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说服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91字
  • 2019-09-04 04:51:17

岳丈白虎从人生历练中,看准公孙飞的品行,为人本分憨厚,性格沉稳,又忠心,认为白婉儿有公孙飞这样夫君,是婉儿的大幸。

而且只要白婉儿将来在背后支持和点拨,公孙飞将来必成大器,白家必定兴旺。

虽说公孙飞来自于21世纪,但也是公孙飞的性格,

当然,岳丈白虎是不知公孙飞穿越来自21世纪,就能认定公孙飞是可信之人,也是可培训大才之人,岳丈可谓慧眼独具。

可见,在岳丈白虎眼里,品格是放在第一位,能力就放在末尾。

白婉儿很明显非常矛盾,一时难以接受,为什么父亲把老实木讷,看成优点呢,这让白婉儿难以理解。

不过,白婉儿还是言不由衷在岳丈白虎面前说知道了。

岳丈白虎除了要求白婉儿以后,在家在外都以公孙飞为中心,维护公孙飞作为男人的尊严,还要尽职做好贤妻娘母的角色,这是岳丈白虎再次强调的。

因为岳丈白虎作为一个男性,始终认为白婉儿强势的性格,对白婉儿自己,对白家的后代,都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岳丈白虎认为白婉儿强势的性格,会影响白家后代的性格,担心白家后代男子的性格会软弱。

毕竟在古代,家族的男子是继承和掌管家产的第一选择。

而白婉儿性格如同岳丈白虎年轻时一样,刚毅,非常强势,立志于白家的大业。

白婉儿的性格是和岳丈白虎有关,

在白婉儿8岁时,白婉儿的母亲就过世了,

岳丈白虎为了白家的延续,就准备再次娶妻,

这让白婉儿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变得自卑,是女儿身不能继承家产…

岳丈白虎注意到白婉儿性格的变化,决定暂时不打算娶妻,就把白婉儿带在身边,让白婉儿接触白氏产业。

虽说岳丈白虎极力克制没有儿子的苦恼,白家这么大的产业,没有儿子继承,那怎么可行。

但白婉儿知道岳丈白虎的心思,于是,白婉儿的性格和举止,活像岳丈年轻时模样,

这让岳丈白虎就有意开始培养白婉儿,打算着让白婉儿继承家产。

在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思维开阔,女子继承家族产业,不会太受到世俗的异样眼光。

然而,岳丈白虎没有儿子,这让白彪父子两人非常高兴,认为将来白家的产业,都是他们父子两人继承。

于是,白彪父子两人无所事事,花天酒地,失去了上进奋斗之心,做白日梦幻想着将来会继承一大笔财产。

当公孙飞入赘白家,白彪父子两人就如同从美梦惊醒一样,继承白家财产的美梦彻底打破。

所以,白彪父子两人十分仇恨公孙飞,把公孙飞认定眼中刺,整日想着如何赶走公孙飞。

特别是那一百两黄金的聘礼,更让白彪对公孙飞的憎恨,

白彪曾向岳丈白虎借10两黄金,岳丈白虎当场拒绝,白彪父子两人整天游手好闲,挥霍无度,今天10两黄金,明天就是20两黄金…

当岳丈白虎一出手就是100两黄金聘礼给公孙飞家族时,白彪极度嫉妒和愤怒,就把这种愤怒加到公孙飞的身上。

岳丈白虎说完后,又是一阵咳嗽,待气定后,又说出心中另外一件所担心的事,于是,就把目光朝向公孙飞,严肃问道:“贤婿,你在白家,有没有想过改名换姓?”

公孙飞一听,明白了岳丈白虎为什么对自己说起白家族史的原因了。

岳丈白虎就是告诉公孙飞,白家是王公大族的后代,改名换姓到白家,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

公孙飞内心感叹,岳丈白虎可谓用心良苦啊,为了延续白家,为了让公孙飞和白婉儿成为真正的夫妻,当面指出白婉儿的不足??

现在为了让公孙飞融入白家,就直接说出公孙飞以后在白家不得不面对问题。

当然,岳丈白虎这么急就直接当面讲出来,是趁他现在还清醒,能说出解决之道,此时不说,恐怕也就来不及了。

对于入赘白家,以后还需要改名换姓,这让公孙飞心中有很多顾虑,

公孙飞作为公孙家族的长子,要是改名换姓了,那就彻底从公孙家族的族谱移除了,就再也没有任何关联…

这对公孙飞来说,内心很难接受,

入赘到白家,公孙飞能坦然接受,但是要把姓名改到白家,内心就会泛起如同一种说不出的抗拒,感觉那是一种侮辱。

岳丈白虎这么早说出,公孙飞知道岳丈白虎的好意,无非就是让公孙飞早点融入白家,能减少他人嘲讽和欺压。

这样的话,公孙飞改名为白氏,就真正是白家的人,受到白族的保护。

就在公孙飞思考之时,就想起了历史中的记载,秦国秦孝公和商鞅强强联合,造就秦国变法成功。

而这成功的因素,除了秦孝公和商鞅目标一致,要让秦国变得强大,成为强国,逐步完成统一东方六国的霸业。

另外,就是建立在商君与赢姓王族联姻,让秦孝公更加支持商君,认为商君也是赢氏王族的一子,

而根据历史记载,当秦孝公病危,就主动禅让给商君,但商君拒绝了。

最后,当今秦王(秦惠文王)利用大世族甘龙、杜挚对商君的反对,把商君除掉了。

当然,假设一下,如果商君改氏为赢,

那么…

面对公孙飞沉默,岳丈白虎知道公孙飞的内心抗拒,安慰说道:“贤婿啊,你入赘白家,现在考虑改名换姓的问题,为时过早,但你要记住岳父的一句话,适时应变,以变应对万变。”

公孙飞理解岳丈白虎所说的意思,面对危机时刻,改名也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公孙飞顿了顿情绪,拱手说道:“岳丈所说,小婿铭记在心。”

岳丈白虎微微点头,放下心中的不安。

这时,白彪父子匆忙跑进来,告知白家族员都来了,正在大堂等候。

岳丈白虎让白彪父子两人出去,也让他们去大堂等着。

岳丈白虎说道:“贤婿,你也和我一起去,认识下我白家的族人。”

不过,白彪父子两人一脸得意,阴冷的笑着,瞪着公孙飞,让公孙飞心中一沉。

看来,这白彪父子两人又要耍花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