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家族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98字
  • 2019-07-29 04:47:26

岳丈白虎躺靠在床榻上,气色虚弱,但一说到白家族史,那双深凹陷下去的眼睛,顿时变得犀利起来,显示对身为白氏,而感到荣耀,公孙飞和白婉儿坐在床榻边,认真听着岳丈白虎缓慢地说话。

此时,在岳丈白虎房间里,只有三人,而岳丈白虎主动说起白家的族史,是对公孙飞的认可,也是在交代后事。

岳丈白虎家是秦国公族白氏的后代,也就是历史记载的秦国孟西白三大族,老家郿邑。

而岳丈白虎家自秦孝公任用商君进行变法,就彻底沦为普通平民之族,不再享受世族的礼遇。

岳丈白虎的祖父在秦孝公五年,也就是商鞅变法第三年,来到老都城栎阳,开了一间布行,转为一名商人。

随着秦国的强大,平民的富裕,岳丈白虎的祖父生意越做越大,接着开起了染坊,自产自销一体。

到了岳丈白虎的父亲这一代,又做起木材的生意,在巴蜀和楚国购买了大量的林地。

然后,到了岳丈白虎这代,岳丈就认为铁可以替代铜,制铁大有前途,于是,就开了一间制铁作坊。

经过白氏三代人近50年努力劳作,到了岳丈白虎这一代,终于成为秦国巨贾,白家拥有布匹,木材,制铁三大产业,业务遍布战国七雄。

虽岳丈白虎说起白家的发家史,成为当代商贾,但脸上表情很平淡,丝毫没有拥有巨多的财富而兴奋和自豪。

不过,当岳丈白虎再此提到身份,身为秦武公嫡长子公子白的后代,竟然远离秦国庙堂,不能为秦国国政出谋划策…

岳丈白虎说到此处,枯黄的脸上略显遗憾,近三百年来,公子白的后代没有出现大才之人,能在秦国庙堂上运筹帷幄…

听到岳丈白虎心中遗憾,公孙飞就想起历史记载中的白起,就问道:“岳丈,可知白氏大族,有名年轻人叫白起?”

岳丈白虎欣慰道:白起是有志向年轻人,将来一定是白氏大族的荣耀。岳丈白虎说完后,就对公孙飞突然说出白起而感到好奇:贤婿,你怎么知道年轻人白起?

公孙飞肯定不能说自己是从21世纪穿越而来,白起可是战国一代战神,封为武安君。

当然,就算说了,岳丈白虎也不会相信。

公孙飞摸摸额头,掩饰说道:“岳丈,我是听别人说得,说白起现在参军,为白氏大族正名。”

“是吗?”岳丈白虎微笑起来,又咳嗽几下,声音嘶哑道:“白起的名字,是我白族的族长所取,就是像卫国吴起一样,出将入师,既能带兵,又能统领国政,一代国师,发扬我白族,为我大秦完成统一的霸业。”

公孙飞没有回答,只是想起历史中记载,白起是战神,在军事上完全可以比肩吴起,但白起没有统领国政能力,在这一点与吴起有很大距离。

不过,公孙飞很想说出自己是来自于21世纪,完全可以为白氏大族正名,成为秦国国师,既能带兵打仗,又能统领国政。

但公孙飞没有说,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岳丈白虎说完后,又开始咳嗽起来,变得剧烈起来。白婉儿赶紧起身,朝案几走去,把刚熬好的草药,从陶罐里倒出,白婉儿双手端起陶碗,坐到岳丈白虎床榻边,让岳丈白虎喝下,止住咳嗽。

岳丈白虎无力地挥手,表示再也不想喝这草药,痛苦道:“婉儿,为父的命活不了多久,再喝这些草药已经无用了,为父的身体也受不了这草药的副作用…”

白婉儿泪流满面,见岳丈白虎现在已经决定放弃了治疗。

岳丈白虎要白婉儿不要哭,表示有事情要说,

岳丈白虎挪动了身子,示意要坐立起来,白婉儿赶紧拿来厚厚又柔软的座垫,放在岳丈的后背…

岳丈白虎端正身子,喘气地说道:“婉儿,有些话一直埋在心里,说出来你可能不喜欢听,可现在不说,为父恐怕就来不及了。

白婉儿擦干眼泪,坚毅地说:父亲,女儿会听的。

岳丈白虎缓缓说道:现在为父要说,以你的能力,是掌管不了我白家庞大的产业。”

白婉儿坐在座席上,问道:“父亲,你不相信女儿的能力吗?”

岳丈白虎低头深叹一口气,重重地摇头,再抬头把目光转向公孙飞,然后,又看向白婉儿,嘶哑道:“婉儿,你始终是一名女儿身,且商场如战场,你一个女儿身怎能担当如此重任,为父担心啊。”

白婉儿撅起嘴,不服输正色道:“父亲,我虽为女儿之身,但我也像父亲一样刚毅,有能力把我白家的家业继续做大。”

面对岳丈白虎的质疑,白婉儿的态度非常坚持,她能担当白家,能做强白家产业。

于是,岳丈白虎说话不再直接,而是以另外方式说出心中担忧。

岳丈无奈地说道:“婉儿,你要知道为父把你留在身边,是我白家不能断后啊。”

白婉儿一脸通红,不知该说什么。

岳丈白虎的意思是担心白婉儿把心思放到白家的产业上,而忽略了家庭,以及白家后代延续。

岳丈白虎的目光带着慈祥看向白婉儿,缓缓说道:“婉儿,为父时日不多了,以后你要靠自己了…,

现在为父指点你,对白家家业适时放手,让你夫君公孙飞慢慢接手…

而你现在多多教导下你夫君公孙飞,让他熟悉白家的产业,日后作为你助手,打理白家,将来,你把家族产业交给你夫君公孙飞管理,而你退后,担当相夫教子,贤妻良母的角色,兴旺我白家。”

白婉儿非常惊讶,父亲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不可思议的观点,将来让出白家主导地位,还要指导公孙飞,让公孙飞掌管白家,这让白婉儿心里难受。

白婉儿不情愿地看了一眼公孙飞,怎么看,也不觉得公孙飞是大才之人,样子看起来傻乎乎,一点都不精明,但为了不让岳丈白虎担心,只是点头表示知道。

公孙飞有些惊讶,岳丈怎么认定自己有能力能掌管白氏家业,而且自己是外来姓,岳丈怎么这样信任自己。

岳丈白虎见公孙飞和白婉儿两人有疑问,就主动解释道:“贤婿,婉儿,我白虎的岁数五十有三,打小就跟着婉儿的祖父,学习经商,从中见识很多人,也经历过很多事…”

“所以,我白虎悟出了很多道理,也练就了识人的眼力,”

“白婉儿,为父没有看错人,公孙飞是你值得托付之人,也是我白家兴盛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