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白彪捣乱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80字
  • 2019-09-11 05:22:19

这时,白婉儿说道:“公孙飞,父亲被楚国子兰绑走了,可否向当今羋王妃求助?”

一听,阿宁和大管家在一旁兴奋说道:

“哎呀,小姐说得对,咋们姑爷认识当今的羋王妃啊!”

“是啊,老仆也把这事忘记了,只要姑爷和羋王妃说一声,那楚国子兰一定回把老爷放走。”

公孙飞闻言,摇摇头:“如今羋王妃帮忙不了我们,”

白婉儿,阿宁,大管家同时一脸疑问,就纷纷疑问道:

“公孙飞,为何羋王妃帮忙不了我们啊?”

“是啊,姑爷,为什么羋王妃帮忙不了,羋王妃也是来自于楚国王族。”

“是啊,老仆也是这样认为,羋王妃与当今楚王(楚怀王)是兄妹关系。”

(注:楚怀王是芈月的同父异母的哥。两个人都是楚威王的后代。)

公孙飞沉声道:“你们可知,羋王妃可是在楚国受到排挤,才来到秦国,”

“还有羋王妃两个弟弟,也是在楚国得不到发展,才来到秦国。”

因为在当时楚国,羋,景,昭,屈,项五大族把持着楚国的庙堂,只有五大族的人,才能在楚国庙堂为官,宗族实力十分强大。

“这可怎么办啊!”白婉儿一脸焦急自言自语道。同时,阿宁和大管家低头也是一脸无助。

公孙飞温柔安慰道:“白婉儿此事不必着急,我会想办法把父亲救出来的。”

然而,公孙飞没有说出自己分析出这子兰绑走岳丈白虎的背后真正意图。怕白婉儿更加担心。

就在这时,一位年轻的女仆从二进的庭院跑进来,喘气急忙说道:“姑爷,小姐,白二老爷和五位长辈,过来了。”

白婉儿,阿宁两人对望,一脸疑问…

同时,只听见三进大堂外,白彪和白家五位长辈一路气愤声,走进了大堂。

五位长辈气势汹汹问道:“婉儿,你的父亲是不是被人绑走了。”

白婉儿先是一愣,片刻后,还是实话实说:“五位叔叔,是这样的。”

白家五位长辈连忙说道:

“哎呀,婉儿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通知我们。”

“是啊,这么大的事,你还赶快通知族里的人。”

“就是啊,要不是你二叔白彪,告知我们,我们根本不知道。”

白婉儿解释说道:“五位叔叔,婉儿也是刚刚知道。说完后,白婉儿看向白彪,那意思就是二叔白彪怎么知道。”

白彪冷冷说道:“婉儿,二叔我也是从别人得到的消息,才知道你父亲被楚国公子子兰绑走。”

这时,五位长辈眼睛一亮,连忙兴奋说道:

“侄婿,不是认识当今的羋王妃啊,”

“是啊,咋们侄婿认识羋王妃,这个问题好办啊。”

“这很好解决啊,让侄婿和羋王妃说一声,就可以啊,楚国那边会马上放了虎哥。”

这时,白婉儿无奈地摇摇头说:“五位叔叔,羋王妃帮不了咱们。”

“这是为何啊?当今秦王小舅子魏冉可是和侄婿是好朋友啊。”五位长辈纷纷问道。

“羋王妃?羋王妃在咋们大秦国还有点能力,可是出了秦国,在楚国没有一点能力,没人听她的。”白彪在一旁阴冷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五位长辈来回看向公孙飞和白婉儿。

白婉儿点头,示意确实如此。

这可怎么办呢?五位长辈着急了,互相无助望着对方。

就在这时,女仆又慌慌张张从二进庭院跑进来,一看大堂里有这么多人,看白彪在场,有所顾忌地支支吾吾地结巴说不出话…

白彪立即斥责道:“你这丫头,有什么话就直说。”

白婉儿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就直接说吧。”

女仆说道:“小姐,织布坊和染布坊两位管家,他们都来了,说是有事要找小姐。”

五位长辈立即大声说道:

“他们怎么不干活,来这里作甚?”

“是啊,你叫他们赶快去干活。”

“你赶快叫他们去干活。”

女仆站在那里等待白婉儿回话。

白婉儿觉得作坊两位管家突然来访,应该有事情,于是,就让织布管家和染坊管家进来。

女仆就立即走出…

不一会儿,这作坊里二位管家,年龄大约四十左右,匆匆走到三进大堂,也看着大堂里这么多人,也就面露不便之色。

白婉儿说道:“两位管家,你有话就直说吧,”

作坊两位管家,互相对望一下,就鼓足勇气地说道:“小姐,现在作坊里人心浮动,说白老爷被人抓走了,这就…”

两位管家就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那意思就是白老爷如发生不幸,担心白家布匹作坊就要倒闭。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惊讶,怎么岳丈白虎被楚国子兰绑走,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人知道。

当然,除了公孙飞一点不觉得奇怪,这一切是白彪故意把消息放风出气的。

而五位长辈立即否认,斥责道:

“你们两人听谁瞎说的,白老爷还在韩国宜阳谈生意。”

“对,你们两人要是再瞎说,小心打断你们的狗腿。”

“你们两人听好了,白老爷活得好好的,这种谣言,你们别再相信了。”

作坊两位管家一脸委屈看向白婉儿,意思是作坊里做工伙计们已经相信了,需要白老爷当面安抚。

白婉儿也知道此事比较严重,于是,就说道:“两位管家,你们还是先回作坊,先让作坊伙计们做工,我一个时辰后,就过去…”

作坊两位伙计一听,也只好这样,就立即返回到作坊。

这时,白彪说道:“我实话告诉各位,这次大哥被楚国子兰抓走,这么快被他人知道,是有人故意散播的消息。”

“谁,是谁?说得?”五位长辈立即问道。

白彪冷冷一笑,说道:“你们可能不相信我白彪所说的,但是,我还是要说出来,因为我白彪也是听别人说得,”

“据说,大哥被楚国公子子兰绑走,这完全是公孙飞惹是生非,得罪了黑家,”

闻言,白家五位长辈,立即疑问道:

“阿彪,你是听谁说得?”

“阿彪,这黑家到底是谁?”

“这黑家与侄婿公孙飞有何关联?”

白彪摸着刺硬般的胡须,一脸得意说道:“白家兄弟们,难道你们忘记了,这公孙飞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修理黑家之子?”

“而你们要知道,黑家是谁?黑家就是当今秦王之弟公子壮,要不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白家五位长辈冒冷汗,不知所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