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白婉芳的压力2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21字
  • 2019-09-16 03:22:28

现在,白婉儿和女仆阿宁在白家的位置如同陌生人一样,根本没有人理,先别说吃饭没有人通知,

就连在白氏大宅碰见后,仆人们也是低头不语,视而不见,主仆之间基本的礼仪也完全没有了…

那么,这不能怪仆人,很明显这是白婉芳给仆人们的压力,是要孤立白婉儿。

如果要形容白婉儿这样的境遇,就好比在21世纪,你明明是这一家公司的老板,创建这家公司,应当是主导公司一切,然而,现实是你在公司的位置如同空气一般存在,所有人对你视而不见,说的话没有人理会,就连会议也不通知你…,

可想而知白婉儿这种遭遇…

白婉儿不光在白家受到集体的排挤,现在就连白婉儿的一般生活开支,也要经过白婉芳同意。

并且白婉芳还要明确检查白婉儿的房间,是否有值钱的财货,

另外,白婉儿进进出出所带的包裹也有要过白婉芳的检查,特别是白婉芳所带来两名绿衣女仆,对待白婉儿的态度极其嚣张…

本来白婉芳现在已经掌管了白家的家产,并且白家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要经过她同意,

现在又要切断白婉儿的一切有可疑经济来源,这实在是太凶狠了。

对于白婉芳这般排挤,白婉儿也不在乎,因为白婉儿在乎的是如何营救她父亲白虎,

这才是白婉儿心中所着急的事情,

甚至白婉儿打算顺着岳丈白虎去往韩国宜阳的路线,独自前往韩国宜阳,或者去往楚国,去救岳丈白虎…

那时,被仆人阿宁和大管家拦住了,劝告白婉儿不要着急,姑爷公孙飞会有办法的…

同时,白婉儿也试着向她姐姐白婉芳求情,表示放弃一切白家家产,只要父亲安全回来就好。

白婉芳根本不理会白婉儿,因为在白婉芳眼里,白婉儿手中已经没有谈判的筹码,这白氏家产继承权本来现在快要成为她的。

现在白婉儿根本没有资格说出她要放弃白家的继承权,已经由不得白婉儿了。

公孙飞本来明确告知白婉儿,岳丈白虎被楚国公子子兰绑走,问题不是出在子兰,也不是你的姐姐和二叔白彪,

而是秦国王室公子赢壮,是公子壮想吞掉白氏家产。

而你姐姐和二叔白彪只是一个代理人而已,找他们是没有用的…

白婉儿知道自己太急了,没有听从公孙飞,可是总是一下子让岳丈白虎安全回家…

就这样,白婉芳和白彪很快就掌握了白家的家产,以及所有人都听从于白婉芳和白彪,

心中自然十分大喜。

同时,白婉芳以为公孙飞沉默不说话,是怕了,是无计可施了!

所以,白婉芳和白彪,这叔侄女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嚣张,开始正式进入第二步,

驱逐公孙飞离开白家。

白婉芳和白彪认为,只有把公孙飞从白家驱逐出去,他们才安稳地掌控白家。

就在这一天,白婉芳把白家的五位长辈和白彪叫到三进的大堂,同时,还有公孙飞和白婉儿,商量着事情,并且白婉芳以长女的身份坐在岳丈白虎的位置,

待各位坐在座席后,

白婉芳稍微整理下大红的锦服,那一张妖媚的脸蛋,硬生生地挤出一点担忧之色,摇头叹道:

“五位叔叔和二叔,不瞒你们说,我作为白家的长女,到现在还没有救出我父亲,此刻感到十分愧疚!”

白彪立即说道:“哎呀,侄女,你就别太自责了,我相信我大哥,你父亲只要你尽力而为,也不会怪罪你的,”

白婉芳那双浑浊的眼球,却渗出眼泪,哭泣道:“有二叔这番话,侄女做事也就安心了,”

白婉芳说完后,从衣袖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丝巾,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再抬头朝向白彪继续说道:

“侄女拜托二叔解救我父亲之事,现在是有什么头绪吗?”

嗯…。白彪故作犹豫,向坐在一旁的公孙飞偷瞄去,支支吾吾地说道。

见白彪说话这样不利索,吞吞吐吐,白家五位长辈却急了,纷纷地大声问道:

“阿彪,有什么话直说,现在有没有想到虎哥的解救办法!”

“阿彪,这都五日了,解救虎哥之事,现在怎么样了!”

“是啊,阿彪,现在解救虎哥是到那一步啊!”

白婉芳擦干眼睛的泪水后,把白色的丝巾又重新放入她的衣袖口袋,问道:

二叔,事关我父亲的性命安危,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白彪咳嗽一番,用手摸摸额头,掩饰道:

“不瞒各位白家兄弟,我白彪暗中与黑家交涉,他们的要求就是,只要公孙飞从白家离开,他们就可以放走我们的大哥!”

听此,白家五位长辈面露矛盾之色,因为他们知道驱赶公孙飞的利弊,

公孙飞背后是羋王妃和魏冉。

见白家五位长辈还在犹豫,白彪就激将道:

“五位兄弟,我白彪还是那一句话,你们是要公孙飞离开白家,还是要白婉芳的父亲回来,这其中的利弊,白家兄弟们,不由我白彪说,你们都知道如何选择!”

白彪此言,让白家五位长辈沉默不语,不知如何是好…

白婉儿起身离开座席,面朝白家五位长辈,肃然道:

“五位叔叔,侄女白婉儿想说的是,即使我夫君公孙飞从白家离开,我父亲也不会安全回来,这与公孙飞没有任何关联!”

白婉儿所言如同踩了白彪的尾巴一样,白彪突然从座席上跳起来,怒不可斥:

“婉儿,你为什么老是怀疑二叔说的话?二叔我费了很多的时间,才从黑家打听到得!”

白婉芳则是阴沉着脸,看向白婉儿,说话声音低沉而有力:

“白婉儿,不容许你质疑你二叔的好意,请二叔继续说出与黑家的谈话!”

白婉儿气得说不出话!

白彪的嘴角泛出得意的一笑,激昂道:

“白家兄弟们,黑家人明确告知我白彪,只要公孙飞离开白家,就马上就放婉芳的父亲!”

就在白婉儿准备反驮她二叔白彪,就算公孙飞离开了白家,他们也不会放走岳丈白虎,一旦放走岳丈白虎回秦国,那么,他们如何控制白家的产业。

白彪说了一句话,让在场的人有所惊讶,

当然,除了公孙飞,是非常淡定,一定都不感到惊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