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编造1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265字
  • 2019-08-06 01:46:17

只见一张白白的肥脸上,覆盖着一层油渍,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他那稀疏眉毛下的眼睛,极为浑浊,看起来十分贪婪。

公孙飞一看这个巫师心术不正,对占卜没有半点真诚之心。

看这形势,我公孙飞今天就要离开白家了。

进入大堂后,这位身材肥胖油脸巫师,身着华丽的锦服,拱手环视大堂所有人,自我介绍一番,他是巫师,在这个行业自从…。

白家五位族员一听,这正是咸阳城有名的巫师,于是,有的族员对油脸巫师拱手一礼,表示尊敬。

油脸巫师自我介绍完毕后,就直奔主题,面朝岳丈白虎,刻意装出尊敬的样子,但看起来很假,带有很重的鼻音说道:

“闻询白家白老爷长病未愈,今日特此来到白家,为白老爷解除疾病,还白老爷一个健康之身。”

岳丈白虎板着脸,冷冷地哼的一声,厌恶道:“哼,咸阳城最好的医生都没有医治好我,你一个巫师能治好我的病?真是怪哉!”

油脸巫师似笑非笑道:“白老爷,你就是请遍了咸阳城最好的名医都没有治好,那就可以证明不是疾病了,肯定是其它的原因,”

岳丈白虎就不想扯淡下去,淡淡道:“巫师,你还是请回吧,生老病死是正常也,我白虎不信这个。”

岳丈白虎说完后,就向旁边的白婉儿缓缓道:“婉儿,你叫管家多给一些钱,让这位巫师赶紧离开。”

岳丈白虎本来不让五位族员难堪,准备随便应付几下,就打发巫师走人。但岳丈白虎从这个油脸巫师说话语气,看出这个油脸巫师不是一个好东西,搬弄是非之小人。

面对岳丈白虎直接驱逐,油脸巫师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朝白彪看去。

白彪立即声嘶力竭吼道:

“大哥,你不能这样自私啊,现在咸阳城最有名的巫师免费占卜,大哥为何不试试呢,说不定就是这样的原因,”

接着,白彪那张肥黑大脸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十分激动说着,大步走向五位族员,怂恿他们表态:

“白家兄弟们,我大哥现在病危了,要是大哥就这样突然走了,白家的产业该怎么办?白家要是垮了该怎么办?”

白彪就是把岳丈白虎的病情与白家所有人利益挂在一起,并危言耸听表示如果没有岳丈白虎,白家很危险,随时破产。

五位族员低头思考着,一时也不好发表意见。

白彪急了,就依次直接双手按住5位族员的手臂,用力地摇动着,激动道:难道你们,就这样看着我大哥离开吗?

你们说话啊,咋们不能见死不救大哥啊,

要是我大哥就这样离开了,白家的产业就有可能垮了,三代基业就这样没有了。

五位族员本来是有信心,就算岳丈白虎离开人世,他们有能力扶持白婉儿掌管白家家业,让白家产业继续扩大…

可面对白彪危言耸听,五位族员不得不再思考下,开始怀疑他们的能力,当岳丈白虎离去后,白婉儿有没有担当白家的能力,假如白家真的破产了,是如何解救?就算能解救,说不定那时也是自损八百。

五位族员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而现在巫师就在眼前,占卦一下,岳丈白虎的病危是不是和上门女婿有关,如果真是,岳丈白虎立即恢复健康,这个就是好事!

于是,五位族员就纷纷劝说道:

“虎哥,你突然病倒,有些事还没有来及交代白婉儿,恐怕不好吧…”

“是啊,要是白家的产业因为虎哥的离去,就这样完了该怎么办?”

“虎哥,现在医生没有医好,就看看是不是其它问题?”

“是啊,虎哥,婉儿还年轻,需要照顾,白家的产业更不能离不开你。”

“虎哥,你就听听这位巫师的占卦吧!”

面对白彪一派胡言,怂恿着五位族员,岳丈白虎很气愤,恨不得站起来,冲过去打白彪两巴掌,

但岳丈白虎现在气得根本无法站立只能瞪大眼睛,指着白彪,怒吼道:“阿彪,你给我闭嘴,你给我闭嘴!”

而白彪根本不理会岳丈白虎,知道岳丈白虎身体都无法站立,如同废人,白彪就越说越有劲…

公孙飞在一旁,心说岳丈白虎迟早被白彪气死,必须让岳丈白虎冷静。

于是,公孙飞在岳丈白虎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轻拍着后背…

岳丈白虎喘着粗气,正在努力地冷静下来。

岳丈白虎重重地呼吸,一字一句说道:“既然阿彪有如此兄弟情义之心,请巫师为我治病,那老夫倒是要看看,老夫与我贤婿是如何相克!”

油脸巫师一脸轻浮笑着,惊叹道:“哎呀,白老爷有这么一位好弟弟,这位弟弟为了白老爷的病情,不惜得罪人…,此举真是令足下感动啊!”

岳丈白虎终于冷静下来,声音虚弱道:“是吗?要看这位好弟弟所请巫师,是如何医治我的病。”

油脸巫师眼中闪过一丝阴冷,说道:“那么先占卜白老爷的名字,和这位入赘女婿名字,看否字有相克。”

公孙飞和岳丈白虎分别说出各自的名字。

油脸巫师听此,闭眼掐指一算,过了半刻,突然,一脸惊恐睁开眼睛,惊叫道:“不好了,白老爷与这位入赘女婿字里犯冲,此乃大忌!”

白彪立即跳到油脸巫师面前,惊问道:“巫师,这名字有何大忌?”

五位族员也立即围上来,急问道:

“巫师,这名字有什么问题?”

“巫师,你挂算什么大忌?”

“巫师,字卦有何大忌?”

油脸巫师大声说道:“白老爷的名字白虎,这位上门女婿名字叫公孙飞。”

“从字来看,虎与飞,是对立的,”

“虎乃林中之王,就如同白老爷在商业的地位,赫赫有名,天下巨贾。”

“而飞字,要想飞,一般是鸟类和龙,还有…”

油脸巫师说到此时突然停顿了,那表情好像是意识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然后,又掐算手指,装模作样在计算着什么,走向白彪急问道:“白二老爷,请问,这女婿入赘白家多长时间?”

白彪连忙说道:“巫师,这个家伙入赘白家有50日,我大哥在这家伙入赘第6天就外出南方楚国,二十日后,就返回咸阳,然后就病了…”

没等白彪说完,只见油脸巫师眉头紧锁,慌慌张张地大步朝向屋外走去,

油脸巫师在庭院走动着,时而抬头观天,时而掐指手算,

五位族员立即跟上来,走出大堂外,被油脸巫师的一惊一乍的举动所吸引。

不到半刻时间,油脸巫师立即回到大堂,大步走到公孙飞和岳丈白虎面前,大声急说道:“我要你们的八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