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时机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51字
  • 2019-08-26 23:42:24

黑狐母亲何氏一脸憎恨骂着,恨不得手撕公孙飞,但发现黑狐还在哭哭啼啼的,大声喝止:“你站起来!哭有何用!”

黑狐立即没有哭声,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

接着,朝大屋内三位女仆大声喝道:“你们几个臭丫头,还愣站在那里干什么?赶快准备热水,衣服,给小主清洗…”

三位女仆吓得脸都白了,边急忙朝大屋外走去,边惊慌道:“老夫人,奴仆马上准备…”

再又朝向黑狐关心问道:“吾儿,你是一个人吗?被那个公孙飞打了?”

黑狐用大袖小心翼翼擦着眼睛泪水,说道:“母亲,只怪那家伙太厉害了,才…”

黑狐母亲何氏打断,大声喝止:“在秦国咸阳,除了赢姓王族,再没有比黑家厉害。”

黑狐说道:“可孩儿自报家门,堂堂王族公子壮的大管家之子,这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根本不怕,反而直接叫人打孩儿。”

何氏恼道:“好大的胆子!这人有何背景?”

黑狐说道:“据孩儿的朋友白光得知,此人公孙飞就是白氏的上门女婿,而且还是魏国人。”

何氏咬牙切齿,疑问道:“是一位上门女婿?还是魏国人?”

黑狐接着补充道:“是的,母亲。听孩儿朋友白光,这个上门女婿公孙飞有两下子,不过,此人身边还有两位高手,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家伙,身手十分了得,二十位家丁也打不过。”

何氏怒问道:“二十位家丁都打不过?打不过两人?”

黑狐点头:“是的,母亲。”

何氏十分生气,大步走到大屋门处,大声命令道:“管家,你去把二十位家丁,赶快驱逐出去!我们黑家不要这些饭桶!”

大屋门外,有一位须发灰白管家应声而出,弯腰恭敬道:“好的,老夫人。”

黑狐想劝阻,解释道:“母亲,只怪哪位上门女婿的身边两人实在太强大了,这二十位家丁才不敌对方。”

何氏大怒道:“哼,吾儿,你别再说了,不是哪位上门女婿强大,而是这二十位家丁是太弱了,是饭桶,这样的饭桶黑家不要,浪费黑家的粮食。”

“且我们黑家二十位家丁却打不过一个上门女婿的两位家丁,这是让全咸阳的人笑话我黑家。”

黑狐是不知道他母亲所说的公孙飞两位家丁,要是知道他说得中年人是羋王妃弟弟魏冉,可能要收敛一点。

当然,后来,黑狐知道了身份,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黑狐只好沉默了。

这时,听见屋门外寒心的乞求声音:

老夫人,小主,你们不能就这样不要我们啊。

“是啊,老夫人,小的身上受伤了,能否请老夫人给钱医治啊。”

“小主啊,我们替你卖命,你不能这样做啊,此为太让人寒心了。”

“老夫人啊,你不能这样啊,我们受伤了,能否让我们再住一晚啊…”

“是啊,老夫人,小主,再让我们住一晚,求求老夫人,小主…”

同时夹杂着哪位须发灰白的管家喝止声:“你们快滚,你们在这样叫,吵着老夫人了,再叫喊,小心打断你们的狗腿。”

听此,何氏说道:“吾儿,你要可知,这些家丁没有用,连你都保护不了,可怜他们有何用!”

“这二十位家丁的职责就是保护你,如今他们失职,自当驱逐。”

“养着他们白吃白喝,他们什么事情做不了,简直是废物,而黑家不需要废物,”

经过他母亲这么一说,黑狐如同他母亲何氏一样,理所当然,认为这二十位家丁如同饭桶,没有用,应当丢弃。

然后,何氏走到黑狐面前,正色道:“吾儿,你要知道,我们黑家是要做大事,将来秦国大族必有黑家。”

黑狐一脸疑惑,他不知他母亲说的是何意,他之前问过他母亲,黑家到底要做什么大事。

而黑狐母亲总是点到为止,只是神秘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黑狐只好听从他母亲的话,把二十位家丁驱赶出去,心中很坦然平静。

这时,跟随黑狐的二十位家丁乞求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有…

何氏脸色阴冷,眼里散发出仇恨,语气却很冷静,说道:“吾儿,你先忍一忍,你父亲不在家,同公子壮外出,等你父亲回来,再收拾这位上门女婿。”

黑狐一脸狰狞,赞同道:“母亲,你说得没有错,等父亲回来再从长计议。”

何氏阴冷道:“好,等你父亲回来,这位上门女婿跑不掉。”

边说着,这位黑狐母亲,伸出手,慢慢地握紧拳头,显示出公孙飞跑不出她的手掌心,表情很憎恨。

接着,黑狐说出起因,同时又没有钱,想从他母亲借点钱。可怜道:“母亲,现在孩儿的醉酒楼难以经营下去,”

何氏安慰道:“吾儿,现在你还年轻,从商经营醉酒楼还是第一次,现在别计较赚钱,对积累经验才是重点。”

黑狐自责道:“母亲,孩儿今年25有余,还是一事无成,本来今年经营醉酒楼刚有起色,就被哪个叫公孙飞家伙从中生事,搅黄了…”

何氏问道:“吾儿如此说来,就是那个入赘女婿先生事的?”

“是啊,母亲,我黑家在秦国咸阳也算的大家族,父亲是王室公子壮的大管家,深得公子壮的信任,”

“本来抱着做生意和气生财的心态,与哪位上门女婿友好协商,”

“竟然,哪位上门女婿给脸不要脸,不光不给面子,还被哪位上门女婿的人打了!”

何氏切齿怒吼道:“岂有此理,真是不识抬举!”

“母亲,孩儿想过了,等父亲解决了哪位上门女婿后,孩儿准备在酒肆有一番大作为…”

“嗯,吾儿你放心,母亲支持你。”

这一对母子真是搞笑,明显是黑狐生事,欺压公孙飞,

第一次派白光试探,威胁公孙飞把白氏酒肆营业利润上交八成,公孙飞当面拒绝。

第二次黑狐直接前往白氏酒肆,开始先勒索八成的利润,最后说出目的,要求公孙飞交出鸡蛋炒饭的方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