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者乐霖
  • 魔谣之末世调查
  • 半了散人
  • 2099字
  • 2019-07-07 11:51:53

“娃,可不敢再当低头党啦!”

乐霖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倒着的脸在面前,好大一张脸,遮蔽了整个天空,脸上都是褶子,每一道沟壑都绽放着莫名兴奋的光华,一张不断变换口型的嘴里满是黄牙,满是茶垢的烟熏牙中一条厚厚黄苔的舌头翻云覆雨着,不时有零星小雨落下。

挣扎着坐起来,都避开唾沫星子,乐霖抹了一把脸,头皮传了一阵疼痛,不过尚在可以忍耐的范围之内。乐霖摸摸发际线上方,有点血珠子,后脑勺没有破,但脑袋晕晕的,口腔里有血腥味。

“走吧,”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年男人扯了一把妻子,“看手机走路撞上树是不多见,但也不算稀奇。”

妻子看了一下已经坐起来的乐霖,似乎也意识到没有更多可看的了,嗯了一声,准备走,刚要抬脚,却又停下,好心的对乐霖说:“这位同学,你的手机摔坏了,你赶紧看一下,还能修不?你买没买碎屏险?要是没买可就不如换一部新手机了,换屏老贵了。”

丈夫有点儿不耐烦,拉着妻子就走,回去还得做饭呢。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了一眼五六米外的监控摄像头,放心大胆地将摔出去三四米远的手机帮乐霖捡了回来,递过去,问道:“要不要帮你叫妖二零救护车?”

乐霖拒绝道:“谢谢你,不用叫车了,我没事。”声音不大,但听在乐霖自己耳朵里却是非常古怪,因为那并不是乐霖自己的声音。乐霖再看自己的手,这是一算纤细苍白的手,没有老茧没有伤痕也没有力道,这不是他那双经过锻炼坚强有力而又稳定的手。乐霖是黑暗和空间双系的进化者,强项是黑暗瞬移和黑暗视觉,战斗能力先天较弱,所以他只能靠苦练。乐霖的枪法不错,那是靠练出来的,手上有练枪留下的老茧。但现在没了,一点儿都没有。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到空气中活跃在雾霾和细菌背后的隽永生命力,乐霖的眼泪滴答滴答地流了下来,自己终于离开了末日系,终于到了位面世界啦!穿越了!自己真的穿越啦!

年轻人看到坐在地上这位哭起来,吓了一跳,赶紧劝解道:“手机坏了就换新啦,反正你这款也已经老旧了,现在手机也不贵,同档次的现在也就七八百,不至于心痛成这样吧!”

老者瞪眼道:“别乱说,心疼钱不至于成这样,他肯定是疼得,还是赶紧叫救护车吧!”

“不用了,我没事儿的。”乐霖赶紧擦了一把眼泪,强自支撑着站了起来。有点儿头晕,还有点儿耳鸣,也不知道是撞树摔倒产生的脑震荡症状还是穿越后遗症,不过不算严重。环顾了一下四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有十二三个闲人围着自己看热闹。

年轻人认定乐霖是因为手机摔了才流泪的,固执而又热诚地建议道:“你试着开机看看,说不定还能用。屏幕碎了其实关系不大,将就着也能用。”

乐霖看了一眼手里黑屏了的手机,屏幕碎裂得不是很严重,下意识地按了开机键,音乐响起,手机顺利启动。

“你看,我就说了嘛。”年轻人似乎比乐霖还高兴,“我去年也是用的这一款手机,很结实的,摔了几次都没事儿,就是打游戏有点儿卡,今天给换掉了。以旧换新,才折算了八十块,太亏了。”他的神情却丝毫没有吃了大亏的意思,嘚瑟的感觉溢于言表。

老头虽然碰了乐霖一脸唾沫星子,但人还是很好的,帮乐霖拍打了一下后背的灰尘,关心的问:“你真没事儿?活动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乐霖没有违拗老人的好意,活动了一下身子,立刻感觉到这副皮囊很弱,是真的羸弱,但并没有感觉到那里不妥,反倒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晶核在脑海中缓慢的运转着。

穿越前,乐霖已经是六级初的进化者了,六级的青色晶核还在,但却不能直接将这个躯体进化到六级初,能量跟不上,还得慢慢来,不过有了这枚晶核,乐霖起码不用担心自己变成丧尸。想到丧尸,乐霖立刻想到自己的任务,送自己穿越到这个位面世界来,就是让自己辅助余哲调查清楚这个不是末世的位面世界为什么会爆发末世危机。丧尸病毒随时可能传播开来,乐霖明白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洋落市跟余哲汇合。毕竟余哲才是被选定的这个调查任务的执行人,自己只是自告奋勇来做帮手的。

周围看热闹的十二三个人散去了一半,还有五六个在一起议论,讲着各种低头党出的意外和闹的笑话。聊了十几分钟准备走开了,才突然返现撞树的这位还立在那儿发呆。

老头一拍大腿:“看,肯定脑子受伤了,还是得去医院。”

乐霖咧嘴苦笑了一下,这些人或多或少有些善良,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能挨过病毒这一关,一旦变成丧尸,以前再善良的人都会变成吃人的怪物。但是,乐霖知道自己帮不了他们,甚至不能提醒他们小心,就算提醒他们也不会相信的,经历过太多,乐霖已经不可能再去做无用功。

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锁屏画面,需要解锁,但问题是乐霖不知道密码。这个手机是自己的,但自己却已经不是自己了。乐霖是穿越者,他穿越过来的时候,碰巧这个人边走边看手机,撞树后摔倒,猝死。乐霖是借着他新鲜的尸体继续过自己的生命,这个人的记忆他并没有保留下来,仿佛是一台旧电脑被格式化后拷贝进了新的程序,原来的系统、应用、文件已经彻底被删除了,乐霖甚至不知道这个身体原来的姓名,不过这个不重要,他喜欢自己的名字——乐霖。

将没法用的手机揣起来,乐霖问帮自己捡回手机的年轻人:“这是哪里?”

“哈哈哈……”年轻人笑了,然后逗趣道,“你这话没问对,穿越后都是先问‘现在是哪一年’!而穿越起码也得跳个山崖什么的吧,撞树是不是太不玄幻了一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