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危机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1699字
  • 2019-08-04 04:27:47

过了一刻钟,岳丈白虎从昏迷中醒来,面色苍白,无力地躺靠床榻上,伸出那枯黄的右手,一位须发银白,穿着简朴的老医生急忙赶来,坐在床榻前,正为岳丈白虎的把脉。

过了半刻,老医生一脸沉思,缓缓说道:“白老爷,脉搏并无异常,只是稍微薄弱,身体应当无碍,开一些药方调理,很快就好…”

听此,公孙飞算是安心,白婉儿极度慌张的表情也稍微舒展,

不过,这些话,岳丈白虎听得已经麻木了,只是摇摇头,用尽全身力气,喘息诉道:“医生啊,我这样十五日有余了,每一个医生都是这样说,开药调理很快恢复,可是,每天都在喝草药,为什么还没有好转,而且病情有加重!”

老医生顿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老医生来之前,也知道岳丈白虎找过咸阳城最好的二名医生进行治疗,依然没有恢复,所以心里没有底,

不过,老医生还是安慰道:“白老爷,我开的草药和其他医生不同,只要按着…”

岳丈白虎彻底失望了,打断了老医生这些客套话,发怒道:“不一样?每个医生都这样说不一样,可我每天喝着就是同一样的药,你看看?…。”

岳丈白虎边说着,边挣扎着要下榻床,朝卧榻旁边的案几走去,案几放着一个铜鼎,里面熬的草药。

见岳丈白虎情绪激动,老医生一脸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白婉儿立即按住冲动的岳丈白虎,轻声安慰道:“父亲,请相信医生,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岳丈白虎摇摇头,喘着粗气,无奈地说道:“婉儿,你安慰父亲之心,我明白,可你父亲白虎从来没有像今日病得连续多日卧床不起,看来我白虎命已经到,以后,白家就由你了…”

岳丈白虎说完后,立即放声哭泣,

虽然说岳丈白虎性格刚毅,为人沉稳,但面对病痛的折磨得奄奄一息,让岳丈的情绪完全失控了,十分渴望身体的健康…

白婉儿强忍着泪水,坚定说道:“父亲,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白婉儿先让岳丈白虎躺下休息,就走出岳丈的房间,

在三进的大堂,白婉儿抱歉地说道:“方才我父亲的举动,冒犯于医生,请多多见谅。”

老医生拱手说道:“白小姐,不必多心,你父亲长病未愈,心中急躁是正常。”

白婉儿一脸不安对于父亲病情,焦急询问道:“医生,我父亲能好起了吗?”

老医生摇摇头,不确定说道:“按照常理,喝下草药后,病人的身子就能很快调理过来,不过,白老爷…”

老医生说到这里支吾,面露不便之色,

白婉儿说道:“医生,请直说为好。”

老医生叹气道:“可能是老夫能力有限,无力医治白老爷。但是,依老夫之浅见,白老爷连续多日的未见康复,可能和岁数有关。”

老医生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只是抱歉拱手一礼,点到为止。

白婉儿立即明白了老医生的意思,两行泪水悄然落下。

此时,面对岳丈白虎的病危,公孙飞垂首沉思着,岳丈白虎离去后,自己还能不能呆在白家,

即使自己坚持呆在白家,那只是一厢情愿,

那白彪可不是白婉儿能应付的,光白彪以长辈的气势,为难白婉儿,白婉儿也无力应对…

公孙飞想到这里,内心很不安,不过,公孙飞已经决定只要自己呆在白家,尽全力帮助白婉儿稳住白家…

公孙飞抬头朝房门外的庭院看去,只见白光以阴冷的眼光瞪着自己,那眼神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吐着芯子充满着报复…

公孙飞内心淡定一笑,看来白光这家伙见我低头一脸沉重,以为我以后没有岳丈白虎的日子,自己就害怕担心了。

想必白光这家伙内心无比兴奋,对于岳丈白虎的病危。

这时,岳丈白虎声音虚弱说道:“贤婿,快扶我起来。”

公孙飞立即急忙跑过去,扶岳丈白虎起身,躺靠卧榻上,

岳丈白虎声音虚弱又说道:“阿彪,你也过来…。”

白彪一脸哭泣走过来,不舍道:“大哥,你不能丢下我们啊!”

白彪虽说满脸泪水,但眼神没有半点悲哀,公孙飞看得很清楚,

岳丈白虎面无表情,说道:“阿彪啊,现在你去通知白氏家族的族人,都过来我这儿,我和族人们聚在一起吃午饭…。”

白彪就放声大哭…,掩饰内心的兴奋。

白光也跑过来,跪在卧榻前,哭泣道:“大伯,我们白家不能没有大伯…。”

岳丈白虎对白彪父子两人哭声感到厌烦,只是伸出枯干的手,挥手,简单道:“你们父子两人,快去通知白氏族人。”

岳丈白虎说完,一阵咳嗽。

白彪父子两人装出悲痛的表情,走出岳丈的房间,

见岳丈白虎咳嗽,公孙飞让岳丈躺下休息,岳丈白虎却摇摇头,声音虚弱道:“贤婿啊,你把白婉儿叫来,我有重要的事,要给你们两人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