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不友善的态度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338字
  • 2019-09-13 04:40:38

见白婉芳这样自私自利的的态度,阻止公孙飞营救岳丈白虎,所以,公孙飞暂时没有说出如何营救岳丈白虎的策略,

接着,白婉芳完全是一副白家长女的姿态,严重干涉娘家的事物。

这是完全没有把白婉儿放在眼里,打压白婉儿。

在战国时期,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已经脱离了娘家家族的关系了,基本上娘家利益和继承与白婉芳没有任何关联。

白婉儿作为白家的次女,留在白家,担当白家兴盛和传承的责任,当岳丈白虎被楚国子兰绑走,白婉儿作为一家之主,应当担当责任,想办法营救岳丈白虎。

白婉芳已经外嫁了,应当去协助白婉儿,而不是赤裸裸地排挤白婉儿在白家的地位。

很明显,白婉芳这次回到娘家,是要顶替白婉儿的位置,

同时,和白彪联手,要驱赶公孙飞和白婉儿。

这看起来对公孙飞很不利,

因为岳丈白虎被楚国子兰绑走,又下落不明,而白彪背后有公子壮支撑,再加上白婉儿姐姐,白婉芳突然回到家中…

这一切都看起来,形势很危机,白家的产业很有可能落入公子壮手中。

虽然说,公孙飞离开白家,对公孙飞的生活是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不能不管白婉儿和岳丈白虎。

公孙飞很冷静…

这时,一直垂首弯腰站在大堂门角落,沉默不出声的大管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面朝白婉儿提醒道:“二小姐,该去染布坊和织布坊了…。”

闻言,白婉芳很警觉,就立即走到大管家面前,厉声询问道:“大管家,染布坊和织布坊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要二小姐去?”

大管家没有回答,而是非常在意看了看白婉儿脸色,正一脸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因为大管家认为白婉芳已经外嫁了,现在插手娘家之事,身份不太合适。

这时,白彪起身离开座席,走到白婉芳面前,准备说出白婉儿去作坊的原因。

不过,白婉芳立即伸手制止白彪说出,而是强迫让大管家说出来。

于是,白婉芳拿出一副女强人的气势,双手插在细腰上,说道:“大管家,现在我父亲不在家里,白家由我这个长女做主,”

“你快说,这作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要二小姐去?”

“如大管家,还不说清楚,小心我把你赶出白家!到时候,别怪我无情!”

白婉芳边威胁说着,边用阴冷的眼神直视大管家,那意思就是这不是开玩笑的…

大管家吓得立即道歉,表示不是有意不说…

白婉儿见此,站出来指责她姐姐白婉芳不要太过分…,

白婉芳瞪大眼睛警告着白婉儿,那意思就是白婉芳她什么事能做出来,说不定马上让大管家滚蛋…

迫于无奈,白婉儿就亲自说出来,作坊的工人担心岳丈白虎绑架后,白家的商社回倒闭破产,所以,工人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白婉儿给一个说法而已,使工人们安心干活。

白婉芳细眉一皱,怒道:“这些人简直吃了豹子胆,竟然质疑我们白家的实力。”

白彪在一旁骂道:“是啊,这些工人不好干活,竟然趁你父亲不在,准备消极不干活…”

“二叔,走,马上去教训这些工人,看谁还不干活…。”白婉芳一脸愤怒的叫嚣着,

然后,白婉芳挺着熬人的身材,以长女的身份就命令大管家带路,乘着马车前往咸阳城手工作坊区,白氏布匹产业。

而白婉儿无奈,只好由着她姐姐白婉芳…。

白氏家族的布匹产业,坐落在手工作坊区,建筑面积很大,作坊的房间是用夯土制成的墙,用木材构制架构,用青瓦盖屋顶。

里面的工人大约有一千名,按照战国时期作坊的规模,已经是很大的商社了,

白氏家族的布匹产业分为两个作坊一个织布坊,另一个就是染布坊。

春秋战国时,贵族的衣着一般是用丝绸制作的锦服,平头百姓只能穿麻布做的衣服了。

因为在战国时期,棉花还没有传入华夏国。

棉花最开始是在南北朝时期传入华夏国,在宋末元初,棉花才大量传入华夏内地;在明朝初期的时候,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棉花。

战国时期的平民百姓所穿的布衣,是取自于植物纤维原料,例如麻、苎麻和葛等等,然后,用沤麻(浸渍脱胶)和煮葛(热溶脱胶)技术,制成成品布衣。

贵族所穿的华丽锦服,基本就是用丝绸所制造,而丝绸的原材料就是用蚕,吐出丝后…经过一系列的加工,再用踏板织机,匠人、刺绣缝纫工、织丝绸工等等,制成成品的丝绸面料。

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出现了许多专司染色的染坊,发现了多种植物染料,其中以蓝草的用途最为广泛。当时人们大量种植蓝草,并用蓼蓝制成靛蓝,经过发酵后,用来染色纺织物。

此时,作坊两位管家见白婉儿过来了,一脸兴奋,连忙呼喊着作坊工人:“小姐来了,小姐来了,”

于是,作坊工人立即停下手中的工作,兴奋地朝白婉儿围拢过去…

不过,当作坊两位管家,见从一辆绿色马车,走下来是白婉儿的姐姐,白婉芳,脸色立即惨白,没有半点笑容…

而作坊里有的工人,见白婉儿姐姐,白婉芳来了,也立即收住脸上的笑容,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此时,作坊里方才是欢喜的气氛,而现在突然如同掉入寒冷的冰窟窿一样,让人感到异样的冰冷…

白婉芳一脸阴冷,走到白婉儿的前面,然后挺着熬人身材,居高临下的气势,直视着两位管家,一脸轻视冷冷问道:“两位作坊管家,现在作坊生产如何?”

作坊两位管家一脸恐惧,低头支吾回答:“很好…,只不过,工人想让小姐说几句话…”

住嘴!你们两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欺骗本小姐。白婉芳厉声喝道。

两位管家一脸恐惧,连忙否认,解释着工人为何要白婉儿过来…

白婉芳立即喝道:“明明是你们两人管理不善,才让作坊的工人消极怠工,生产受到影响!”

“本小姐现在正式宣布,这两位作坊管家,立即离开我白氏布匹产业…”

作坊两位管家吓得立即下跪,向白婉芳求饶…

这时,白婉儿站出来制止白婉芳这种粗暴的行为,对待作坊两位管家。

而公孙飞立即拉住白婉儿示意暂时不要管…

因为公孙飞后续把作坊两位管家,安排在公孙飞开办的机械商社。

接着,白婉芳一副嚣张的气势,并告知这些工人如不想干活,可以马上滚!

跟在白婉芳身后的白彪,则是在一旁教训道:“大小姐的话,你们谁敢不听?如果你们不听,马上叫你们滚。”

此时作坊里很安静,工人低头不语…

这白婉芳和白彪的态度真是太恶劣了,如此对待作坊里的工人。公孙飞在心中怒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