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白家长女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27字
  • 2019-09-13 03:12:40

此时,年轻女仆慌慌张张地跑进三进大堂,急声道:“小姐,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听此后,白婉儿一脸惊呀,不敢相信远嫁在韩国新郑的姐姐怎么突然回到咸阳。

公孙飞虽知白婉儿有一个姐姐,但不知品行如何,不过,从白彪得意的表情可以看出,此事不妙了。

白婉儿赶紧出去迎接,只见白氏大宅大门外,停着一辆绿色的马车,正走下来一位女性,大约三十岁,一名美妇的模样,身材十分姣好,皮肤白皙,打扮十分珠光宝气,不过,长相虽美,但是那细眉下的眼睛非常浑浊,看起来非常有心计,让人望而却步。

这位女人是白婉儿的姐姐白婉芳,远嫁在韩国。虽然经过长途跋涉,但没有丝毫半点疲惫之色,脸上表情显得轻松。

白婉儿赶紧上前,问候道:“姐姐,你回来了。”

白婉芳看也不看白婉儿,只是冷冷地嗯的一声,算是回应,就昂首朝白氏大宅走去。

在白婉芳的身后,有两位跟随女仆,从马车上搬下来两个大木箱子…,

这是看来,白婉芳回到娘家,要长期住在白氏大宅了。

白婉芳走进三进大堂后,首先施礼白家五位长辈和白彪…,

公孙飞作为白婉儿的夫君,以白婉儿身份,主动施礼,并称呼白婉芳为姐姐。

白婉芳对公孙飞的态度,如同白婉儿一样,很冷漠简单回应。

这时,白婉芳面朝白彪,白家五位长辈,说道:“五位叔叔,二叔,今天我白婉芳从韩国新郑赶回咸阳,是因为在韩国到处传闻,家中的父亲被楚国子兰绑走,就日夜兼程赶回咸阳。”

白彪立即回应道:“婉芳,你回来正是时候啊,你父亲被楚国子兰绑走,现在想办法如何解救你父亲。”

白婉芳说道:“二叔,解救我父亲之事,要全依靠二叔了。”

白彪说道:“婉芳,就算你不说,作为二叔我一定会全力营救你父亲。”

白婉芳感谢地说:“那就麻烦了二叔了。”

白彪说道:“婉芳啊,你刚从韩国新郑返回到秦国咸阳,应该很累,先休息一下,明日,二叔我,与你五位长辈,来商量解救你父亲之事。”

白婉芳说道:“二叔,我这点累算不了什么,应当赶快解救我父亲,这才是当务之急。”

白彪立即赞同白婉芳不愧是白氏主家的长女。

而白家五位长辈,对于白婉芳突然回到秦国咸阳,保持着中立的态度,那意思是,谁救出岳丈白虎,就支持谁。

接着,白婉芳客气地请白家五位长辈,和白彪坐下来…,并吩咐白家仆人待茶…

此时,白婉儿的姐姐,白婉芳返回到娘家,一点儿都不客气,俨然一副长女姿态,坐在岳丈白虎的位置,主持白家之事。

白婉芳说道:“现在请教各位长辈,是如何解救我父亲啊。”

话到此处,白婉芳就就抽泣着,用衣袖擦拭着眼泪,

白彪则大赞道:“婉芳一片孝心难得啊,为了她父亲安危,竟然从远在韩国新郑,风尘仆仆赶回咸阳,就是要解救父亲。”

白彪说这话同时,一双阴冷的眼睛扫向公孙飞,同时嘴角微微上扬,表现出对公孙飞胜利者的姿态。

这时,白婉芳用大袖擦干眼泪后,突然收起方才悲伤之色,朝向白彪严肃问道:“二叔,我父亲被人绑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白彪故作出有所顾忌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看向公孙飞,白婉儿,支吾道:“嗯……。”

白婉芳见此,厉声道:“二叔,不要有顾忌,你就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于是,白彪把他所认为的原因,进行歪曲地复叙一遍。

站在一旁的白婉儿立即制止道:“二叔,你怎么乱说?父亲被人绑走,这分明不是针对我夫君…”

“住口!婉儿,不准你对二叔这样无礼!”白婉芳腾地一声,从座席上站起来,对白婉儿大声喝道。

“姐姐,二叔说得太过分…,”白婉儿替公孙飞辩解。

这时,公孙飞连忙制止白婉儿,不要解释了,是没用的。

因为公孙飞现在看得很清楚,这白婉儿姐姐白婉芳突然赶回咸阳,绝对是白彪提前告知的,不会这么巧…

看来,这是白彪早就计划好了…

这次白彪联合白婉芳,是要抢走白婉儿在白家的继承权。

这是太明显了。

这时,公孙飞以白婉儿夫君的身份,面朝着白婉芳说道:“姐姐,此事随我引起,应当我公孙飞愿意承担。”

白彪眼睛一亮,阴冷问道:“承担?请问你,公孙飞拿什么承担?别人是直接要你滚出白家!”

公孙飞没有理会白彪,面朝白婉芳肃然道:我公孙飞自有解救岳父的方法。

白彪嘴角泛起冷冷的笑容,坐在一旁,嘲讽道:“公孙飞,你如何解救?远在楚国婉芳的父亲?”

公孙飞作为21世纪,自带先知先觉,当然有能力解救岳父白虎,

这是白彪所不知的。

公孙飞有想过,如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救出岳丈白虎…,

则只好直接去楚国,去担任羋原的门客,献出计策让羋原如何对付子兰,重整他在楚国庙堂的威望。

因为此时的羋原,受到他人谗言与排挤,逐渐被当今的楚怀王疏远,

而且几年后,羋原反对当今楚怀王与秦国订立黄棘之盟,使得羋原亦被楚怀王逐出郢都,开始了流放生涯。

当然,公孙飞去楚国营救岳丈白虎,那是最后的计策。

白婉芳走到公孙飞面前,挑起细眉,冷冷一笑,说道:“公孙飞,你作为我好妹妹的夫君,我这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让你单身前往楚国呢,到时候,我妹妹守寡了怎么办!”

说完后,白婉芳走到白婉儿面前,似笑非笑看着白婉儿…

白婉芳并不是在担心公孙飞安危,或者是白婉儿…

而是担心公孙飞主导了白家家务事,那么,就影响了白婉芳在白家长女的身份。

把公孙飞从白家驱赶,这一直是白彪的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