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敬佩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11字
  • 2019-08-26 23:40:33

黑狐磕头认错了,并保证下次不会来捣乱白氏酒肆,在拿出100两黄金,对酒肆砸坏的食案进行赔偿,

公孙飞也点头同意了,希望黑狐决不食言,别有下次,捣乱白氏酒肆,好自为之!

黑狐,白光,和五位受伤彪形大汉扶起躺在地上余下十五位,在围观群众鄙夷之下,跌跌撞撞地滚出了白氏酒肆。

白氏酒肆二楼雅间。

魏冉惭愧道:“多谢方才公孙先生指点,才让在下解除被人围打的险境。”

老仆也惭愧道:“是啊,太轻敌…,幸亏有公孙先生指点…。”

魏冉尊敬道:“请问公孙先生,是出自那位名师?先生方便说出吗?”

公孙飞不知魏冉为何突出此言,疑问道:“魏先生,为何要问足下的师傅?”

魏冉解释道:“在下熟读《孙子兵法》,且倒背如流,从没有看见擒贼先擒王这一计谋,故而足下斗胆问下公孙先生是出自何名师?”

“原来是这样!”公孙飞心说:擒贼先擒王这一计谋出自于《三十六计》,语源于南北朝,魏冉不知正常也。

不过,公孙飞很谦虚,为了对古代先人的尊重,不能认为这是在战国,就狂妄自大号称自己提笔著作。谦虚说道:

“魏先生,严重了,在下公孙飞也是从书中学得,在下是一介平民,并非出自名师。”

魏冉拱手请教道:“请公孙先生教我,方才擒贼先擒王,这一计谋出自那一本兵法?公孙先生方便能否借读,让在下学习下。”

公孙飞抱歉说道:“此书籍不在在下的身边,”

“公孙先生是否记得书籍内容?”魏冉不死心,弯腰拱手追问道。

“嗯…,”公孙飞犹豫了,

公孙飞虽然在21世纪学习的机械专业,毕业后工作也就是机械工程师。

平常有空闲时间,就非常喜欢看历史书籍,以及各类兵法,以增加阅历,开阔视野。

不过,公孙飞见魏冉帮助自己,而且态度非常诚恳,

于是,公孙飞沉思半刻,说道:“由于时间久远,在下公孙飞只是记得部分内容,如有错误,望魏先生纠正!”

老仆在一旁说道:“先生谦虚了!”

公孙飞就提笔在竹简上写出了《三十六计》的计谋:

依计策顺序写出:金蝉脱壳、抛砖引玉、以逸待劳、指桑骂槐、趁火打劫、擒贼擒王、关门捉贼、打草惊蛇、浑水摸鱼…。

但公孙飞写完每一个计策,并没有解说,

把写在竹简上计谋递给魏冉浏览,魏冉双手接起,瞪大眼睛,一丝不苟看着竹简上的计策。

“哎呀,公孙先生简直是天下大才。”魏冉浏览后,惊叹道。

老仆也凑过来,认真拜读。

魏冉把竹简放在食案上,指着上面的文字,解释道:“你看公孙先生所写出的三十六计,很有规律,”

“嗯…,”魏冉思索着,小心翼翼试着解释说:“公孙先生,竹简上所写的计策,以在下之浅见,可分为: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败战计。”

公孙飞拱手回礼道:“魏先生果然懂兵法,只是写出计策,就能熟透其中的精髓,在下公孙飞也十分敬佩啊。”

魏冉谦虚道:“公孙先生,高看在下了…。不过,以在下浅见,公孙先生所写的计策,完全能比拟《孙子兵法》,且又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有规律的计策,真是令人惊叹啊!”

老仆附和道:“我家主人所言极是,这竹简所写的计策,叫做公孙兵法,如何?”

魏冉称赞道:“对,老仆说得没有错,就叫公孙兵法。”

公孙飞连忙拒绝道:“万万不可,在下也是从先辈借读,才知略知一二。”

魏冉佩服道:“公孙先生如此坦诚,令在下魏冉佩服之至。”

老仆说道:“公孙先生,请问可知书籍的书名,”

公孙飞为了古代先辈的尊重,说出古代的书名。就坦然道:“这部兵书,叫《三十六计》,如何?”

魏冉和老仆连声称赞。

公孙飞继续说道:“魏先生可知,每条计策应当有合理解释,方便他人学习。”

“但见魏先生对兵法了解如此透彻,这《三十六计》就交给魏先生对每一个计策进行解释总结,如何?”

魏冉一脸兴奋,高声道:“公孙先生,能有担当此兵法的注释任务,是在下魏冉的荣幸。”

“哈哈哈…。”三人高声大笑,举起茶碗,干杯喝茶。

这时,公孙飞想到时间已经有半个时辰时间,于是,与魏冉和老仆说明情况,去酒肆厨房去炒鸡蛋炒饭。

公孙飞做好五份鸡蛋炒饭,并用两个铜鼎装好,为了方便魏冉生火食用,公孙飞在铜鼎底部放了一层猪油,再加了一点水…。

这样就加热时,铜鼎底部的炒饭不容易糊掉。

并告知魏冉这鸡蛋炒饭一定要加热吃…,

虽说魏冉掌握秦军的兵权,但不可任意调动秦军,这在商君变法时,对秦军将领有明确的规定。

只有持有完整的虎符,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

而虎符一般是用青铜或者黄金做成伏虎形状的令牌,劈为两半,其中一半交给将领,另一半由秦王保存,各持有一半…

不光这些,还对仆人,住宅等等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当魏冉身上没有任务,如同平民一样,只带着一名老仆…

另外,将领不可随意离开驻扎之地,除非秦王有命令召见,方可离开驻扎之地,否则军法处置。

同时,黑狐回到家中,

他的母亲何氏见黑狐额头上流血了,脸上沾满灰土,华丽的锦服脏兮兮的,并撕破了,

黑狐母亲何氏一脸担心,就大声问道:“吾儿,你这是怎么回事?”

黑狐赶紧跪下爬向他母亲面前,哭泣道:“母亲,我被人打了!”

一听儿子被人打了,黑狐母亲十分生气,骂道:“你先给我站起来,你告诉娘,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吾儿?”

黑狐抱着他母亲的脚,仰头一脸委屈,哭泣道:“是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是他叫人打孩儿…”

黑狐母亲何氏一听,气得一脸狰狞,呲牙凶狠道:“公孙飞,你给老娘听着,老娘让你白氏酒肆夷为平地,让你跪下来向吾儿道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