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羋王妃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33字
  • 2019-08-30 22:05:14

这时,黑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一脸微笑,拱手长躬道:“参见羋王妃。”

黑柱作为公子壮的大管家,经常跟随公子壮,自然见过羋王妃。

但羋王妃可能不认识黑柱。

黑柱此言一出,白氏酒肆大堂内所有人一脸震惊,完全不相信,身在咸阳宫的羋王妃,怎么来到这里,来到商业区的白氏酒肆作甚?

就在大家还在好奇疑问羋王妃怎么来到白氏酒肆时,或者怀疑羋王妃身份时,

黑柱大声自我介绍他是公子壮的大管家,有见过羋王妃,同时,提醒各位还不赶快行礼。

于是,所有人都拱手一礼说道:“参见羋王妃。”

黑狐和何氏吓得连忙下跪,连哭带爬,跪到羋王妃脚底前,求饶道:羋王妃,小民有眼无珠,请羋王妃恕罪啊…

这一对母子方才还是一嘴凶狠样,就在这一刹那,就变成狗一样趴在地上求饶,边磕着响头…

羋王妃看也不看这一对母子两人。

黑柱见他儿子和他婆娘如此模样,心中也只好忍耐,

就在黑柱想试探出羋王妃为何来到白氏酒肆时,

羋王妃轻轻地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白氏酒肆怎么这么混乱?

羋王妃注意到白氏酒肆,地上躺着受伤的人…

闻言,黑柱突然眼睛一闪,充满了阴冷,就点头哈腰,做出可怜的表情,说道:“回羋王妃,这些人是被人打了!”

羋王妃责问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黑柱摇摇头无奈道:“哎,羋王妃,有所不知啊,这酒肆老板坏得很…,”

见黑柱恶人先告状,岳丈白虎急了,马上反驮道:“羋王妃,这人胡说八道,明明是他们先欺压人的!”

黑柱则是装着一副受人欺负的样子,可怜道:“羋王妃,在下是当今秦王之弟公子壮的大管家,句句实言,且前些日子,吾家犬子在白氏酒肆就餐完之后,发现这饭菜天价,犬子身上的钱不够,最后竟然被酒肆老板殴打…,”

黑柱可怜巴巴说着,眼睛竟然掉下两颗泪水。

岳丈白虎立即解释道:“羋王妃,他撒谎,明明是他家儿子黑狐先动手挑衅,欺人太甚…”

就在岳丈白虎和黑柱争论时,羋王妃说话了,不动声色问道:“请问大管家这白氏酒肆老板何姓何名?”

黑柱一副正义的样子,激昂说道:回羋王妃的话,这白氏酒肆老板叫公孙飞,此人十分凶狠,手段阴冷…

黑柱说着示意羋王妃不要靠近公孙飞,以免有危险。

羋王妃冷冷一笑,转身瞪着黑柱,说道:“是吗,大管家,可是,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是我弟弟魏冉的朋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一脸震惊,

这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竟然是当今秦王小舅子魏冉的朋友…

岳丈白虎张口结舌,完全不敢相信,家中的贤婿公孙飞怎么和当今秦王当然小舅子成为朋友。

白婉儿和阿宁也是一脸震惊,当初出面帮助公孙飞的两位义士,竟然是当今羋王妃的弟弟魏冉。

而白婉儿和阿宁到现在才知,是因为她们两人之前正在厨房…

白氏酒肆围观群众,纷纷震惊议论道:

“真没有想到,这位酒肆老板公孙飞,竟然和当今秦王小舅子成为朋友。”

“是啊,这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可真是低调啊,低调得简直不敢相信!”

就是,不像这位黑家的人,趁他是公子壮大管家的身份,就随意欺压人,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那位络腮胡简直是傻眼了,想到他现在完全闯了大祸,头上冒着冷汗,拱手朝向羋王妃求饶道:

“羋王妃,请恕罪,得罪了羋王妃弟弟的朋友…”

羋王妃冷冷说道:让公孙飞先生决定能不能饶恕你?

羋王妃这么一说,络腮胡完全吓傻了,连忙跪向公孙飞,磕头求饶道:“公孙先生,我是被黑家的人骗来的,根本不知道,你是当今秦王小舅子的朋友,请你饶恕我小命吧。”

“嘭嘭嘭。”

络腮胡连磕三个响头,额头上渗出血迹…

此时,黑柱也完全傻眼了,果然如此,如他所料想那样,当初出手相助公孙飞两人就是魏冉…

可是,黑柱一想到当初有这么确定过,但还是被他婆娘和儿子黑狐坑害了,想到这里,心中勃然大怒,

黑柱一脚踹向跪在地上的黑狐,大口骂道:“你这臭小子,整天惹是生非…”

然后又指着他婆娘何氏大骂道:“你这婆娘,不好好教育家中犬子,整天维护他,照这样下去,黑家迟早败亡了…”

边骂着,黑柱也跪在羋王妃面前,自己打自己的脸,连忙道歉道:“羋王妃,我们黑家真的做错了。”

此时,白彪白光见势不妙,想偷偷地遛掉,

公孙飞大喝一声:你们两人给我站住,

白彪白光父子两人吓得腿打颤,连忙跪下,乞求道:“羋王妃,我们错了,”

羋王妃说道:“你们几个人,还是问问公孙先生,是否饶恕你们。”

此时,白彪,白光这一对父子,黑柱,何氏和黑柱这一家人向狗一样,爬向公孙飞的脚下求饶道:

“公孙先生,是我们错了,请饶恕我们啊。”

嘭嘭嘭,

又是磕头作响。

公孙飞冷冷问道:白光,黑狐,那你们两人可说说,是错在那里?

白光,黑狐连忙抬头,哭泣求饶道:公孙先生,我们不应该提出无礼的要求,要求你家酒肆八成的利润交给我们,不应该让你强迫交出鸡蛋炒饭当然方法,

“我们两人是混蛋,混蛋!”白光和黑狐两人边说着,边自打耳光,啪啪作响。

同时,黑柱,何氏,白彪自打耳光,反省说道:“公孙先生,是我们错了,教导无方,是我们的责任…”

见他们认错了,说出错在那里,并且这黑柱,何氏,白彪在广庭大众之下,进行自我反省,

公孙飞也就这样算了。

毕竟,这黑柱是公子壮的大管家,也不能太怎么样。

而白彪白光这一对父子两人,是和岳丈白虎有关系,也只能这样。

至于哪位络腮胡,公孙飞只是警告此人让他马上离开咸阳,否则不客气。

络腮胡闻言立刻大喜,连向公孙飞磕三个响头,带着他的残部连滚带爬逃出白氏酒肆,生怕公孙飞反悔,找他麻烦…

黑家收拾伤残的十位家丁,狼狈滚出白氏酒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