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救援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67字
  • 2019-08-27 00:06:27

午后,黑柱急忙食用了一点午饭后,就神色匆匆地坐着马车,一路赶向公子壮府邸…

因为黑柱和公子壮同时住在咸阳城国宅区,所以不到两个刻钟就到了。

公子壮所住的府邸面积很大,九进一院落两跨院,比当今丞相张仪府邸还大。

但是,依赢壮尚浅的资历以及毫无功勋,自然不当住此等府邸,那么,很显然便是承袭了。

公子壮的父亲是赢虔,是秦孝公的(庶)长兄,是当今秦惠文王的公伯。

公子壮的父亲赢虔虽为长子,按理说是他继承秦王之位,但是,公子壮的父亲赢虔却无缘秦王之位…

对于父亲作为王族赢氏长子,却没有继承秦王之位,公子壮非常怨恨他父亲赢虔,

至此,赢壮心中也非常不服,对秦王之位有非常大的野心…

当初,赢虔的父亲秦献公与魏国老丞相公叔痤在少梁之战中,大败魏军,并活捉魏国老丞相公叔痤。

然而,秦献公在这次秦魏大战中却身负重伤…

秦献公深知命数已到,对于秦国秦王继承人,综合秦国国力一番思考,秦献公选择了次子赢渠梁继承秦王之位,后称秦孝公。

当秦献公去世后,手握重兵的赢虔,没有选择争夺秦王之位,而是支持秦孝公对秦国改造…

在商鞅对秦国变法时,赢虔也非常支持,

甚至,赢虔为了使秦国变法成功和稳固,主动支持赢姓王族公主与商鞅进行联姻…

可是,就在当年身为太子嬴驷(现如今秦惠文王)犯法之后,因太子嬴驷年幼,而赢虔身兼太子傅被商鞅处了极刑后…,

公子壮的父亲就隐忍在这一座府邸…

直到秦孝公去世后,公子壮的父亲赢虔才复出,辅助当初的太子(秦惠文王)主持朝局,既利用老世族对商鞅的仇恨,又利用了朝野拥戴商鞅变法的力量根除了老世族,同时坚持商鞅变法不变,使秦国继续强盛!

公子壮的父亲赢虔帮忙秦惠文王扫清庙堂的障碍后,又隐居于府邸,再也不问秦国国政。

而秦惠文王对于公子壮父亲赢虔有愧疚之心,于是,秦惠文王重用赢华和赢壮…

由于公子壮父亲赢虔在秦国德高望重的地位,赢壮自然在赢氏大族,在秦国朝政有很大的影响力。

黑柱直接大步走到了公子壮府邸的后院,而府邸后院非常大,有山有水,有树木…,且现已秋季,后院的景色呈现一片金黄色…

赢壮正在府邸后院练剑…

赢壮身高七尺,身材健硕,头上带着黑色的玉冠,在树林中挥动着青铜剑…

突然,

“嘭”

赢壮用手中的青铜剑砍断了一棵大树,这大树一个成人单手都合抱不住,大树应声被砍倒在地上。

黑柱上前拱手,奉承说道:“公子,好剑法,真是好剑法啊,且剑法力道真是巨大无比啊。”

赢壮转身朝向黑柱,肃然道:“大管家,言过其实啊!”

黑柱嘿嘿一笑,继续奉承道:“公子,老仆说得是实话啊,以公子之力,将来统一东方六国的大任,非公子…”

嬴壮脸色一沉,打断黑柱的说话,直接问道:大管家,你来本公子府邸是有何事?

闻言,黑柱脸色突然一变,一脸苦相说道:“公子,今日老仆家中有事…”

赢壮把手中的铜剑递给一旁女仆,再接过女仆递送过来的丝巾,

且见黑柱的表情突然如此悲痛,随声好奇地问道:“大管家,家中是有何事?”

黑柱摇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声音悲伤道:“公子,是家中的犬子被人打了…,”

赢壮用丝巾擦干脸上汗水,把手中的丝巾扔给一旁女仆,闻听黑柱之言,立即怒道:“哼,身为本公子的大管家,何人是如此大的狗胆!”

赢壮边说着,边朝用青石铺成的林中小路,前方不远处一座亭子走去,

对目前来说,黑柱是非常重要的,是嬴壮的心腹,因为有很多事情是由黑柱出面搞定,所以,赢壮闻听黑柱家中有事,自然就鼎力相助!

黑柱则跟着身后,悲伤的表情诉说道:“公子,说来惭愧,是一位小小商贾之家的上门女婿所为…”

赢壮坐在亭子里的座席上,火上浇油道:“一个小小上门女婿,真是如此猖狂!”

黑柱则是站在嬴壮面前,一脸愤怒道:“是的,公子,哪位上门女婿真是太猖狂,太可恶了,到了非教训不可!”

“且犬子自报家门,却反而被这位上门女婿狠狠地教训!”

赢壮高声道:“大管家,这点小事,你以后放心去做,不用告知本公子。”

得到赢壮的支持,黑柱心里非常高兴,连忙拱手感谢道:“多谢,公子,”然后,讨好地拿起茶壶,朝公子壮面前的茶碗倒茶。

公子壮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放下茶碗,问道:“大管家,那你打算对哪位上门女婿是如何解决?”

黑柱就直接说道:回公子的话,老仆想过,老仆实在不能忍受这般恶气,肯请公子借我十位家丁,去教训哪位上门女婿…

赢壮点点头,沉声说道:“大管家,做事尽量低调一点,你可知最近是特殊时期,本公子的王兄(秦惠文王)老矣,现在有很多大事要做…”

黑柱立即解释道:公子所言,老仆铭记在心,只是教训那位上门女婿。

这时,黑柱带着嬴壮的十位家丁,乘坐三两马车气势汹汹地奔向白氏酒肆,

而赢壮这十位家丁,都是力大无比,平日都是保护赢壮的日常出行…

同时,黑柱为了让他儿子黑狐,能亲眼让公孙飞磕头认错,并一同带来前往白氏酒肆。

并且,也告知了白彪和白光这一对父子两人。

在咸阳城由国宅区通往商业区的大道上,三两马车飞奔,车夫并嚣张大喝道:“让开,让开,快滚开…”

一时大道上的马车和行人纷纷避开。

一个时辰后,黑柱立即下马车,同十位家丁,闯进了白氏酒肆,并大声叫喊道:“公孙飞你这白痴,给我滚出来…”

听到如此恐吓之言,食客们纷纷逃出白氏酒肆。

看来这次,公孙飞真的要受到教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