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岳丈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29字
  • 2019-08-27 00:09:57

众人回头一看,是公孙飞的岳丈白虎大声喝止,其身后跟着白婉儿和阿宁两人。

黑柱见此,立即伸出暂停的手势,十位家丁停止对公孙飞的围攻…

岳丈白虎大步踏进白氏酒肆大堂,走到黑柱面前,拱手严肃询问道:“敢问阁下,我白虎贤婿公孙飞有何事冒犯于阁下?”

黑柱摸着青灰色胡须,嘴角泛起阴冷一笑,昂着头,冷冷地说道:“哼,我看你是在装糊涂!假装不知道吧!”

见黑柱的态度十分恶劣不友善,白婉儿走到岳丈白虎的一旁,把那天白光和黑狐在白氏酒肆的大闹,挑衅公孙飞,以及有两位食客出手相助教训了白光和黑狐,大概叙说了一遍。

岳丈白虎闻言,脸色一沉,肃然道:“这位阁下,看来你是来挑事的。”

黑柱阴冷一笑,说道:“嘿嘿,是你家小婿不懂事,没有长眼睛,眼睛长在屁股上了,惹了我家儿子黑狐,并打伤我儿子黑狐,今天,就是来教训这厮,让你家小婿长点记性!”

黑柱一说完,那双憎恨的眼神朝公孙飞看去,并握紧拳头,咬着牙…

对方黑柱态度如此强横,且说话如此不敬,岳丈白虎十分震怒,但说话语气却十分冷静:“那你未免太过分了,真是欺人太甚!”

黑柱得意道:“过不过分,不是你说得算,而是由实力使然,决定谁有理。且今日知晓过分,何必当初有眼无珠不识相呢!”

岳丈白虎见对方黑柱如此蛮横,且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于是,岳丈白虎自报家门,让对方黑柱知道轻重,欺负白家是要付出代价,呵斥道:

“我白虎告诉你,我们白家不是这么好欺负得,我们白氏是赢氏公子白的后代…”

闻言,黑柱放肆大笑…

黑柱这么一笑,跟随他的人全部放声大笑…

十位家丁,当然白彪白光这一对父子也是大笑…

黑柱收住脸上的笑容,近似侮辱语气嘲讽道:“请问阁下,现在是何时?莫非你回到秦穆公,秦献公时代?还讲究家世?还讲究血统?”

白彪也站出来嘲讽道:“大哥,你看都是什么时代,你还讲究家世,”

黑柱敢如此放肆大笑,且侮辱着岳丈白虎的身世,根本不把白氏大世族当成一回事,

无非就是公子壮大管家,背后有公子壮支持!

另外一个原因是此时的秦国,大世族迅速没落,不像南方楚国由芈,昭、屈、景,项五大世族,把持楚国的朝政。

其原因就是自从秦孝公时期,商鞅变法后,秦国不再讲究世家大族,一切爵位和官职都以军功为衡量标准,像孟西白这样三大族就非常迅速地衰落,在秦国朝政没有半点影响力。

一直到白起崛起,白氏大族才扬眉吐气。

而由于秦国大世族没落,就在秦始皇统一东方六国,出巡驾崩后,太监赵高就能轻易把持秦国朝政,并把一个强大的秦国…

相反,如果秦国大世族,如同南方楚国五大氏族这般实力,维护着大世族的影响力,

那么,太监赵高根本没有机会,也不可能把持秦国朝政!也不可能任由太监赵高胡作非为,祸害秦国,让强大的秦国迅速崩溃…

这时,白光跳出来说道:“大伯别怪小侄没有提醒,大伯口中的好贤婿,却总是惹事生非!闯大祸!”

白彪也站出来说道:“大哥,你可知黑家的人,已经自报家门,公孙飞这个白痴还不识数,还叫人打一顿,这不是在惹事吗?让我们白家抹黑吗!”

岳丈白虎不想见到白彪白光父子两人,怒斥道:“你们两人给我滚一边去。”

白彪却厚颜无耻地说道:“大哥,现在你还没清醒?你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我是好心提醒你啊!”

白光也在一旁附和道:“大伯,别在维护公孙飞这个白痴了,你在这样维护下去,白家回倒霉的啊!这个白痴就是一个扫把星,专门惹事…”

“啪啪”

白婉儿伸手打了白光两耳光,怒斥道:“白光,你给我住嘴!你不得侮辱我夫君公孙飞!”

白光摸着滚烫的脸,不敢还手,只好气急得跳起来,说:“你…,你…。”

这时,公孙飞走到白婉儿面前,用眼神看着白婉儿,意思就是感谢白婉儿…

而白婉儿担心地看着公孙飞…

公孙飞拱手朝向岳丈白虎和白婉儿,肃然道:“岳丈,婉儿,你们不用担心,这事由我因起,所以是我公孙飞承担,不用麻烦岳父和婉儿,就让我会会他们,你们站在一边观看即可!”

闻言,白婉儿立即制止道:“公孙飞,切不可冲动!你是打不过他们啊,看看我父亲是否有其它的办法,”

岳丈白虎也立即说道:“贤婿,且不可冲动,你是打不过他们的,让岳父再想想办法…”

很明显白婉儿和岳丈白虎根本不知道,自从公孙飞入赘白家,经常有锻炼身体,且又最近加强了体能的训练,就是以防万一,等待着白光和黑狐前来的挑衅!

而且,公孙飞是来自于21世纪现代人,对于这些明目张胆地欺负人,公孙飞有的是办法回击这些人。

岳丈白虎就走到黑柱面前,拱手客气道:“敢问阁下,再无回旋之地吗?我白虎为秦国巨贾,诚心诚意地想解决这件事情!”

岳丈白虎暗指愿意用钱摆平,同时想知道黑柱底线是在哪里…

黑柱淡淡地说道:“这位阁下,钱乃身材之物,我们黑家对钱不感兴趣,今天,我黑柱来到白氏酒肆,就是要讨回公道!”

岳丈白虎放低姿态,诚恳地说道:“阁下这是何意?能否教我!”

“教你可以啊!”黑柱冷冷说完,然后,使了一个眼色朝向之子黑狐。

黑狐立即走到岳丈白虎面前,大声放肆道:“那么,就让公孙飞这个白痴向本大爷磕十个响头,而磕头的声音能让本大爷听清那种,然后说出鸡蛋炒饭的秘方,或许本大爷考虑考虑一下了,这样是否很公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