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白婉芳的压力1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27字
  • 2019-09-16 00:02:53

公孙飞说出岳丈白虎在韩国宜阳被楚国公子子兰绑走,其背后更深层的原因后,白婉儿听后,一脸的惊讶…

不过,在白婉儿短暂惊讶的同时,脸上随即浮现了恐惧,让白婉儿感到恐惧的是白家庞大的家产,竟然早已是公子壮看上的猎物,快要成为公子壮的囊中之物,

这一切,白婉儿却完全浑然不知,感到毛骨悚然。

而白婉儿的恐惧除了这白家家产,恐落入公子壮之手,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父亲的安危,被楚国公子子兰绑走后,至今生死未明…

“公孙飞,这该怎么办啊!”白婉儿恐惧得已经哭出来了,显得特别无助看着公孙飞。

公孙飞微笑着,自信道:“白婉儿,你父亲会没事,我公孙飞会救出父亲的。”

接着公孙飞有依有据地说出原因,让白婉儿安心,

虽岳丈白虎的性命,现在是掌握在公子壮的手中,且公子壮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但是目前他们不敢对岳丈白虎如何。

要知道公子壮为何不敢在秦国咸阳绑走你父亲,而是在韩国宜阳,就是因为公子壮知道我公孙飞背后有羋王妃,魏冉,而这两人暂时公子壮畏惧的。所以公子壮才暗中让楚国公子子兰在韩国宜阳绑走,这样一来遮人耳目,不会怀疑公子壮所为…

另外,现在公子壮和楚国子兰等的是你姐姐白婉芳和你二叔彻底掌管白家家产后,才敢有这样的心思…

当然,即使公子壮有这样的心思,我公孙飞也让公子壮,不敢对你父亲有任何杀掉之心…

白婉儿听完后,连忙擦干眼泪,点头,表示相信公孙飞说的话。

因为公子壮是知道公孙飞的厉害,打趴了公子壮的家丁,如果贸然杀掉岳丈白虎,那就基本上直接摊牌了,而公孙飞绝对不会就此放过公子壮的。

所以,岳丈白虎是安全的。

另外,公子壮是为了偷窥秦王之位,才有意控制白家产业,白氏制铁,

而秦国没有铁矿,所以公子壮为了装备士兵,制作铁甲,才对白家制铁垂涎三尺。

不过,公孙飞没有对白婉儿说出公子壮有谋反秦王之心…,觉得没有必要!

接下来,公孙飞告知白婉儿,什么事不要担心,一切由我公孙飞应对,不要急也不要慌…

白婉儿这才放下心中的恐惧,安心去休息了。

公孙飞一个人端坐在长案前,拿起陶壶,朝陶碗倒上一碗茶,然后,端起陶碗,一口喝掉陶碗的茶水,舌尖开始有苦涩味道,接着嘴里有一股茶的回甘,十分醇香,让公孙飞的思绪特别集中,也特别的清晰冷静。

公孙飞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茶碗,是考虑着如何营救岳丈白虎,用哪一种方法比较好。

是直接去找公子壮,与他做一笔交易,用个人的一己之力帮助他当选秦王?然而,这一个念头只是在公孙飞大脑一闪而过,没有半点犹豫,就直接否决了。

还是去楚国找到羋原,去当他的侍从或者门客,帮他除掉公子子兰,重整在楚国庙堂的威望,让楚国变得更加强大。

公孙飞思考一番,觉得这样也行,但不是最佳…

就在公孙飞坐在座席上,认真思考着,庭院里白杨林,在一阵晚风中,发出哗哗哗的声音…。

这打断了公孙飞的思绪后,公孙飞立即起身,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一阵深秋的晚风迎面扑来,突然让公孙飞的思维开阔…

公孙飞在心中大笑三声,哈哈哈…,我是21世纪现代人,自带先知先觉,你一个公子壮所做所为,在我公孙飞眼里就是透明的…

你公子壮,区区一个公子!我公孙飞怕你个甚!

此时,公孙飞胸有成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对公孙飞来说,现在只待合适的时机…

于是,公孙飞关上房门,吹灯休息了…。

第二天清早,公孙飞正在书房身体锻炼以及练习武艺时,突然,只听见房门外仆人的吵闹声,公孙飞整理好长袍大衣,大步走到房门前,推开房门,见白婉芳穿着一身大红的锦服,站在走廊上,吆喝着仆人们,

仆人们正收拾着四进的正屋的物品。

在战国时期的五进大宅一般都是这样分布:一进是用来会客的地方,二进是用于家主居住的地方,三进一般是家主子女住的地方,四进和五进都是仆人居住的地方。

而白氏大宅的一进是会客的,二进是用于岳丈白虎办公地方,三进是用于白虎居住的地方。四进就是白婉芳和白婉儿的居住的地方,五进是仆人居住的地方。

而白氏大宅四进的大堂左右各有三扇房门的正屋,之前白婉芳住在左边当然正屋,白婉儿住在右边的正屋。

后来,白婉转远嫁在韩国新郑后,这左边的正屋就腾出来了,白婉儿就把白家商社的用竹简做的账本,以及各种材料,放在左边的正屋…

而今天,白婉芳就命令仆人把正屋里账本以及各种材料统统搬走,移到四进的厢房…

那么,这就代表了白婉芳正是以白家的长女回归白氏。

因为白婉芳已经外嫁了,当住到娘家,理应住的是厢房。

而白婉芳光明正大搬进四进的正屋,就正式宣告她以白家长女自居。

紧接着,白婉芳叫来她二叔白彪,镇坐在二进的大堂,盘算着白家商社的家产,到底有多少,

以及命令大管家,把位于咸阳城的商铺和作坊的管家,统统都叫过来,

并告知,以后什么工作都向白婉芳和白彪汇报。

这可是完全不把白婉儿当成白家的主人,是要完全取代白婉儿的地位!

不光如此,现在就连白家吃饭的时间也改了,如果稍微晚一点,白婉儿连饭也没有吃的,于是白婉儿经常去白氏酒肆吃饭。

甚至,就算到来了开饭的时间,或者白婉儿忘记了吃饭时间,白家的仆人也不敢不听从白婉芳的命令,就不敢提醒白婉儿…

面对白婉芳咄咄逼人的压制,态度极其嚣张,公孙飞是很从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