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察觉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24字
  • 2019-08-27 00:04:44

不过,就当白彪那一张黑肥大脸极其轻浮,嘲讽公孙飞是白痴饭桶,只是三脚猫的功夫…

黑柱警觉地问了一句:“如果此人只会三脚猫的功夫,那他未必能打赢我黑家二十位家丁!”

黑柱说完后,那青灰色眉毛下的双眼犀利地来回扫视着白彪,黑狐和何氏这三人,从中得到他们合理的解释。

见黑柱那张黝黑的圆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样子十分阴冷,白彪一脸尴尬笑着,嘻说道:

“那公孙飞这个白痴没多大的能耐,是这白痴小子当天走运,有人帮着这一个白痴,才打伤吾儿白光和您家的黑狐。”

黑柱追问道:“有人?你们可知是谁?”黑柱说话同时,目光朝向黑狐和何氏。

黑柱追问的原因是好奇何人如此大的能量打伤家中二十位家丁。

虽然说秦国明确规定文武大臣仆人的数量,但是黑柱依仗着主人是公子壮,明摆着敢这样违反。

其实,这表明公子壮是有野心…

何氏连忙轻松解释道:“哎呀,是两个过路人,这两人过路人有什么好说的。”

黑狐也附和道:是啊,父亲。母亲没有提起这两人,因为这两人是过路人。

因为何氏只是以她的视觉说她儿子黑狐被打的原因,夸大黑狐受伤状况,以及拉大仇恨,说公孙飞根本把黑家当成一回事,目的是让黑柱赶快出手,出这口恶气…

忽视不提有人出手帮助公孙飞打废了黑家二十位家丁,如同白彪认同一样,认为这两人是过路人。

作为公子壮大管家,黑柱有参入管理黑冰台,处于职业的习惯,黑柱带着审问的语气,继续追问道:“过路人?你们怎么知道这两人是过路人?”黑柱边问着,边转身走向大堂内的座席,坐在座席上。

白彪连忙解释道:“因为公孙飞这个白痴就是一个上门女婿,在秦国咸阳没有一个亲人,”

“并且那两人,是一个老年人和一个中年人,当天没有住在咸阳,而是乘坐三匹胡马,直接离开了咸阳…”

“是啊,是啊,父亲,那两个人就是过路人。”黑狐在一旁轻松道。

“三匹胡马?”黑柱听此,第一反应想到,能乘坐三匹胡马,就不是简单的人,而且还会武艺…

这让黑柱好奇到底是何人也!如此大胆!

黑柱拿起面前案几上的茶壶,朝茶碗倒茶,就又问道:你可知这两人的体型和样貌?老夫到时候一网打尽。

黑狐就做出回忆的样子,大概描述魏冉和老仆的样貌。

“嘭”

黑柱闻言,吓了一大跳,陶壶立即从手中脱落,摔破在地上…。

黑狐惊慌的失态是因为根据黑狐的样貌描述,黑柱就第一想到,此人有可能是魏冉…

魏冉是谁?

魏冉是羋王妃的弟弟,而羋王妃是当今秦惠文王最宠幸王妃。

黑柱只是公子壮的大管家,就连公子壮也说不定礼让三分。

想到这里,黑柱愣住了,根据儿子黑狐的描述,差不多就是秦惠文王的小舅子魏冉。

那么,为什么黑柱只是根据儿子黑狐大概样貌描述,就第一反应想到是魏冉。

黑柱身为公子壮大管家,也参入管理黑冰台内部事物。

秦国黑冰台的作用,如同明朝的锦衣卫作用一样,除了搜集中原六国的情报,还要对秦国文武大臣动向的监控,

而魏冉从驻扎地返回到咸阳,黑柱自然知晓。

魏冉突然返回咸阳,是受到当今的秦王(秦惠文王)召见。

因为秦惠文王已经老矣,察觉命数已到,为了稳定前线军中的局势,以防万一,中原六国趁机攻入秦国,秦惠文王把中上层的将领大量地调回到咸阳,召开军事会议…

同时,秦惠文王召回秦国中上层将领,也是想听听他们对未来秦国国君的人选看法,做一些参考。

毕竟未来继任秦王之位是否稳定,得到秦军将领支持和拥护是很重要的!

面对未来秦王继承人,这些中上层将领一句回话:全凭我王决断,不敢说出看法。

只有上将军司马错说出太子赢壮,幼子赢稷的性格优缺点,供秦惠文王参考,

其实,秦惠文王一直不喜欢太子嬴荡,总是想废除太子嬴荡,立幼子赢稷为太子。

但无奈诸多思考和考虑,一直拖延直今…

秦国废长立幼也并非第一次,秦惠文王的父亲秦孝公是次子,而赢壮的父亲赢虔是长子,

最后,秦献公参考文武大臣的意见后,决定立次子赢渠梁为太子,也就是秦孝公。

见黑柱呆坐在座席上,如此反常的行为,竟然手中茶壶滑落摔碎在地,

何氏收住脸上的笑容,连忙问道:“老爷,老爷,怎么了?”何氏对黑柱用敬称,是有外人白彪在此。

对于黑柱的举止突然反常,白彪和黑狐也是从得意的表情,变得僵住了,看向黑柱。

黑柱立刻意识到方才的失态,不应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恐慌,

黑柱连忙摆手,说道:“没事,容老夫再想一想…”

然而,何氏深知黑柱的性格,说难听一点就是顾后瞻前,担心怕事。

于是,何氏决不能让黑柱犹豫,一犹豫就没有了,那儿子黑狐被公孙飞这样打伤了,不能就这样忍了。

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何氏不管他人是否在场,大声骂道:“你这老头子,你儿子黑狐被那个上门女婿打伤了,你还想一想?是不是想让你黑家被人欺负得绝后?…”

见此,黑狐也一脸哭泣,诉说道:“父亲,你难道就这样算了,你看你儿子被人打成什么样?我们黑家还要忍吗?”

黑狐边说着边指着额头上的伤口…

面对着被夫人何氏这样侮辱骂着,儿子心中的委屈,黑柱立刻失去了冷静,

黑柱立刻站起…

黑柱认为是他想多了,职业的原因,再加上黑柱所认为时间不对,

如果是魏冉,按理说没有特殊情况,必须早上立即离开咸阳,前往驻扎之地。

根据儿子黑狐所说,被魏冉打伤是午后…

再说了,没有亲自眼看,只是根据儿子描述,就认定是魏冉,未免太草木皆兵吧。

而且,长相也有一模一样…

黑柱激起了心中的愤怒,大声骂道:“公孙飞你这白痴,老夫让你活不过明日。”

看来这次,公孙飞真的跑不掉了,必有大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