豆豆的饲养员
  • 2008字
  • 2019-11-01 19:28:55

“混蛋!”刘杰猛的一拍桌子,众人都是一惊,还从来没人见过如此愤怒的刘杰。

刘杰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我马上跟市委宣传部汇报,让他们配合我们的网警,对所有涉及案件的消息全部删除,将案件的影响降到最低。

必要的话也可以寻求省委宣传部和省公安厅的帮助。我在此请求各位,务必尽快将这个凶手抓捕归案。”

众人全体起立:“是!”

会议结束后,梁峰给吴轩打了个电话,得知吴轩在办公室后,立刻驱车前往。

梁峰给吴轩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案情,吴轩的分析与专案组相差无几。

最后吴轩提出了一点新的建议:“凶手平时很少出门,不与他人接触,没有亲人和朋友。

凶手此前极度自卑,想通过杀人的方式来吸引人们的注意,他会关注所有和案件有关的信息。”

梁峰刚走没几分钟,孙梦就来到了吴轩的办公室。

吴轩说道:“你们这俩死党真是一刻都不让人消停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吴轩还是很乐意帮忙的。他招呼孙梦坐下,让助理给孙梦倒了杯水。

孙梦还是第一次到这来,她环顾四周,摸了摸屁股底下的真皮沙发,感叹道:“同样都是医生,咱俩的差别怎么这么大?

我对着死人,你对着活人;我动刀子,你动嘴皮子;你的收入却比我高那么多,凭什么?”

“行了别酸了,你不会就是跑来我这考察的吧?”

“好吧,说正事。”

听完孙梦讲述的任文斌的案子,吴轩说道:“任文斌是个骗子,长相丑陋、身无分文,为什么会遭到绑架和杀害?

原因只有一个,他骗了某个不该骗的人。

这个人先是抓住了任文斌,一番毒打虐待之后,发现要不回被骗钱物,一怒之下就杀了他,抛尸后伪装成小丑所为。

你们可以去查任文斌的银行账户,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凶手。”

孙梦说道:“你说你一个心理医生,为什么分析能力这么强?”

吴轩有点哭笑不得,不知孙梦到底是夸他还是骂他。

……

新城区分局调查了任文斌的几个银行账户,最终查到任文斌6个月前收到过一笔五万元的转账,他在两个月之内就把这笔钱花了个精光。

转给他这笔钱的,是一个叫张琛的富二代。而这个富二代家的工厂,就在建设路附近。

薛琳琳迅速带人来到这家工厂,很快就在一个仓库里找到了案发现场。

即使血迹早已被清洗干净,依旧逃不过多波段光源的检测。

四名嫌疑人也相继被捕,张琛是主使者,绑架、杀人、抛尸的三人是其社会上的朋友。

说来可笑,张琛被骗的套路在网上屡见不鲜。

2018年6月,任文斌在社交平台上注册了一个女性账号,不久,便在社交平台认识了张琛。

在与张琛的聊天中,任文斌将自己伪装成一名条件优越的单身女性,之后主动让张琛加自己的微信账号。

成为微信好友之后,张琛看到对方朋友圈内有多张靓丽的自拍生活照,便更加确信对方就是条件优越长相出众的女性,但实际上这些自拍美女照都是任文斌从网上下载的。

在微信聊天中,任文斌告诉张琛自己叫刘佳,父母均在公司上班,自己还曾在日本留过学等等。

通过微信聊天,两人越发“熟悉”起来,张琛在“刘佳”的嘘寒问暖和善解人意下彻底沦陷,两人逐渐建立了“恋人”关系。

确立关系不久,任文斌便多次以亲戚朋友借钱、母亲过生日和父母吵架等理由向张琛寻求帮助,通过微信转账先后骗取张琛人民币一万五千余元。

为得到张琛信任,任文斌还以刘佳表弟的名义与张琛接触。

2018年12月,“刘佳”告知张琛自己母亲病重住院,急需5万医药费,于是张琛毫不犹豫的将五万元人民币转入任文斌的银行账户。

任文斌本想从这个人傻钱多的富二代身上多骗一点,但是一次次的找理由拒绝见面,渐渐引起了张琛的怀疑,最后不得不“消失”。

张琛发现被骗,恼羞成怒,于是找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寻找任文斌的下落。

几个月的时间,花了比被骗还要多的钱,终于找到了任文斌的住址。

经过几天的跟踪,最终在人工湖绑走了任文斌。

经过两天的严刑拷打和非人般的虐待,最后痛下杀手。

……

梁峰回到专案组后,找了一张银寺市的地图,用红笔在上面标注了六起命案的位置,然后将六个点连成一个不规则六边形,有点像是键盘上的回车键。

根据圆周假设理论推测,凶手的居住地就在这片区域。

圆周假设理论,又称心理地图,就是一系列杀人案件中地理位置最远的两起案件连接的直线距离为直径,直线重点为圆心,一次形成的圆圈,犯罪人就居住在这个大圆周的中心地区。

虽然说受到城市构建中的民族性、差异性,街区的密集程度以及旅行习惯等因素的影响,这个结论并非百分百准确,但是梁峰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了。

可是这片区域几乎包含了银寺市的三分之一,凶手到底藏在哪里?

梁峰仔细回想凶手的特征,在地图上划下一个又一个红叉,尽量缩小范围。

凶手晚上出门行凶,戴着帽子手套,穿着雨靴,如此穿着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凶手并没有留下目击者,所以他不会住在必经夜市、酒吧等晚上也人员嘈杂的地方。

高档小区内都遍布监控和保安,也可以排除。

凶手一人独居,也不太可能住在学区房。

凶手内心孤僻,不爱与人接触,所以他不会轻易的更换住所,加上他长期生活在本市,一些近年来新建的小区也可以排除。

最后,只剩下了三个可疑的位置:和雅公寓、新华街和阳光小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