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智慧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97字
  • 2019-08-26 23:38:54

公孙飞在一旁高声道:“捉贼先捉王。”

此言一出,魏冉和老仆大声称赞,果然是好计谋,

而二十位彪形大汉则是一片混乱,黑狐顿时傻眼了…

捉贼先捉王,这一计谋并不是出自于《孙子兵法》,

而是来自于《三十六计》中的十八计。

《三十六计》语源于南北朝,成书于明清。是根据华夏国古代卓越的军事思想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总结而成的兵书,是华夏民族悠久的文化遗产之一。

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在作品《前出塞》,也提及过: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而处于战国时期的人们,当然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计谋。

经过公孙飞这么一指点,魏冉和老仆被二十位彪形大汉围攻的局面,迅速破解,

魏冉立即大振,使出全力,目的明确奔向黑狐。

黑狐一看,也立即紧张起来,开始躲躲闪闪,不像方才得意洋洋站在一旁,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看好戏。

二十彪形大汉见形势不对,立即回撤保护黑狐。

因为这二十位彪形大汉主要职责是保护黑狐,黑狐作为他们的主人,如果主人受伤了,那么,这二十位就是失职了,是要受到惩罚。

此时,魏冉和老仆在心里上有巨大的优势,占有主动,而二十位彪形大汉则处于防备心态,担心失职,没有保护好主人黑狐。

也就是说,经过公孙飞指点,双方在心态上出现重大改变,

公孙飞站在一旁,俨然像一位主帅,在战场上,指挥着魏冉和老仆…。

魏冉和老仆不愧是在战场拼杀过,很快理解公孙飞的计谋,深知使出计谋要快,根本不给对方调整的机会,迅速主动出击,打对手措手不及…

魏冉一脚用力踢向对方腹部,一拳锤向对方的面部,就在一刹那的功夫,一下子倒了数十位,连声惨叫喊痛,再也不能立即站起来战斗。

这些彪形大汉终究是家中驯养的家丁,在战斗力,根本无法比拟经常在战场上拼杀的魏冉和老仆。

魏冉和老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全力出击…

剩下数十位彪形大汉团团围着保护黑狐,而白光则是丢弃在一旁,瑟瑟发抖!

黑狐见此,知晓其中之因,立即大吼道:你们给我狠狠地打!不要管我,赶快出击!

得到主人黑狐指令,数十位彪形大汉没有顾忌,呲牙,眼睛血红血红,握紧拳头冲向魏冉和老仆。

魏冉直接用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在一拳重击脸部,对方立即重重倒地,惨叫声连连,

老仆虽岁数大,但是动作迅速,拳击力度不亚于魏冉,把对方重击倒地,连声惨叫喊痛…

就这样半个刻钟时间,数十位彪形大汉又倒了一半…

黑狐在一旁急了,边骂边用力地踢向倒在地上的彪形大汉:“你们这些白痴,快给我滚起来!快给劳资爬起来!”

倒躺在地上彪形大汉只能哎呦喊疼,现在根本无力再站起来…

余下这五位彪形大汉,鼻青脸肿,嘴角泛出血迹,捂住腹部,表情很痛苦,再也不敢主动攻击,只是步步后退…

黑狐一脸狰狞,见五位彪形大汉害怕了,立即向前推着他们,并凶狠命令道:“你们这些白痴,快,快,打他…”

五位彪形大汉根本不听从黑狐,只是两腿发颤,一脸恐惧后退。

黑狐见势不妙,立即开门逃跑。

老仆大喝一声:“主人,快抓住那厮,别让他跑了!这里有老仆对付。”

就在白氏酒肆门打开一刹那,门外围观群众立即震惊了,

只见方才气势嚣张的矮个子黑狐,怎么就在一刻钟时间,就如同狗一样,夹着尾巴逃窜,

但又见酒肆大堂内,方才二十位彪形大汉,个个气势汹汹,摩拳擦掌,激动不得了准备干架,

但现在地上横七竖八倒躺着,连声叫痛,而且站着这五位彪形大汉,一脸恐惧,明显也已经放弃了抵抗…

又见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身上毫无损伤,衣服干干净净,脸上的表情很平静,站在一旁,那一切看起来白氏酒肆老板公孙飞好像是军中的主帅一样,指挥着这场战斗…

围观群众惊讶道:

“这白氏酒肆老板真是不得了。”

“是啊,这白氏酒肆老板根本不用他出手,就把这二十位彪形大汉,打倒在地!”

“看来,这白氏酒肆老板的能量不小啊,他的身边竟然有如此凶猛的壮士。”

“就是,白氏酒肆老板真是有一手啊,看来,以后谁也不敢惹他了。”

“对,这白氏酒肆老板真是太厉害了。”

黑狐想逃跑,对着围观群众大喊大叫:“你们给劳资滚开,赶快…”

魏冉纵身一跃,双脚腾空踢向黑狐的后背,

“哎呦”

黑狐立即扑向前到底,嘴巴碰到地上的青色土砖,立即流血了,连声喊痛。

魏冉用脚踩在黑狐的脸上,怒骂道:“你踏马的还想跑。”

五位受伤的彪形大汉见已经打不过魏冉和老仆,而且黑狐擅自逃跑,被魏冉踩在地上,就立刻跪地求饶…

公孙飞此时走在白光面前,

白光立即扑通一声下跪,

“啪啪”

白光用力地自己打自己耳光,一脸恐惧乞求道:“公孙飞大爷,请饶了我吧…”

魏冉气恼道:“公孙先生,这些人无缘无故,又三番两次捣乱先生的酒肆,而且还威胁先生,先生可不能就这样轻易饶了这帮王八蛋…”

魏冉这么一说,白光立即吓傻了,

“嘭嘭嘭。”

白光的额头用力磕在青色土砖上,额头上渗出血迹。

黑狐的脸被踩在地上,生怕魏冉作出令他害怕的事情。

黑狐也是哭泣求饶道:“这位大哥,我错了,请您饶了我吧。”

“哼,饶了你,那你要我怎么饶了你?”魏冉拿开脚,一脸愤怒质问道。

黑狐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求饶道:“这位大哥,饶了我吧。”

“咚咚咚。”

黑狐的额头用力地磕在青色的土砖上,额头破皮了流血了,

并且,黑狐从大袖里拿出一百两黄金,双手奉上,乞求原谅…

现在黑狐根本没有方才的气势,声称他是公子壮大管家之子。

因为黑狐知道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保命要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