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再来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236字
  • 2019-08-26 23:35:12

这时,白光带着二十人,站在白氏酒肆大堂内嚣张叫嚣道。

公孙飞,魏冉,老仆赶紧下楼…

只见白光身后,站在一位年轻人,个子不高,身穿长袍锦服,腰间系着丝绸玉带,显示他很富有。

不过,公孙飞认识这个矮个子年轻人,是黑狐,醉酒楼的老板,也在商业区。

矮个子黑狐一来,公孙飞就明白了原因,为什么白光如此大胆挑衅自己,捣乱白氏酒肆。

白光指着公孙飞,骂道:“公孙飞你这个白痴,以为你躲起来了,”

矮个子黑狐傲慢道:“就是你们三人,打伤本少爷兄弟白光?”

魏冉,老仆嗤鼻一笑,根本没有正眼看白光,矮个子黑狐等人,

公孙飞警告道:“你们还是快点滚开。”

白光脸上受伤了,大摇大摆走到公孙飞面前,教训道:“公孙飞,你这白痴,现在眼睛瞎了吗?”

白光说着就朝着后面二十位彪形大汉扫去,颇为得意。

公孙飞冷冷看着白光,不屑道:“白光啊,白光,一次次放过你,你还胆敢主动挑衅?”

白光哈哈大笑道:“公孙飞,你这个白痴,你眼睛真的瞎了吗?还是你吓傻了?”

“公孙飞,这次你跑不掉了,现在你跪下来,向本大爷磕头认错,说不定本大爷一高兴,就饶恕你。哈哈。”

身后矮个子黑狐,和二十位彪形大汉也纷纷轰然大笑,嘲讽道:

“是啊,白先生说得没有错,你这白痴跪下来,能饶你一次。”

“是啊,你这白痴赶快给白先生跪下来,要不然别怪我们拳头没有长眼睛了。”

“这次,看你们这三人往哪里逃,你们三人赶快跪下来,朝白先生,黑狐大爷求饶,说不定拳头下轻点…”

“哈哈哈,给你三人半个刻钟的考虑,你们赶紧向白先生,黑狐大爷求饶,不然,过了这个时间,劳资们的铁拳可不是吃素的。”

“快点,你们三位白痴,愣住哪里干什么,是吓傻了吗?需要凉水滋醒你们三位白痴吗。”

由于白氏酒肆在商业区十字路口,来往的人群非常多,一见白氏酒肆有这么多来者不善的闹事者,纷纷驻足围观在酒肆大门外纷纷议论道:

“这次酒肆老板真是倒了大霉啊,这酒肆肯定经营不小去。”

“这下可惨了,这酒肆老板怎么招惹了这些人”

“哎呀,那位站在中间矮个子年轻人,好像是醉酒楼的老板。”

“哎呀,果然是这样的事情,看这形势,这白氏酒肆根本不能经营下去。”

“可惜啊,这酒肆恐怕是要关门咯!”

见对方如此嚣张,魏冉阴沉着脸,大步走出,对着公孙飞说道:“公孙先生,这种事情不烦先生出来,由我魏冉出面教训,”

说完,大步稳健走到白光面前说道:”你这小子,放你一马,你还敢来惹事?”

白光哈哈大笑道:“你这老家伙,你还不知好歹?你可知我着身后的先生是谁?”

魏冉大声长笑,冷冷问道:“我倒想听听,你身后这位是谁?”

白光也是长长大笑,嘚瑟道:“你这个老家伙给劳资听好了,别吓尿了,哈哈,白光又是狂笑…”

然后,白光一字一句,大声说道:“你这老家伙,你听着,这位先生乃当今王室赢氏赢壮公子的总管家黑柱之子黑狐,你可知不?”

围观群众一脸震惊,没有想到白氏酒肆老板惹上了王室赢壮公子的总管家之子,这真是麻烦大了:

“是啊,看来这位酒肆老板真是倒了大霉啊!”

“不错,王室公子壮的总管家黑柱,真是一般人惹得起的角色吗?”

“就是,白氏酒肆老板赶紧下跪认错,不然迟了话,是要受重伤的。”

见围观群众为他助势,黑狐一脸得意环视四周,那姿态颇有众星拱月之势,颇为洋洋得意。

公孙飞心中冷笑,可能这些人不知站在白光面前哪一位,是当今羋王妃弟弟,魏冉,在秦军握有兵权,你一个公子壮的管家就跳出来?在别人面前嘚瑟,真是不知好歹。

就算公子壮来了,站在眼前,魏冉也不惧怕。

根据历史记载,秦武王赢荡因举鼎被砸而亡,赢壮参入了争夺秦王之位,

后来,被握有实权的魏冉消灭掉。

不过,历史没有明确记载,赢壮是赢荡同袍之弟…

但后来公孙飞进入秦国庙堂,确定了赢壮不是嬴荡的同袍兄弟,而是赢虔之子,而赢虔是秦孝公赢渠梁的大哥。

就这样管家之子的身份,这对魏冉是一个笑话,长笑道:“赢壮公子的总管家之子是吗?”

白光还一脸得意道:“你这个老家伙,还要本大爷重复一遍吗?”

“啪啪。”

魏冉突然变得严肃,两巴掌打向白光,斥责道:“你给我滚。”

白光摸着滚烫的脸,怒骂道:“今天劳资不打废你,劳资白光不姓白…,来人,给我打…”

黑狐赶紧跑过来,按住白光的肩膀,示意白光别冲动,有重要的事,别坏了大事。

白光也只能压住怒气,退后一旁。

黑狐没有理会魏冉,因为在黑狐眼里,魏冉就是鲁莽之人,不知好歹,所以就直接走到公孙飞面前,说道:

“这位酒肆老板,闻听你是白氏家族的上门女婿公孙飞,而白氏是我秦国巨贾,在下也不敢冒犯。”

公孙飞冷冷说道:“你带这么多人?你这是何意?难道不是冒犯?”

黑狐大笑道:“我黑狐一向都是这样,喜欢带几个人,到处走走,没有想到我黑狐这样的阵势吓到了公孙先生吗?”

公孙飞心中冷笑,这家伙完全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

黑狐一本正经说道:“公孙先生,我黑狐就直话直说,这次,我黑狐就是向和你作成生意,你白氏酒肆的八成利润,必须上交给本人黑狐。”

黑狐走到公孙飞眼前,瞪大眼睛,阴冷地威胁道:“公孙先生,所谓和气生财,希望你是一个明白人!”

公孙飞冷冷一笑,拒绝道:“要是不同意呢?”

黑狐装出大方的样子,说道:“公孙先生,你要是不同意,那么就是第二种方案,把你的鸡蛋炒饭的配方,教给本人,就一切好谈。”

公孙飞直接说道:“要是本人不同意呢?”

黑狐脸色阴沉,凶狠说道:“你要是不同意,别怪我们不客气!”

别看在21世纪,鸡蛋炒饭很普遍,

在战国时期,根本没有炒菜的概念,让他们模仿根本模仿不出来。

此时,酒肆大堂内的空气骤然变得紧张起来,所有人的表情都充满着敌视…

而酒肆门外围观群众也顿时屏住呼吸,看着即将到来的恶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